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冰岛惊魂(55)_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略木小说 >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 第521章 冰岛惊魂(55)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21章 冰岛惊魂(55)

  “你听到水中的哭声了吗?”

  安雪锋陡然咄咄逼人的逼问似乎在全智者的意料之中,他声音仍旧平静和缓,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反问道。

  “哭声,哦哭声,真可怕,为什么每次我们都录不上哭声。”

  安雪锋作出一副有点精神恍惚的模样,喃喃几句后突然冷笑,把罗杰装了个十成十,佯作轻蔑:“还被你选中?勇士?你力量还没恢复吧,要引着我去收集银色粉末,现在才刚出声。又能有什么力量?”

  “我的力量超乎你的想象。”

  全智者和蔼宽容道,就像长者宽容无理取闹的孩子似的:“我不需要你帮我做什么,年轻人,我是想帮你,帮你的同伴。”

  独自被困在水下逼仄裂缝洞穴中,没有同伴,洞口被无数长眼睛的诡异火山岩堵住,任谁恐怕都会紧张忐忑惊慌恐惧,要是心态不稳的更会乱了手脚,被这银色圆球高高在上的傲慢一说,很容易就被它牵着鼻子走,成了劳什子‘勇者’。

  但安雪锋年纪轻轻就破过不少案件,心理素质极好,再加上卫洵这具身体很难感受到负面情绪,因此一直保持冷静,装作是罗杰那款胆大耿直贪婪的,这种人不见兔子不撒鹰,很难打发,更有利于安雪锋发展。

  而见睁眼火山岩没把他唬住,全智者的‘勇士’‘知道任何秘密的糖果’没把他诱住,全智者舍弃了那种傲慢口吻,开始怀柔。

  “刚才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是我太心急,从看到你们踏上死路这一刻起,我不忍看到你们悲惨的未来,才一直在有意引导你来这里,是想要提醒你。”

  “哦?”m.

  安雪锋嗤笑,却是故意不顺着全智者的话走,大大咧咧道:“死路?是啊,下水就是危险,我们也想赶紧回到岸上,你要是真担心我们,就把银色女郎叫出来让我看看。再不济给我和我同伴一块她的肉也好,我们立刻就走。”

  “你让我见银色女郎一面,我就当你勇士。不仅我当你勇士,我们全旅队都给你当勇士。”

  “你!”

  全智者梗了一下,一贯平静从容的语气难得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显出一分怒意,但他没有多透露出更多信息。有用,安雪锋故意这一激他有用。他知道了全智者应该是知道银色女郎的,甚至还与她不是敌对关系,而且他目前真的行动不便,有求于人。

  但安雪锋仍旧神经紧绷,全智者的声音每次都是在他脑海中响起,而且疑似能看穿他心中所想。安雪锋干脆放空大脑,不多想,仅凭多年破案追查蛛丝马迹时的直觉,与直白发问,想先探探全智者的底。

  “你不知道什么银色女郎是怎样的存在,我的孩子,否则你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所以我不怪你,但刚才这种话不能再说。”

  全智者确实有求于他,明明情绪都波动了,在沉默几秒还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开口,甚至语气越发怜悯:“银色女郎是美好的,水晶一样的善者,是坠落在冰川上的黑色毒液让她疯狂,让她失控。那是导致辛格瓦德拉湖与丝浮拉大裂缝如今的混乱源头。”

  “冰川上是她痛苦睁开的眼睛,每一滴冰川水都是她的眼泪,冰川水所在的地方全被她的悲伤浸满,而你和你的同伴从下水那一刻起就被银色女郎的悲伤包裹,永远无法逃脱。”

  “无法逃脱?我可不信,我随时能浮上去。”

  安雪锋嗤之以鼻,虽然这样说,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他已经将信将疑了。全智者终于掌握了谈话节奏,见状也不多劝,而是继续道:

  “就算你们今日能平安从湖中离开,也会死在冰川。当冰川上长满眼睛的时候,也就是银色女郎彻底疯狂的时候。”

  全智者叹息,似是无意中说出一句:“神的疯狂,你们难以想象。”

  神?

  银色女郎是北欧神?

