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献计】_朕
略木小说 > > 009【献计】
字体:      护眼 关灯

009【献计】

  “姐姐,县尊还没回衙吗?”

  “昨夜回衙一趟,只睡两个时辰,大清早又出门了。”

  “若县尊再回来,麻烦姐姐通知一声。”

  “小公子放心,我都记得。”

  目送侍女离开,待桌上的药汤不烫了,赵瀚扶着小妹坐起喝药。

  住进县衙已经一天两夜,小妹的病情时好时坏。有时体温勉强降下来,有时又发烧特别严重,反反复复不知哪天才能病愈。

  但是,药快煎没了,赵瀚手里又缺钱。

  而费映环和王用士两人,似乎完全把赵瀚忘记。这也正常,谁会将两个逃荒的孩童放在心上?

  等到下午时分,王知县还没回县衙,赵瀚终于等不及了。

  他找到侍女说:“姐姐,我要出去一趟,劳烦你帮忙照料小妹。”

  侍女专职伺候王知县的起居,老爷不在家里,她也闲得无事做。赵瀚嘴巴很甜,又兼一支钗子贿赂,侍女干脆利落的答应帮忙。

  提着长矛出去,赵瀚扯起费映环的虎皮,在县衙一阵打听情况,结果谁都说不准知县在哪里。

  没办法,赵瀚只能离开县衙,一路询问寻找当铺。

  “咚咚咚咚咚咚!!!”

  突然,钟楼方向传来阵阵钟声,县中皂吏纷纷往各城门跑去。

  赵瀚正在纳闷的时候,见王用士、费映环、魏剑雄等人,也从远处狂奔过来,身边还跟着几个低级武官。

  “县尊……”

  赵瀚打算上前搭话,却直接被皂吏推开,众人朝着北门方向而去。

  出大事了!

  ……

  王用士使用霹雳手段,将城里最大的豪强抄家。

  又联合没啥实权的卢县丞,挟威反压坐地虎李主簿,耗费一天时间掌控县衙的三班六房。紧接着,召集城中大户开会,迫使粮商平抑米价,半强迫士绅们捐钱捐粮。

  如此种种,手段可谓非常高明,眼看着明天就能开仓赈济饥民。

  就在这时,一个副巡检带伤出现,还带来了灾民起事的消息。

  杨柳青镇巡检司,相当于杨柳青镇派出所。该镇邮局(驿站)虽然迁往天津,但派出所却保留下来,遭到踏破天的农民队伍包围攻打。

  从九品巡检当场被分尸,副巡检侥幸逃过一劫,慌不择路的跳河而走,又绕一大圈来到县城报讯。

  登上北边城楼,王用士极目眺望,并未见到农民军的影子。

  副巡检张奋说道:“县尊,此时此刻,乱民怕是在劫掠独流镇。”

  独流镇,位于静海县城与杨柳青镇之间,也是因漕运而兴起的一个大镇。

  从军事角度而言,独流镇比杨柳青镇更重要,南运河、子牙河、大清河在此合而为一,这便是“独流”镇名的由来。

  “哒哒哒哒!”

  一骑忽从北方而来,却是独流镇派出所所长宋春明,孤身一人骑马前来县城报信。

  为啥只有他一人?

  因为派出所只有一匹马,所长直接骑着马开溜了!

  奔至城下,宋春明大呼:“我是独流镇巡检宋春明,有紧急军情来报,快快放我进城!”

  王用士下令:“吊他上来。”

  宋春明连坐骑都不要了,依靠柳筐来到城楼,慌张说道:“县尊,饥民起事,独流镇已经没了!”

  王用士不慌不忙问:“乱民有多少?”

  “几千上万。”宋春明说。

  费映环皱着眉头插话:“到底是几千还是上万?”

  宋春明说:“少则几千,多则上万。”

  王用士压下心头怒火,问道:“你的人呢?”

  宋春明道:“都没了,要么被杀,要么从贼。”

  杨柳青镇副巡检张奋,阴阳怪气地说:“我二十多里都跑来了,宋巡检十里路骑马现在才到?”

  宋春明大怒,质问道:“那你为何不先到独流镇报讯,好歹让我也有个准备,不会被乱贼杀个措手不及!”

  张奋也愤怒道:“你还好意思说,我到了独流镇巡检司,那里一个人都没有,巡检司衙门是空的。你跟你的部下,上哪儿鬼混去了?”

  “我……我当时带人下乡缉盗。”宋春明吞吞吐吐说。

  张奋讥讽说:“缉盗?怕是打着缉盗的幌子,带人进村鱼肉乡民!”

  “你血口喷人!”宋春明胀红了脖子。

  一个乡镇派出所副所长,一个乡镇派出所所长,就这样当着县长的面吵起来。

  “闭嘴!”

