背后之人(32)_小将军家的俏护卫
略木小说 > 小将军家的俏护卫 > 背后之人(32)
字体:      护眼 关灯

背后之人(32)

  “是吗?”裴颜半信半疑的盯着外头,她总觉得今天自家儿子跟柳如言都有点奇怪,可是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因为两个人都是没吃什么菜,就光吃饭了,怎么都这么饿的吗。

  “当然是了,如言这人你还不知道吗,什么好吃的能逃过他的眼睛,估计可能是他今天在外头吃过了,不饿,所以才没有吃这个鸡的!”洛阳开口胡说八道,可是裴颜却相信了,于是几个人继续吃饭。

  一顿饭下来,洛阳整个人可以说是焦头烂额,从来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一顿饭吃的自己胆战心惊的,尤其是在自家夫人问自己阿璃什么时候回来的时候,洛阳整个人都不知道该说啥了,最后还是徐先生替自己解了围,洛阳十分感激徐先生。

  而徐若则是再一次确定自己的猜测,一定出了什么事情了,这三个人从进来饭堂的时候就不对劲,眼神闪烁,奇奇怪怪的,而且小阿璃做事从来都很懂事,怎么可能不跟府里的人说一声就出去办事去了呢,那小少爷说阿璃出去办事的时候眼神躲躲闪闪的,肯定有事。

  于是吃过饭后,徐若带着徒弟直接去了柳如言的屋子,谁知道却发现柳如言这家伙没有回屋子,而是坐在花园里发呆。

  “师傅,你看是师叔!”白舒然拽着徐若的袖子,指着柳如言告诉徐若,徐若嗯了一声,然后就带着徒弟走了过去,柳如言从听到小白说话时就看见师徒二人了,见两个人走过来连忙站起身,看着两个人朝自己这边走过来。

  走到进前,徐若上上下下打量了柳如言一番,接着在刚刚柳如言的对面坐了下来,小白也跟在师傅的身旁,徐若拍了拍石桌,示意柳如言坐下,柳如言很听话的坐下。

  坐下的第一句话徐若就直奔主题“:出什么事了?”

  柳如言没有想到师兄一上来就问自己这个,他盯着师兄看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露馅的,怎么就被发现是出事了呢。

  “你别看我,我们怎么说也是一块长大的,你骗骗将军夫人或许可以,骗我功夫还不到家,而且你们三个人从进来时脸色就不太对,更别提你那么反常了,所以是阿璃出事了吗?”徐若仿佛看懂了自家师弟在说什么,还没有等柳如言发问,他就先开口说话告诉对方自己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师兄,你这观察人心的本事可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啊!”柳如言开口说道,虽然有的时候觉得自己挺聪明的,可是跟这位比起来他的脑袋瓜子还是不太够用啊。

  “别拍马屁了,所以到底怎么回事,是阿璃出事了吗?”徐若开口问道。

  “嗯!”柳如言点点头,“丫头跟那个小暗卫送洛骁那个臭小子去宫学回来的路上,失踪了,我们去了现场,那里有麻醉散的味道,而且还有打斗的痕迹,所以我们猜测对方是用了麻醉散才把人带走的!”柳如言开口把墨璃失踪一事告诉了徐若,徐若听到墨璃失踪的时候才算明白他们为啥要瞒着夫人了,家里的人刚刚受伤,如果这时候知道阿璃失踪,指不定会怎么样呢,瞒着确实是最明智的一件事。

  “那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徐若开口问道。

  “跟你有点关系!”柳如言指着自家师兄说道,徐若一开始还不知道说的是啥,后来后知后觉想起跟自己能扯上关系的不就是这两起凶杀案吗,难道说阿璃是被那伙人给带走了。

  “小白,我跟你师叔有点事情要谈,你先回去吧!”徐若突然说道,他觉得接下来的话题并不适合让徒弟听到,所以就把小白支走,小白没有说什么,只是站起身嘱咐师叔师傅别聊太晚,就回去了。

  小白走后,徐若开口问道“:你是怀疑阿璃的失踪跟那伙人有关系?”

  “不是怀疑,是确定!”柳如言非常肯定的说“:小阿璃在这京都可没有什么仇人,而且她身边的都是跟他们差不多大的,而且小阿璃的身份虽然特殊,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查出来的,只有这两次凶杀案的事情,上一次他们进山那些人应该就已经见过她了,所以想要打探她的行踪再抓人,非常简单,所以百分之百阿璃的失踪就是这些人干的!”