  安雪锋心中一惊,却警惕的没有多思考,而是直接顺着开口:“神?要是神疯了那还不如直接死,完全打不过啊。更何况你说的那个什么让银色女郎疯狂的黑色毒液在冰川上,我们要是连湖都出不了,也根本不可能上冰川去给她解决问题,这是死局嘛。”

  “不。”

  全智者就等他说出这话,宽慰般笑道:“那黑色毒液有一部分随着银色女郎的眼泪,流入了这大裂缝里。只要你们能找到并清除大裂缝中的毒液,银色女郎便能战胜冰川之上的剩余毒液,她是力量之神,是女武神,高贵强大无比。你们也将得到银色女郎的青睐。”

  “当然,那黑色毒液十分险毒,藏在大裂缝最深处,银色女郎现在状态不佳,神力都溢散了出去,堆积在黑色毒液旁边阻拦它。但对普通人来说,女神的力量是无法抵抗的。”

  全智者说的正是那些银色粉末,和不正常变绿又饱含生机的冰川水。

  “只要你成为我的勇士,我便能让你不受失控神力的影响,潜入大裂缝最深处。如果你不愿成为我的勇士,那在解决完这件事情后,我会告知你三个你想要知道的秘密,然后你我之间解除效忠的关系。”

  全智者像是完全坦白了,他坦诚客气道:“所以,你的决定呢?”

  安雪锋像是从将信将疑到完全信了,却还是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反问道:“银色女郎究竟叫什么名字?是哪位神?”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帮银色女郎?你是她什么人?”

  “在冰川水中不可直呼她名,你无法承受她的注视。”

  全智者摇头,意思是目前女神失控,身为凡人你不该引起她的注意力。随后又道:“我是全智者Alvis,我帮她不是为了什么,只是不希望再有神彻底陨落,失控疯狂。”

  他幽幽叹了口气,声音中几多沧桑,欲言又止,似乎知道许多故事。但安雪锋继续追问:“为什么没有其他神来救她?要人来救?”

  “不能说真名那就不说,你告诉我她是谁的女儿?还是谁的母亲?”

  “为什么你找我?你现在又在哪里跟我说话?全智者不可能在这颗小银粉球里吧,你又为什么能通过银粉球跟我说话。”

  “这些银色粉末是银色女郎身体的一部分吗?你真是全智者?你会不会是什么银色女郎的分·身,刚才都是说谎话骗我的?”

  “你怎么证明银色女郎疯了啊?真有毒液吗?你形容下它长什么样?”

  “你——”

  安雪锋趁机一股脑把心头所有疑问都抛了出来,像是被他那么多问题给砸懵了,全智者沉默下来,但下一刻,他冷不丁爆发了。一瞬间所有火山岩再次睁开了眼睛,无数巧克力色的小球组成的眼球如万花筒般转动,紧接着这些眼球同时裂开,又如一张嘴般竟开始呼唤起来,震耳欲聋的声音冲击着安雪锋的大脑。

  【成为我的勇士!】

  【成为我的勇士!】

  【成为——】

  竟是不愿跟他多废口舌,打算用强!而这一次安雪锋不受这种思维控制的情况没再能瞒过全智者。

  “你果然不受影响!”

  全智者气急败坏道:“为什么你们都不受影响!”

  “抱歉,你无法证明自己说的话是真的,我不能信你,无法做你的勇士。”

  安雪锋不再伪装,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紧手中开始大力乱窜,试图逃跑的银色小球。忽视嘶吼着睁大眼睛,如山峦崩塌般向他倒下的长眼火山岩,狂徒之刀划过手心却没有鲜血涌出,他手猛地一攥,竟是将银色小球硬生生攥进了掌心伤痕中!