  王用士实在听不下去,喝止二人的争吵,对费映环说:“大昭兄,乱贼今日劫掠独流镇,怕是明日就要来县城。你帮着我守城,到时多借你十两银子路费。”

  “十两?至少一百两!”费映环讨价还价。

  这两个家伙,都火烧眉毛了,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就在此时,县丞卢惠、主簿李兴赶来,惊慌问道:“可是乱民杀来了?”

  王用士不作正面回答,反而面露欣喜:“李主簿,你来的正是时候!”

  “为何正是时候?”李兴一头雾水。

  王用士满脸微笑道:“本县想请李主簿帮个忙。”

  李兴感觉有些不对劲,下意识问:“什么忙?”

  “借君人头一用!”

  话音未落,王用士突然转身,探手拔出费映环腰间宝剑。

  剑光闪过,鲜血飞溅,主簿李兴捂着脖子倒地抽搐。

  这位王知县,竟然剑术高明!

  众人大惊,两个戴罪的派出所长,吓得直接跪伏于地。

  县丞卢惠惊道:“县尊为何如此?”

  王用士说:“此獠盘踞静海多年,所犯恶事罄竹难书,如今县里出现乱贼,皆是他官逼民反所致。来人,带着这厮的头颅,出城安抚城外灾民,先把民愤平息下来再说。县衙、县学、文庙、书院、贡院,全部腾出来安置城外百姓和灾民,明日天亮之前,城外不得再留一人!”

  城外有大量附郭而居的百姓,还有无数逃荒而来的灾民。

  若不让这些人进城,等农民军杀到城下,这些人估计全都会被裹挟,到时候敌人的数量将成倍增长。

  王用士又说:“卢县丞,你去召集城中大户,让他们立即出粮赈济百姓。咱们把人放进来,若是不让其吃饱,怕是城里也得生乱。”

  既然有人顶着,卢惠也镇定下来,抱拳道:“下官这就去。”

  王用士继续发令:“陈典史(县公安局长),你负责城中治安。黄巡检、宋巡检、张巡检,你们三个协助陈典史,在城里募集乡勇,天亮之前我要一千义兵!”

  “是!”四人领命。

  王用士再说道:“县衙三班六房,各司其职,把军饷、粮草、兵器准备好,找不到刀枪剑戟就用菜刀棍棒。搜集金汁、菜油、砖石、滚木,本县明日要拿来守城!”

  一切吩咐完毕,突然北城门卒前来禀报:“县尊,有位小公子求见,说是县尊的晚辈。”

  “本县哪来的晚辈?轰他走!”王用士不耐烦道。

  门卒提醒:“他说有破敌之计相告。”

  王用士冷笑一声,想了想:“带过来问话。”

  乱民即将攻打县城的消息,已经在大街小巷传开,显然许多官吏不知道啥叫保密。

  就连在街头行走的赵瀚,都顺耳听说此事,于是壮着胆子前来献计。

  献计而已,又不是自己动手,万一成功岂不是赚到了?

  赵瀚被带上城楼,王用士感觉有些面熟,很快想起这是被他安置在县衙的孩童。

  “你的故人之后?”王用士问费映环。

  费映环感觉有点意思,模棱两可说:“算是吧。”

  赵瀚拱手道:“拜见县尊。”

  王用士直接问:“你小小年纪,能有什么破敌之策?”

  赵瀚反问道:“请问起事乱民有多少人?”

  王用士回答:“几千上万。”

  赵瀚又问:“请问这几千上万乱民,有甲胄多少,有刀剑多少,有弓箭多少?”

  王用士说:“饥民造反,又没抢到军械库,能有什么甲胄兵器?”

  赵瀚再问:“请问乱民现在何处?”

  王用士说:“正在劫掠十里外的独流镇。”

  赵瀚复问:“再过些时候就要天黑了,请问乱民是否会连夜前来攻打县城?”

  王用士说:“必然不会,今夜肯定在独流镇歇息,明日……”说到这里,王用士突然面色狂喜,大笑道,“哈哈,真是好计策,果然后生可畏。快把陈典史叫回来,立即重金招募五百壮士,多作火把,杀猪造饭,本官要亲自率军夜袭!魏兄,你立即骑马,前往独流镇打探军情。”

  “小事一桩,包在我身上!”魏剑雄笑道。

  王用士转身问赵瀚:“你献策有功,想要什么赏赐?”

  赵瀚拱手作揖道:“小妹病重,无钱买药,还望县尊施以援手。”

  “此事易耳,哈哈哈哈!”王用士开怀大笑,心情变得无比舒畅。

  (不敢再定时发布了,怕出问题。马上要出门,八点那章提前发出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