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土台子_诸天盗梦者
略木小说 > 诸天盗梦者 > 第三十九章土台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九章土台子

  时至黄昏,天色还有一丝明亮之前,官军的工事终于差不多了。

  土台的顶上改装了一人高的木头胸墙。

  有了这一工事,城外的敌军就不再是抱头挨打,而是能够反击。

  城外的色目、蒙古弓箭手都不弱,自己这一方的新兵大都不会用弓箭,还要靠老兵。

  互相对射,自己这一方占不了太多的优势。

  突然想到了什么,王猛顿时眼睛一亮。

  “让胡惟庸过来!”

  胡惟庸满头大汗,走到王猛身前。

  王猛开口道:“让人去把军营里之前打造的两架霹雳炮抬过来。”

  之前因为这霹雳炮难以量产,使用复杂,而且威力不算太大,在王猛看来不过是鸡肋。

  现在看来却是派上用场了,一炮下去官军的工事都不叫事儿,绝对是一炮下去一个坑。

  听到王猛的话,胡惟庸也是眼睛一亮。

  “主公,臣马上去办。”

  不一会儿,几个小校从远处拖了两个长管狰狞的东西过来,跟着来的还有两个年轻的道士。

  霹雳炮。这东西乃是宋朝时候,攻城守城的利器,但是难以生产,难以操作,宋朝都是留在御前或者是边塞重地使用。

  不过,这威力在王猛看来不够大,还需要继续研究。

  不过,现在却是正好用上了。

  “云德,云山,会使用吧!”

  青年道士信心满满,开口道:“将军放心吧,这东西每一次都是我们两个操纵的,没问题。”

  王猛闻言,顿时一笑:“装上,对准官军的土台子。”

  云山和云德连忙开始摆动炮筒子,准备好火药,装进去对准了城外的目标。

  孙骁和周勇也是围了过来,

  “小道士,快干他娘的一炮!”孙骁有些激动的说道。

  周勇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莽夫,那上面屁都没有,射个蛋?啥时候那上面站满了人,啥时候动手!”

  孙骁顿时有些气急败坏,刚想要说些什么。

  王猛顿时瞪了两人一眼:“争个屁,给老子闭嘴!”

  “周勇,准备好手下的兄弟,等会土台子一乱,带上兄弟前去冲杀一阵。”

  “孙骁,你也是,给老子过去准备督战。”

  周勇闻言,连忙抱拳称是。

  他作为骑兵首领,王猛手中的机动力量,此时听到机会到来了如何不激动。

  又是对孙骁露出一个得意的表情。

  孙骁则是没有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王猛看到两人的模样,稍稍一摇头。

  这两人倒是没有什么仇恨,单纯是气场不对付,一个步兵首领,一个骑兵首领。

  从小一同长大,总是喜欢互相怼一句。

  “官军,上台了!”

  听到喊声,王猛顿时趴到城墙上。

  城下官军几队手持重弓,穿着皮袍子的弓箭手,爬到土台上。

  土台上还有胸墙,犹如盾牌一样把这些弓箭手包裹起来。

  土台是梯子行的,所以弓箭手的位置不能都在一个水平线上。

  其中一个弓箭手,测了下风向,刷的一箭,箭枝晃晃悠悠的在城头落下。

  “试射!”

  王猛大喊一声,古人的弓箭其实和后世的步枪一样,都需要校正。

  王猛手持令旗,在城墙上大声喊道:“前排蹲墙根底下,后排猫在盾牌后边!”

  土台上的官军一轮齐射,漫天的箭雨,叫人心寒。

  “举盾!”

  城头将领大声呼喊,经过训练的菜鸟们虽然是稚嫩,但是有着老兵的带领,一张盾阵倒也是像模像样,防守住大多的箭雨。

  只有寥寥的数十支箭矢,从缝隙之中穿透进来。

  王猛手上的令旗一动,顿时大声一喝:“扯盾,射!”

  一面盾墙顿时散开,躲藏在后面的老兵们都是王猛数年带出来的精锐,大多是弓马熟练。

  此时都是举弓搭箭,朝着土台子发动第一轮射箭。

  一片箭雨顿时朝着土台子而去。

  出乎王猛意料之外的事情出现了,土台子上的弓箭手竟然没有丝毫的阻挡意识,只有一些幸运的弓箭手躲藏在胸墙后面。

  其余的大多数弓箭手,倒是倒在了箭雨之下,一片血泊之中。

  侥幸没死的弓箭手顿时发出一声声呜咽、悲鸣。

  吉仁泰顿时一拍桌子:“墙上的那些蛮子怎么会盾阵、箭阵,这么多熟练的弓箭手那里来到?”