  “可是为什么呀,他们抓阿璃能做什么呀,又有什么目地呀?”徐若有点想不通了,这个凶手是不是有毛病啊,他抓墨璃又能有什么用呢。

  “你可别忘了,大理寺监牢里还关着两个人呢!”柳如言开口提醒,徐若才想起那天府里出事的情形以及后来师弟他们师徒两人抓到嫌犯的事情,所以对方是打算用阿璃跟那个小暗卫来威胁官府的人吗?

  徐若:所以是打算用小阿璃他们做人质。

  “应该是的!”这些都是柳如言他们几个的猜测,对方下一步会怎么做,柳如言也不清楚,即使知道阿璃可能在山上,他们也不能冒冒然的去,因为上山的路没有人清楚,还很有可能会有危险。

  “那事情岂不是变得麻烦了!”徐若开口说道,原本抓了嫌犯又救回了那些孩子,官府可以上山搜捕人,可如今阿璃跟那个暗卫被抓,就说明对方把阿璃他们当筹码,到时候恐怕会跟官府提出条件,要求放了牢里的那两个人吧。

  “确实变麻烦了,因为不知道对方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也不知道阿璃他们现在的情况,也不知道具体被关在哪里了!”柳如言说到这里的时候,眉头皱的都快能夹死一个苍蝇了,阿璃出事的地方不远就是自己喜欢吃的那家糕点铺,阿璃应该是抄了近路,所以走了那里,柳如言在想如果自己没有让阿璃去糕点铺买糕点,会不会丫头就不会出事。

  “你说我要是今天早上没有让小丫头给我买什么糕点,会不会这丫头就不会出事,说到底还是我的错啊!”柳如言开口十分自责的说,徐若瞧着自家师弟,开口安慰道“:别这么想,对方明显就是冲着阿璃去的,就算阿璃不去那里,那些人也还是会从别的地方下手的,他们的目标就是阿璃,所以你呀就别胡思乱想了,当务之急是先找到阿璃才是重中之重,至于其他的等阿璃回来再说吧!”

  “也只能这样了!对了这事你跟小白说一声,星河这小子我们暂时没有告诉他,只说阿璃出去办事了,所以让小白不要说漏嘴,不然那小子指不定得闹成什么样了!”柳如言不放心的嘱咐师兄,星河那小混蛋可不是一般人能伺候的了的。

  徐若:我知道,回去我就跟小白说,让他暂时不要把阿璃失踪的事情告诉星河,你放心吧。

  “嗯,对了师兄你今日带着小白去哪了啊,一大早就出门,听人说吃饭的时候才回来?”柳如言开口询问徐若今天去了哪里,一大早的就不见人。

  “去见了一位朋友,他听说我也在京都,所以就邀请我去他府上做客,所以我就带着小白去看一看!”徐若向柳如言告知自己今天的动向。

  “你在京都还有朋友?”柳如言很是惊讶,从来没有听师兄提起过,因为一直以来师兄都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没有想到居然还会有朋友。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怎么的,为兄还不能有朋友了不成啊?”徐若听着柳如言的问话,越听觉得越不对劲,什么叫自己还有朋友,自己有朋友是什么不正常的事吗,虽然自己的朋友少得可怜,可还是有的好不啦。

  “没有没有,什么意思也没有,就是有点好奇在想什么样的人能跟师兄你成为朋友呢?”柳如言听徐若语气不对,连忙换了个态度解释道。

  “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不管多么动听,在我这里就感觉哪里都很奇怪,有朋友很奇怪吗,你自己不也就那么几个朋友吗,还好意思说我呢!”徐若越说越生气,柳如言认怂没敢说一句话,好不容易等徐若说完了,柳如言才开口。

  “不奇怪不奇怪,师兄心地善良,肯定是广交善缘的,我哪里比得上啊!”一句话出来总算让徐若暂时熄了火,徐若这才告诉柳如言自己跟这位好朋友的渊源。

  “原来他就是当初带你行走江湖的那个人啊?”柳如言曾经听自家师兄说起过这个人,说当年被师傅赶走后,心里不痛快决定去外头闯出个名堂,于是就跟着一个人去四处云游,原来就是这个人啊。

  “是啊,当年我们两个人年纪差不多,非常谈的来,我们一块行侠仗义,喝酒吃肉,只不过后来途中他因为收到家中父母病重的消息,跟我辞行,我们才分开,这么多年我们一直都有书信往来,他的信鸽还是我送的呢!”徐若说着说着又开始怀念起当时快活潇洒的人生,那个时候可真的是很开心的呢。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