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探寻_从猫鼠游戏开始
略木小说 > 从猫鼠游戏开始 > 014 探寻
字体:      护眼 关灯

014 探寻

  看着大堂经理眼里隐秘的审视目光,李长亨哪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贰战德意志人投降也才过去23年,所以,自我介绍时,眼睛都不眨的报了个27岁。

  经理一算时间,就明白李长亨是41年出生,战后也才4岁,脸上很快重新恢复了笑容。

  然后带着他直接走进了柜台里。

  这年头的米国银行的柜台,和后世的银行根本没法比,没有防弹玻璃,没放防爆门,更没有钢筋混泥土全封闭起来。

  经理带着他仅仅是敲了敲木头玻璃门,轻易进入柜台内。

  看来身上这套机长制服,确实让他得到极高的便利。

  刚坐下,就有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端上两杯咖啡,一脸崇拜的看着他,迟迟不愿意离开。

  李长亨笑着直接说道,“经理先生,我时间有点紧,一个半小时后就要飞往纽约,再飞往柏林,所以,能帮我开一本私人支票本吗?”

  见只是需要一本空白支票本,经理根本没任何犹豫的点点头,“您稍等,我现在就给您拿”。

  既然李长亨是德意志人,经理连他在柏林的开户银行都没问,还贴心的找来西德常用的支票。

  毕竟支票不是现金,而且只要给工本费,或者随便在米国哪家银行存十美金,甚至一美金都有银行愿意给支票本。

  再说开了私人支票给银行兑换现金,银行要是不知道你的底细,是不会傻乎乎的支付给你。

  最受银行喜欢的话,是你本身就是他们银行的客户,而且账户有足够的钱。

  要不然想拿到现金,必须有人或者集团背书。

  比如说泛美航空的薪水支票,米国储蓄与地产抵押之类的机构背书的话,那和现金没什么区别。

  不过既然银行的管理者是正常人,有时候就不可避免的被顾客的身份影响到。

  看接待李长亨的经理和周围的柜台员工,对他的态度就知道,等他一拿到支票,就算直接开一张私人支票,

  或者拿出一张泛美的薪水支票兑换,银行也不会拒绝。

  不过,金额大小是关键。

  经理再信任你,也不可能成千上万美金的给你兑换,可只是一百美金绝对不会有问题。

  有人就是愿意看在副机长服份上,相信李长亨。

  要不然弗兰克为什么会把泛美当成目标?

  除了飞行员在此时的米国,因为阿波罗登月的原因,很受民众尊敬之外,完全是因为泛美航空的公司特性决定的。

  机组成员满世界、各城市之间飞,一工作就得十天半个月,甚至今天从纽约给巴黎,三天后就是从巴黎飞东京,又三天后又从东京飞洛杉矶。

  等隶属于纽约的机组成员,飞回到纽约的时候,时间说不定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所以,他们有随时、随地兑换支票的必要。

  而有了泛美做背书,只要支票看不出问题,为了拉拢泛美这个现金牛,还有机长空乘这个固定客户群,不管酒店还是银行都会给你兑换。

  不过人家银行和酒店也不傻,一个机组在某地停留的时间,一般都不会超过一个星期。

  既然是提供便利,那么私人支票100美金,工资支票300美金的额度,在这年头足够个人在异国他乡,使用到飞机再次起飞。

  李长亨肯定不会像弗兰克一样,去银行兑支票,一则风险高,毕竟支票就是人家银行开出来的。

  二则米国人银行的拥有者,绝大部分都是财团,或者在本地有非常高的实力和影响力。

  骗他们风险太高,可仅仅去骗骗酒店,或者干脆去其他国家,事情就简单很多了。

  而且他和弗兰克不一样,不会一直做这行,更不会上百、甚至几百万的骗下去。

  一杯咖啡还没喝完,支票本就被经理亲自交到他手里。

  “谢谢”,李长亨看了看支票是没有磁墨代码的私人支票,嘴角一笑的和经理握手离开。

  有磁墨代码就意味着,等有人发现支票是假的后,很容易就能知道,那张支票是由这家城市银行开出来的空白支票。

  那么经理一回忆,很容易就能想到是他。

  虽然戴了眼镜,贴了假胡子,脸色也弄暗了一点,但银行大堂经理这种职位的人,记忆力肯定不会太差。

  可现在支票没有磁墨代码,不仅城市银行不需要担责任,李长亨也能便宜行事。

  离开银行,第二站就是德意志银行在旧金山的分行。

  找了个商场,在洗手间里把白色大盖帽,和上身有金色竖条的机长服收进手提箱里。

  等他出来时,就变成个穿着白衬衫,打着黑色领带,下身黑色西装裤的二十六七岁的小伙。

  走进德意志的分行,花了一美元,用假名字和假签名开了个真正的账户,然后出门就找个小巷子把支票本给烧了。

  过了半个小时,再次走进德意志银行,来到不同柜台上再次花一美元开了个账户。

  脑海里对比这两个账户的相同点和不同点,试着在新得到的支票上,开了个对比出来后,伪造的账户做付款方,

  收款方则是他新开的真账户,等了两天,口袋里只剩下18美元时,又走进德意志银行。

  在八个柜台中,直接去走向之前就选好的,年轻、时髦,又不算真正大美女的年轻姑娘面前,

  “嗨,下午好”。

  年轻姑娘一见李长亨的长相,25、6岁的样子刚好,棕色头发一般般,小胡子还挺有性格,然后就是黑框眼镜。

  等她看清李长亨的大致长相后,就对黑框眼镜大为不满起来。

  脑袋里脑补黑框换成金边眼镜,双眼一亮,语气都轻快不少的问道,“下午好,先生,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李长亨从西裤口袋里拿出张支票递了过去,用他之前印报纸的那家公司为依托,

  说道,“我是旧金山达加利戈斯印刷公司的销售,这是我半个小时前收到的支票。

  来银行是因为没接触过,柏林德意志银行总行的支票账户,担心会有问题,

  所以才让同事稳住客户的同时,赶过来问问支票是否有问题”。

  说完,李长亨露出灿烂笑容,小声的说道,“不过,现在我忽然感觉支票是小问题。

  真正的问题是,我能有幸请你吃晚饭,然后一起喝杯咖啡吗?”

  喝咖啡?还是晚餐之后?

  目光本能的就放在支票上,等看到1251美元,眼睛顿时一亮。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