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余波_诸天盗梦者
略木小说 > 诸天盗梦者 > 第七十九章余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九章余波

  汝安府,府衙大堂之上,一个容貌英伟、气宇轩昂的男子坐在座椅上。

  只见他身穿着玄色铁衣、葛色长袍,身形壮阔健硕、熊背虎腰,目光炯炯有神,一股豪迈风范。

  其手上握着两枚铁胆,不断的把玩着,其中发出旋转碰撞的声音。

  远远望去,只觉得其人渊亭岳峙,举止悠闲淡雅,竟隐然武林大家的气度。

  若是认识这人的武林中人,又不会觉得这是错觉。

  上代监武司令主有四大亲传弟子,各个非同凡响,都是一等一的豪杰,江湖上给了一个雅号四大神捕。

  堂上这人名唤作楚狂人,在四大神捕之中排行第二,被称作铁胆神捕,手上的铁胆就是他的标志。

  目前乃是监武司九大巡察使之一,权柄还在各州的镇抚使之上。

  若不是朝廷中人不排入天地人三榜,很多武林大豪都相信铁胆神捕这位能排入地榜前三十。

  尤其是这位监武司巡察使虽然名字“狂”,但无论在朝廷或者是江湖,只要是见过面的人都说他温和有礼,正直谦厚,温文尔雅,心胸开阔。

  兼之嫉恶如仇、大气稳重,又是喜爱提携后辈,的确是当得上一句武林大家!

  良久之后,两名身穿银色锦衣中年男子走到楚狂人身前,对着其耳边轻轻低语。

  “二爷,仵作说是自然死亡,应当是心脉瘀阻,兼之心中时时受到惊吓,恐慌太盛,继而一命呜呼。”

  楚狂人点点头,稍稍叹气:“辛苦了,下去吧,这次算是白忙活一场。”

  两个锦衣男子点点头,转身离去。

  良久之后,楚狂人望着远方,嘴里喃喃道:“还是太巧合了啊。”

  吴秀元刚刚带人拔起了无生教的一处分舵,不久之后就遭遇到自然死亡,谁都会觉得奇怪。

  当然,楚狂人最是遗憾的还是监武司好不容易布置下来的陷阱彻底失效了。

  要知道,由于前几次的前车之鉴。

  这一次监武司可是准备得万分妥当,分别派了明暗两条线的人来守株待兔。

  明面上,湘南监武司总部派了两位先天归一境界的银衣捕头,还有汝安府监武司的所有捕快配合,做出一副保护森严的样子。

  于此同时,他这个“带病”休假一年的巡察使却是被暗中调到了汝安,悄悄的隐藏在暗中,充当暗线。

  按照前几次的规律,明面上的高手不可能时时的贴身保护吴秀元。

  待到风声过去,就是明面上的高手渐渐地撤退的时候,湘南明面上的监武司高手都会显露踪迹。

  无生道不可能想到暗中还有一个特意从京都调来巡察使在守株待兔。

  便是在无生教准备出手的时候,也是他这个暗线出力的时候。

  根据楚狂人得到的命令,若是必要情况,允许牺牲吴秀元。

  只要能活捉无生教的高手,进而顺藤摸瓜,一切都是值得的。

  楚狂人微微叹息:“这一次不成,算算时间,无生教这群疯子的净世仪式又要开始了。”

  所谓的净世,就是裹挟民众起义。

  这几乎是无生教每十多年就进行一次的习俗了。

  甚至监武司都摸到了规律,其中的时间间隔大约是十五年左右。

  在大周立国开始,只要不受遭受到巨大的打击,这个净世仪式都会如期举行。

  若是王朝末年也就不说了,但是在大周鼎盛的时期起义完全是送死。

  而且还是屡败屡战,完全是损人不利己!

  无生教被称作疯子也正是这个原因。

  这一次监武司的令主就想将威胁绞杀在襁褓之中,在净世之前,给无生教来一次重拳出击。

  由此才特意的调遣楚狂人这个巡察使前来,没想到还是计划失败了。

  “还是太巧合了啊!”楚狂人摇摇头。

  不是他不相信监武司的仵作的专业性,但是实在是太巧合了。

  “难道是一些奇异的手段?或者是南疆的巫术?”楚狂人喃喃道。

  他摇摇头,南疆的手段虽然奇异,但是也并非是没有蛛丝马迹。

  蛊虫、或者是巫毒虽然隐秘,但是有经验的仵作细细探查,总能找到线索。

  “或许,当真是巧合。”

