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8 把亲爹都坑死了_从猫鼠游戏开始
略木小说 > 从猫鼠游戏开始 > 698 把亲爹都坑死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698 把亲爹都坑死了

  第698章把亲爹都坑死了

  对宫木太郎来说,当初麦克-柯里昂可是在轻易就能干掉他的情况下,为了钱和游客最后还是把他给放了。

  所以,宫木太郎就傻傻的认为虽然赌局输了,但只要肯给钱,一切都还有谈的机会。

  等听到亲爹居然让罗森,亲自动手,报3刀之仇。

  宫木太郎顿时觉得自己死定了。

  毕竟,获得的消息里显示着,罗森可是死里逃生,差点就嗝屁了。

  “锵”的一声拔刀声传来,就见一个手下拿着把胁差走过来。

  跪在宫木宏面前,心里极度怕死的宫木太郎,忙慌乱的爬起来。

  后退两步掏出左轮,枪口对着那个手下,把他逼的停下脚步后。

  求生欲又让他想着只要制服个人质,就有机会和柯里昂谈条件。

  枪口自然而然的转动起来。

  当然,宫木宏毕竟是亲爹,而且宫木太郎也知道控制宫木宏没用。

  可惜周围的人见他拔枪,现在又调动枪口,鬼才敢冒险给他说话的机会。

  坐在赌桌边,由麦克-柯里昂带来,负责安全的一个打手,猛的一吹嘴上的烟头。

  两米多的距离瞬间而过,烟头撞在宫木太郎的眼睛。

  烟灰和眼角的灼烧感,让他下意识闭上眼睛,手也做出保护动作,想捂着眼睛。

  站在高进身边的螃蟹,抓起桌上的牌,随手一甩。

  扑克像刀片一样,在宫木太郎的手腕上划出一道血痕。

  紧张、加吃疼下,浑身肌肉下意识紧绷起来。

  “砰”的一声枪响。

  离宫木太郎只有一米多距离多宫木宏,瞬间倒地。

  而眼睛睁不开,眼角也被烟头烫伤的宫木太郎,根本没意识道,自己会因为离宫木宏太近,而走火一枪击中亲爹的胸腔。

  柯里昂带来的那个杀手,瞬间拔枪。

  一枪击中宫木太郎的手腕,然后对着他的两条腿又开了2枪。

  算是要回了欠下的三刀。

  上山宏次见宫木太郎手里的枪掉在地上,忙蹲下身,检查宫木宏的伤势。

  随即他就惊慌的发现,伤口居然就在左胸上。

  可稍微想想,刚才宫木太郎就坐在宫木宏的左手边。

  走火、误伤击中宫木宏左胸口的概率确实最大,但这么一来,宫木宏哪里有活命的机会。

  上山宏次虽然知道宫木太郎不是有意开枪,但会长死了,那就得为自己的命考虑了。

  让两个手下检查宫木宏的伤势,等手下满脸惊恐的摇摇头,示意宫木宏已经没救了。

  上山宏次猛的站起来,边走向宫木太郎,边掏出自己的枪。

  在所有人注视下,对着还在呻吟中的宫木太郎的额头就是一枪。

  然后立马把枪收起来,也不管自己被十几把枪指着,对着麦克-柯里昂鞠躬道,“发生这种事情,是宫木家的错。

  等安置好了宫木会长的遗体后,我会亲自上门道歉。”

  现场紧张的气氛,这才舒缓了过来。

  宫木家的十几个手下,对上山宏次干掉家族继承人的行为,却没半点排斥和不满的情绪。

  先不说大家的命应该都保住了,光宫木太郎误杀亲爹和会长,整个宫木家的人就都有资格为宫木宏报仇。

  甚至说不定亲自动手的上山宏次,还能凭借这一枪,获得很多底层和宫木宏原来的支持者的支持,坐上会长的宝座。

  坐在观看台上的李长亨,见麦克-柯里昂抬头看向自己,嘴角一笑,推开站在自己身边,刚才就差扑过来的班克斯点点头。

  而班克斯虽然没立刻明白李长亨的意思,但他也不笨,走到栏杆边,对着麦克-柯里昂点点头,就往后退到李长亨身后。

  接下来就简单了,李长亨吩咐班克斯,让游轮的船长,绕个圈回夏威夷。

  只要这些家伙下了船,第一时间就会被FB1以调查多名义关起来。

  理由也很简单,在米国注册的船上杀人,一旦追究起来,公海不公海的没什么用。

  要是上山宏次聪明点,说不定真有可能被李长亨看中,成为下一个宫木组的会长。

  毕竟忠心的人,一向是大佬们最喜欢的手下。

  而且宫木宏是宫木太郎误杀的,和任何人都没直接的仇恨关系。

  上山宏次投靠过来,基本上不会有心里和名声上的负担。

  不过,李长亨倒是没禁止游轮上的人对外联系。

  反而巴不得宫木宏父子的死因,传回宫木组。

  然后坐上直升机,带着自己的保镖飞回巡洋舰上。

  脱离和游轮的序列,快速赶回岛国。

  在巡洋舰上睡了一觉,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回到横须贺基地。

  然后赶回东京吃午餐。

  打电话给阮梅,让她转了价值1千万美金的港币,到高进的账户里。

  又给罗森和螃蟹每人1百万港币。

  最后则是让瑞银的人,转了3500万美金给麦克-柯里昂。

  这笔钱虽然不给也没问题,但名义上还是宫木太郎欠凯撒酒店的钱。

  加上这次赌局是借了柯里昂家族和凯撒酒店的名义,太抠门就吃相太难看了。

  扣掉所有支出,轻易就赚了9千万美金,

  晚上7点多,东京忽然下期了淅沥沥的中雨。

  李长亨站在浅井神社外的一家酒店套房窗边,看着宫木组的组头和中层头目们,一个接一个的开车抵达神社。

  参加前些天因为和柯里昂家族开战,而死去的3个组头的悼念会。

  这些来赴约的人,大概从未想过,或者根本不信有人敢在为死人送祭时候,还把主意打在宫木组头上。

  可惜李长亨不是岛国人,用不着守他们的习俗,而且,动手的人又不是他自己和白皮手下们。

  时间不知不觉过里一个多小时。

  李长亨正有些无聊时,班克斯忽然说道,“BOSS,大友和木村已经来来。”

  顺着班克斯指着的方向,用望远镜一看,就见大友和木村各自端着一把MP5,从一辆停在街边阴暗角落的面包车里走了下来。

  既然已经被赶出了宫木组,加上池元这个做老大的不仅做的不地道,还想借木村的手杀自己。

  加上宫木父子已经死了,大友对灭掉宫木组的计划,没什么抵触感不说,反而巴不得极力削弱,甚至毁掉宫木组。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