  他很有和这些造反的蛮子打仗的经验。

  通常弓箭压制、敢死队奇袭,完全就够了,之前的定远城就是这样破的。

  这濠州的蛮子不过是占得城池大些,在他看来没有其余的不同

  但是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吃了一个大亏。

  王猛倒是哈哈一笑:“这蒙古人小觑我等了,当真是以为我们是一些流民、乱匪?”

  “继续射!”

  “都不用周勇冲杀,这一下子,老子要把你这两队弓箭手都留下。”

  王猛手手上的令旗顿时一舞。

  交替的弓箭手,顿时发射出第二轮的箭雨。

  这一次土台上的那些弓箭手倒是有些经验了,都是胸墙之下,伤亡很小、

  吉仁泰也是连忙下令:“放弃箭阵,利用土墙,自由射箭。”

  不一会儿,这些蒙古色目的弓箭手放弃了箭阵,猫在胸墙之下,自由的朝着城上偷袭、射箭。

  倒是真有数十个没有经验不足的新兵,中了流箭。

  王猛顿时撇撇嘴,看着城外的土墙尤其的碍眼。

  “云德!”

  王猛回身喊道,“瞄准城下土台子上的弓箭手,给我干他们!”

  霹雳炮早就对准了目标,就等他的命令。

  云德、云山师兄弟顶着盾牌的保护下,又确认一眼,随后冲着身后猛地挥手。

  “轰!”

  巨大的破空声刮得人耳膜做痛,接着视线中一道白光闪过。

  此炮为纸管,分两节,一节中只放火药,点燃后爆炸,使另一节升空,另一节中放石灰、硫磺,下落后又爆炸,纸裂而石灰四处弥散。

  土台上官军的土制的木板胸墙突然爆炸开来。

  紧接着一片血雾和肢体腾空,这炮弹直接将胸墙连通躲藏在后面的弓箭手轰炸粉碎,响起撕心裂肺的惨叫。

  官军大帐中,主将吉仁泰刷地一声站起来,怒道:“霹雳炮!这些蛮子怎么会使用霹雳炮?”

  回想到先祖口中叙述的此物的威力,吉仁泰顿时心中一寒。

  “该死的蛮子,菜刀都不能给他们用!”

  到底是主帅,只是一瞬间,吉仁泰的理智就战胜了愤怒。

  “传令下去,将那些流民驱逐到土台过去,我们的弓箭手精锐不能全部折在那里。”

  不多时,王猛就看到成百上千的流民发出悲鸣,哭天喊地的,好像是牛羊一般的被驱赶到土台子那里。

  王猛如何不明白对方主帅的想法,这是想要利用这些流民使得自己心生忌惮。

  对方则是能利用这些流民的掩护,将土台上的几队弓箭手精锐置换下来。

  王猛看着那些流民,眼中只是闪过瞬间的犹豫,顿时一展令旗。

  “装炮。”王猛随即大吼一声,“伺候着!”

  “弓箭手,下一轮,继续射!”

  “云德、云山,霹雳炮发射!”

  ……

  良久之后,土台上升起一阵硝烟,其中混含着无数的血肉,几乎埋葬了城外的所有精锐弓箭手。

  于此同时,乌压压一片的流民倒在城上的箭雨之下,遍地的尸体。

  看着城外属于流民的一片悲哀,王猛面不改色,只是有些发愣。

  顷刻,王猛眼神渐渐趋于平淡,心越发的硬,越发的平静。

  看着城外的敌军大营,主帅的大旗阵阵飘扬,好似是炫耀武功一般。

  王猛只是心中淡淡的说道:“或许要感谢你,让我明白世上无不可杀之人,帮我硬下了心肠。”

  “如此大恩大德,王猛必定厚报!”

  城外的大营,吉仁泰满脸难看,良久之后,才是缓缓吐出两口浊气,面色渐渐平和下来。

  “这一次倒是我轻敌的,敌军不可小觑,敌军主帅也不是心慈手软之辈。”

  “三队弓箭手,倒在土台,痛煞我心,破城之后,定要屠城三日,祭奠亡魂。”

  “明日盾阵攻城,朴德琢你部做先锋。”

  朴德琢闻言,顿时一愣,本以为今天逃过一劫,却没想到明天又要冲锋。

  还是盾阵冲锋,完全是敢死队。

  虽然有心拒绝,但是看到自家大帅满脸的愤怒,朴德琢完全不敢触及眉头。

  只能抱拳跪地:“是。”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