  “不如让你来做我的智者吧。”

  虽然不会感到疼,但难以忍受的酸涩麻痒感遍及全身,异物感太强,银色小球不信邪的在他伤口里释放一些物质,试图掌控他的身体。失败后又尖叫着想往外冲,就像往伤口中塞了条蛇一样,而长眼火山岩也倒了下来,彻底将安雪锋埋在了无数岩块下,哪怕他闭上眼睛都能看到一只只怪异非人的眼死死盯住他,如怨毒诅咒。

  但安雪锋硬是以强大的心理素质撑了下来,他回忆起现实中种种情景,回忆起自己当警察后命悬一线,被嫌犯用□□射击差点被击中胸膛,回忆起自己种种艰苦的训练——当全智者终于不再尖叫嘶吼,无数火山岩诡异惊悚的眼不再在他脑海中浮现时,安雪锋知道,自己又挺了过去。

  难以言说的疲惫席卷而来,但这一次是他的胜利,安雪锋睁开眼,浮起身来,身上压着的火山岩块纷纷飘落下去,安雪锋拾起一块,发现上面已经没了眼睛,连沾染的银色粉末也都消失不见了。

  抬起手,看到自己掌心中手套被划破,掌心伤口却已经愈合,摘下破损的潜水手套,安雪锋看自己的手,手心手背,正中的地方变成了银色。不大,比当时的银色圆球还要更小。‘全智者’的意识已经完全消失了,安雪锋能确定。它其实不算个完全的生命体,更想被灌输了一些指令的智能生物,而且这些‘智能’是浮于表面的。

  一旦被他吞噬,又无法控制他,就只能消散。

  没错,吞噬。

  “呼……”

  安雪锋松了口气,刚才神经紧绷无暇关注,现在放松下来,一些后怕和肾上腺素迸发时残存的刺激兴奋感才慢慢涌上心头。

  泥人。

  安雪锋心中赞叹,卫洵与生俱来的超凡力量真的厉害。

  刚才确实非常危险,安雪锋原本打算在尽可能多的套出线索后,先答应全智者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它想要利用他,他也可以反利用它,去探寻大裂缝最深处的秘密,窥探到银色女郎究竟是什么。如果真的特别危险,最好能解决或封锁,别让其他人再死了。

  但危机关头安雪锋突然想起卫洵奇异的超凡力量,那就是泥人。

  在海上觉醒了变虎鲸的超凡力量后,安雪锋发觉卫洵身体潜力惊人。但这毕竟不是自己的身体,不熟悉,于是在蓝湖火山熔岩酒店时他关上门,简单测试过一系列数据,速度,反应力,力量,恢复力等等,随后安雪锋惊奇发现,卫洵的身体素质和肌肉量完全不相符。

  因此安雪锋认为卫洵恐怕是早就掌握了超凡力量,所以才能进入旅队的。在他多番尝试后,安雪锋发现一点。

  卫洵不喜欢‘水’。

  而且不是寻常人的不喜欢,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状况!安雪锋还记得自己到酒店后上午时探查周边环境,手碰到雨滴时浑身都有股粘嗒嗒的感觉,食指拇指在水中捏紧一会再松开后还会有细微的拉丝。

  当时他就有了疑心,只是海上发生了太多事,上岸后又变马,他绕着丙一团团转,竟没有再探查自身的秘密。

  直到十二点过后他恢复冷静,在角斗场外守到丙一出来后,安雪锋回房间泡了个澡——一直泡了两三个小时,他终于发现了问题。

  在不变虎鲸雪貂,不变冰岛马的时候,他以人形态直接泡澡,时间长了身体竟然会软掉!甚至皮肤都失去了弹性,一按一个坑!但离水后不久,他的身体又恢复了正常。

  这是病还是什么超凡力量?安雪锋百思不得其解,而在到了丝浮拉大裂缝救喻向阳上来,银色物质无法在他的身体中扎根时,安雪锋想到了这个。随身携带银色圆球后安雪锋能看到各种幻象,在变得畏光,对水产生渴望,想要长时间浸泡在水中时,想到自己泡软身体那次,安雪锋心中拉响警报。

  或许正是这种深度思索,思考,分析,再加上吃了丙一给的三文鱼花,安雪锋在深潜入大裂缝后,渐渐‘回忆’起了什么。

  这该是卫洵知道的事,他是外来者,也没有继承卫洵的记忆,所以根本不清楚。

  为什么卫洵不怕疼痛,为什么他基本不受负面状态的影响。

  因为在不使用其他超凡力量的情况下,卫洵自身会一直维持在一种超凡状态中,那就是泥人。

  他会流血,会受重伤,但恢复力很快。哪怕身体被割裂只要时间充足就能恢复正常。他几乎能百分百吸收参片的能量,因为灵参与泥土非常契合,他最怕的是骤冷骤热,以及长时间被水浸泡。

  而这种名为泥人的超凡力量还有更强大的作用。

  他能吞噬泥土、矿物、岩石等各种地下非生命体,将它们裹入‘泥土’中。而因为他保持泥人状态,所以银色物质无法侵入他的大脑控制他。

  那他能控制银色物质吗?