  木已成舟,他也不在多想。

  “也罢,回京都也好,这一年可是我休假的时候呢。”楚狂人脸上隐隐露出一抹笑容。

  ……

  此时的王猛却是骑上了快马,远走高飞。

  他可没有心思玩什么灯下黑,凶手总是喜欢留下事发现场的把戏。

  等着监武司的人学着名侦探的模样来查他,然后表现演技。

  汝安每日的吞吐的船舶无数,人流量同样,随着大潮走,谁也查不到他。

  反而是留下来,倒是可能被发现蹊跷。

  当然,他也并不打算立刻回去,虽然任务完成了,但是奉命散心的机会难得。

  人总是会腻歪了,无论是对再漂亮的女子,而且他还有心无力。

  况且待在一个地方待久了,总是要去看一看其余的风景,这些也许多七年之痒的来源。

  而且武道不是修仙,光是闭关堆积资源就能有成就的,总是要斗一斗,亮出刀子比一比,才能显出真本事。

  这一次王猛就准备去见识一下其余的江湖俊杰的风采,同时也算是磨炼自己。

  数日之后,王猛身穿一件雪白的长袍,金冠束发,一张丰神俊朗的人皮面具,配上高大的身躯,倒是一副浊世佳公子的风采。

  茶楼一件小小的雅室中,王猛扯起一张榜单,品茶的同时细细观看。

  他手上的这榜单,正是人榜,记录了现今江湖上年轻一辈的风流人物。

  江湖上的天地人三榜,连同暗中的黑榜都是监武司发布的。

  其中自然是有“二桃杀三士”的原因。

  对于江湖中人,名利就是最大的祸根。

  尤其是年轻人,都有一股子傲气,凭什么你就要排名在我上面,老子不服!

  亮出刀子,比一比!

  甚至有些地榜上面的宗师会受到利益的影响,而去争一争更上一层的排名。

  这样一来,自然是会增加整个江湖势力内部的矛盾,消耗其中的实力。

  不过其余的佛道世家都没有太多的阻拦,或者说也阻止不了。

  既然存在必然是有道理,就算朝廷没有推出什么榜单,江湖上依旧是有名利之争,现在不过是更加的明晰而已。

  而且在真正的大势力看来武者本来就是杀出来的!

  人榜也算是大浪淘沙,让他们的子弟得到更多的磨炼,无论是心性或者是战力。

  而且按照王月莲的说法,冥冥之中讲究一股大势,往往在人榜排在第一的青年高手,大势汇聚,武道上都能突飞猛进。

  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七百年前那位持剑五派之一剑神峰的开派祖师。

  这位前辈镇压了所有同辈的俊杰,人榜第一,地榜第一,大势养成,天下无敌。

  一路前行,甚至镇压了一个时代,被称作剑道之神。

  他在世的时候,持剑五派,剑神峰第一,剑脉甚至可以压佛道一头。

  王猛抬眼一看,前二十名几乎是被佛、道、剑脉、世家、邪魔入世传人、天下八帮垄断

  “嗯?倒是有一个例外?”

  “裴樵?人榜第十二。”

  看到这个姓氏,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六大世家之中的河东裴氏,在朝堂上颇具势力。

  甚至大周一朝的丞相出现过四位裴氏家族的成员。

  不过王猛再是细细的一看裴樵的简介,才发现此人原来是小门派出身,后来展露天赋,得到地榜宗师百里入云的看重,被收做关门弟子,苦心培养,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这样一看,一个地榜大宗师在其身后,背景也是很硬的!

  王猛摇摇头,每个时代没有背景都不好混。

  尤其是人榜俊杰这个年纪,散修们的资源、传承皆不如人。

  除非是惊才绝艳,否则如何跟那些大门派的亲传弟子相提并论?

  更多散修还是后期发力,厚积薄发,大器晚成。

  在地榜上,倒是更多散修、小门派出身的大宗师。

  “湘南武风倒是颇盛,人榜一百零八人,占据了九席。”

  “我倒要看看这人榜俊杰的风采,先拿这九人里排名最后的一人练练手。”

  想着,王猛顿时仔细翻看了这人的基本信息。

  姓名:孔继恩

  绰号:君子剑

  门派:大通书院

  武功:泼墨行书诀、金钩画龙剑

  实力:先天灵窍境

  战绩:一人一剑剿灭罗湖一十九寇、荡平云山四煞,金钩画龙剑登峰造极,隐隐得见宗师气度。

  三月之前,挥墨行书施展画龙秘术,独自一人诛杀归一境界魔修文野阐。

  排名:第九十一位。

  到底是偌大个江湖最出色的一百零八个俊杰,这排名靠后的一人都有过诛杀归一境界高手的战绩。

  “不过这绰号君子剑?倒是有些出戏。”王猛不由得摇摇头。

  “在墨韵府吗?倒是不远。”

  “前去拜访一番。”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