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小孩得做选择啊_王爷凶猛,医妃只想逃
略木小说 > 王爷凶猛,医妃只想逃 > 第830章 小孩得做选择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30章 小孩得做选择啊

  “你说。”夏明枫压着心头不悦,清凌凌的目光淡淡掠过她头顶。低沉的声线凉而淡。

  “王爷,圣上非常关心小公主。他相信王爷身为兄长,自会照拂好小公主。”

  阮姑姑琢磨着继续说道:“苏姑娘又是你义妹,论对苏姑娘的了解;奴婢自然比不上王爷。”

  “请王爷别忘了小公主与你是嫡亲兄妹,圣上乐意看到兄友弟恭。”

  “若小公主在兄长庇佑下,能早日痊愈,奴婢回去定当如实向圣上陈呈王爷的功劳。”

  夏明枫冷冷地打量她一眼,凉薄地开口:“我义妹不是神仙,只治能治之病。”

  拿皇帝来压他?

  逼他用兄妹情义向苏潼施压?

  什么狗奴才!

  “姑姑别忘记自己本份才好。”

  说罢,毫不迟疑越过去,大步流星赶往仁爱苑的治疗室。

  他在窗外站了站,待苏潼忙完,才喊一声:“你出来一下。”

  “怎么了?”苏潼打开帘子走出去,见他脸色不对。冷俊的眉眼似染了层怒气。

  夏明枫摇头:“没事。”

  “她要在这住下来?”眼角往内定掠了掠,“什么病?”

  里面那个平日看起来龙精虎猛得很,他想不出小公主突然间会生什么病需要在这住院。

  “至少得住一个月。”提到小公主的病,苏潼也不知该生气还是该好笑,“她得的病,就是脸僵。”

  “俗称面瘫。”

  “要是上了年纪的人得这种病,原因就复杂得多。她不一样,她这次患病,纯粹就是吃饱了撑着。”

  夏明枫一脸莫名其妙:“怎么说?”

  苏潼低声道:“她吹了几个时辰的冷风,直接把自己脸给吹僵了。”

  夏明枫吃惊道:“还有这事?”

  吹吹冷风能把脸吹瘫?

  苏潼振振有词地举例;“人要是吹冷风,会不会得风寒?”

  夏明枫不自觉点头。她又道:“风寒是生病的一种,面瘫也是生病的一种。”

  这么说他就理解了。

  “既然是冷风把脸吹僵,让她暖和过来不就好了?”

  苏潼哼了哼:“这属于面部神经功能障碍,你以为那是包子呢?冷掉再热一热就行。”

  夏明枫见她说得头头是道,知她有把握;微悬的心悄悄落到实处。

  “对了,你说她得在这住院?还至少得待一个月?”

  “你大惊小怪做什么?”苏潼对他的反应表示不解,“她又不是第一个在这住院的病患。”

  夏明枫紧张道:“拿来。”

  “什么?”苏潼被他搞得一头雾水。

  “免责书,风险同意书。”夏明枫的脸色有几分凝重,连声音也带了两分急切,“赶紧拿来给我签字。”

  又道:“名义上我是他兄长,有血缘的。我签字没问题,对吧?”

  苏潼心头有暖流淌过,笑容变得明媚悦目起来:“哥,她的情况不需要做手术。”

  所以签字什么的,根本不需要。

  不过,他维护她的心思,还是让她很高兴。

  “不需要做手术?”夏明枫神色僵了一下,“不做手术为什么让她在这里住院?”

  还要住一个月那么长时间?

  苏潼解释道:“她除了要吃药,还得做理疗;另外,每天还需要做针炙。”

  “不让她住院,总不能让我天天往皇宫跑吧?”

  夏明枫大大松了口气:“哦,那还是让她住院吧。”

  辛苦别人总比让苏潼辛苦好。

  想了想,又道:“但是,你得跟她说清楚;住院期间,不许出仁爱苑这个院子。”

  “另外,绝对禁止在昭王府其他地方走动。”

  苏潼:“……”

  你是有多嫌弃这个妹妹?

  夏明枫怕她一时玩心起,会纵容小公主打扰自己。忍不住盯着她,厉声道:“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苏潼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夏明枫放下心来,也没兴趣在仁爱苑多待。

  走了两步,忽又想起那个从宫里出来的姑姑:“那个女人你不用管她,随便找个理由把她打发回宫算了。”

  免得继续留在昭王府说七说八,惹人厌烦。

  这事,他不说苏潼也打算做。

  不过,他能想到那个姑姑对她不友好;苏潼心里还是挺领情的。

  这个哥哥当得挺称职,起码大多数时候都记得维护她这个妹妹。

  待阮姑姑回到病房时,苏潼跟她说了小公主要留院治疗的事。

  “住院?”阮姑姑心头发紧,皱着眉头质问苏潼:“何为住院?你不是给公主治病吗?”

  青黛看她咄咄逼人的态度,心里就极度不喜。

  “阮姑姑,住院就是让公主住在仁爱苑,我们小姐好根本她的病情变化,随时改变治疗方案。”

  “这是为了她的病情着想,让她尽快康复。”

  苏潼可没兴趣跟她费口舌,说完住院,就对小公主道:“你在住院期间,一应需要都由青黛酌情安排。”

  “还有,你就是脸有毛病,手脚都好好的。”

  “按照规矩,你带来的宫人都不能留在这里。”

  “洗漱之类的日常活动,你得自己来做。”

  小公主还未出声,阮姑姑却绷起了脸,极度不满地厉声反对:“这怎么行?”

  “我们公主金尊玉贵,身边岂能少得了服侍的人。”

  “你这样做,哪里是给她治病,分明是趁机——”磨搓她。

  苏潼扬了扬眉,笑意微凉:“说啊,怎么不继续往下说?”

  她目光带笑,可笑容里更似藏着锋利的刀子。阮姑姑被也盯得心头一凛,头皮阵阵发麻。

  这才恍惚想起,眼前这个少女看似娇软温和,却不是那等没本事好欺负的人。

  她是女侯爷。

  “苏……姑娘,”阮姑姑垂下眼皮,暗暗地咽了咽口水,艰难开口:“公主年纪还小,身边离不得人。”

  “你能不能通融通融?”

  苏潼打量着她神色,慢慢道:“通融可以。不过,你和空青,只能有一人留下。”

  阮姑姑立刻道:“那让空青回宫复命,我留在这照顾公主。”

  苏潼笑了笑,往小公主的方向呶了呶嘴:“阮姑姑,这事不应该问问公主的意见吗?”

  “她才是主子。”

  阮姑姑脸色一变。悄悄瞄了眼小公主,脑袋霎时低了下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