  在发现银色物质留在火山岩上的印记后,安雪锋思索这个问题。

  它看起来像是种矿物粉末,岩石粉末,如果它不是真正的生命体,那或许泥人能将它吞噬。银色物质能潜入他的身体(虽然没能久留),影响他,也许正是他能吞噬的东西。

  于是当全智者气急败坏爆发的时候,安雪锋选择冒险。最坏不过是成为全智者的信徒,从它不厌其烦回答问题,到种种态度转变,再到哪怕气急败坏也只是强行要让他成为勇士时安雪锋就下定了决心,骨子里的桀骜大胆让他选择背水一战,进行一场豪赌。

  现在他赌成功了。

  干式潜水衣手腕处是封闭的,即使划破手套,安雪锋潜水衣里也没有进水,只有左手暴露在了湖水中。

  他依次摸过一块块火山岩,摸完后掌心中又多了些星星点点的银色。

  虽然没有获得全智者的‘记忆’,没能知道更多的秘密,但它许诺给‘勇士’的好处,安雪锋在吞噬他后已经得到了。

  那就是不再惧怕这些银色粉末,反而能收集它们。能从因银色粉末而变异的生物非生物身上,剥夺下这种粉末,这些所谓‘女神’的失控神力,开始掌握主动权。

  但银色女郎究竟是谁,全智者又代表什么,安雪锋仍然不明白。他对北欧神话只知道个表面,没什么深入研究,只知道些个大众耳熟能详的什么雷神,洛基,奥丁,冰霜巨人之类的,他连雷神老婆的名字都没记住,更分辨不清哪些是真实神话,哪些是影视作品二改。

  全智者说银色女郎是女武神,安雪锋依稀觉得‘女武神’这名号有些耳熟,应该是在电影里听过,但更具体的就想不起来了。全智者,力量女神之类的他更是麻爪,甚至于电影中哪些是真实神话,哪些是二改都不清楚。

  不过没关系。

  安雪锋盯着自己掌心那点银色,控制着它往外挤出来一点,片刻后一个和最初银色小球大小几乎相同的银色物质球再次出现在他的掌心中。

  静静等待片刻后,忽然间安雪锋看到外面冰川水中斜向下的火山岩壁处,一条银色生物一闪而过,如最开始勾引他那般的。安雪锋缓缓笑了,他戴上备用手套。

  ‘全智者’不只有一个,从它刚才破防时说‘为什么你们都不受影响!’时,安雪锋就怀疑喻向阳那里也有一个。它不是人,也许是银色物质堆积到一定大小后,就会自然产生的‘意识’,让蛊惑他们去成为勇士,解救银白女郎。而又出现的‘银色生物’映证了安雪锋的推测。

  是银色女郎发狂后四溢的神力汇聚后,潜意识中的自救吗?

  但她又为什么会‘自称’全智者?也许全智者应该是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她失控后仍笃定全智者会找人来救她?

  现在掌握的线索不多,但如果如果能再发展几个‘全智者’,那就能在它破防前问更多问题了。

  找了一圈罗杰后,安雪锋发现了他留下来的标记,那是如喷漆般在火山岩壁上留下的,一个向下的箭头。这种独特的喷漆罗杰在下水前和他说过。喷漆印记能存在二十分钟,然后会自然降解,不会污染环境。

  罗杰继续向下了?

  既是追着罗杰,也是追着银色生物,安雪锋独自一人向大裂缝更深处潜去,潜入了更深处的艳绿色冰川水中。

  ‘全智者这个名字,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

  另一边,丙一和B1没有继续下潜,而是在与岩洞平行着摸过两遍火山岩壁,想寻找更多的银色物质。双头婴儿很不喜欢黑暗的水下,必须要贴着发光玉米笋才能打起精神来,他们两对眼睛炯炯有神,尝到了甜头后找的比丙一还积极。

  而丙一和B1两人则讨论着全智者是谁。虽然双头精灵的话只有丙一能听到,但他没有独藏,而是和B1分享。因为贪婪想要独享财富而最终结局凄惨的事例丙一听过很多,现在连银色物质是什么,它们想找的全智者又是谁都没弄清楚就开始藏私,那是最愚蠢的行为。

  而B1在听过后陷入沉思,竟然对北欧神话中的全智者有点印象。

  ‘我应该创作歌词时候从他身上得到过灵感,歌词中该是没有全智者的真名之类的,也没提到Alvis这个单词。’

  B1绞尽脑汁,哼了几个旋律,感觉都不太对,他不好意思到道:‘你知道的,我生病后浑浑噩噩的,记忆力衰退的厉害’

  ‘没事,你慢慢想’

  丙一鼓励道,他也觉得全智者似乎有些耳熟,他看过很多神话故事,北欧神话的故事也知道不少。但这全智者应该是比较偏门的,起码不是那几个有名的神。

  ‘你通常都创作哪类的歌曲?’

  见B1实在想不到什么,丙一用轻松的口吻与他闲聊,尝试用相关联系的谈话让他想起些事。

  ‘哈哈,我唱的是最酷的摇滚!’

  说到这个,B1明显高兴自豪起来,喋喋不休,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喜欢这行。B1当即哼了几个调子,念了些歌词,丙一听了听后明白了。

  他说的最酷的摇滚,就是那种歌词中充满各种死神啊,死亡到来,坟地上开出罂粟花,鬼魂骷髅派对之类黑暗的歌词,再加上重金属的摇滚,怪不得B1自豪说他们越多有非常多的粉丝,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

  哥哥就肯定不会欣赏这种歌,丙一倒是对B1说的乐队有点印象。他这么一提,B1兴致更高了,不仅说他们的名曲目,还说了更多的。

  ‘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其实不能在公众场合演奏哈哈哈哈’

  B1笑道:‘那首歌叫狗屎的神,嘿,你知道的,我之前可是什么都不信,神才不是什么会锄强扶弱的东西,如果真有神,那他们也是根本不把人放在眼里的’

  那首歌词可是B1的成名之作,他把各个神话中的神都骂了一遍,而且不是单纯的骂,是参考了很多神话故事的。说到这B1还哼了几句,什么‘他说会仔细考虑,哦算了吧狗屎的神,他考验你直到太阳出现,你变成石头后他哈哈大笑——嗯?!’

  B1突然顿住,拧眉陷入沉思,片刻后他浑身一震,扭头望向丙一。有牵丝在丙一能感到B1极为激动。

  ‘我想到了!’

  B1笑着叫着,异常兴奋:‘我想到了老兄,全智者有可能是这个!’

  ‘我也想到了’

  丙一也笑了,从听到B1那句歌词,太阳出现变成石头后,丙一心中忽然一动,他联想到黑暗精灵,又想到北欧神话,然后他也想到了那个神话故事。

  ‘嘿我数三二一,我们一起说,看我们有没有默契!’

  B1笑着叫,数了三二一,丙一配合他同时说出了心中闪过的那个人。

  ‘全智者黑暗精灵’

  ‘变石头的黑暗精灵!’

  他们同时开口,又同时笑了起来。没错,他们说的正是同一个故事。他们也记不清有个黑暗精灵叫做阿尔维斯,因为太不起眼,但丙一和B1都还对他的故事有些印象。

  那是北欧神话中很不起眼的小故事,在雷神托尔的故事中,只占据了两三行。

  黑暗精灵阿尔维斯(Alvis)爱上了雷神的女儿,向她求婚。但雷神不想女儿嫁给黑暗精灵,便提出要考验他问题,如果他全都能答出就同意。

  阿尔维斯是全智者,他能回答出了雷神的所有问题,但雷神一直提问,从天黑到天亮。

  当天亮时第一缕阳光落到阿尔维斯身上,他变成了石头。

  黑暗精灵无法见到光。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