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八章卿本佳人,奈何从贼(求个推荐)_诸天盗梦者
略木小说 > 诸天盗梦者 > 第一十八章卿本佳人,奈何从贼(求个推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十八章卿本佳人,奈何从贼(求个推荐)

  长夜漫漫,王猛杀了不少人,心中也是有些疲惫。

  诺大的山寨,百十号人。

  王猛没有抹脖子的只有十一个头目,一个大寨主,以及两个寨主的夫人,共计一十四人。

  将这可能活下来的一十四人全部使用绳子捆绑起来,用抹布堵住嘴。

  一个房间一人的隔离开来。

  配合上之前被挑断的手脚筋,自觉地保险之后,王猛才是寻着一处房间好好的休息。

  ……

  第二日,天色微微亮起,正是破晓时分,一道鸡鸣之声响起。

  王猛猛然睁开双眼:“嗯?山上还有畜牲?”

  又是摇摇头,想这个干什么,难道还当真是赶尽杀绝,鸡犬不留?

  想着,王猛嘴角一扬:“也是到收获的时节了,去看看还活着多少人。”

  昨日王猛的统一动作都是手刀砍后颈重击,造成第二次昏迷,方便动刀。

  由于经验不足,力量没有轻重,也不知道还能活多少人。

  “不求太多,一半就足够了。”

  推开第一道门户,这是一个捆绑头目房间。

  此时的头目依旧倒在床上,王猛眉头一皱,走上前去,一探鼻息,没有半点的呼吸。

  “是个倒霉的,居然死了。”

  王猛遥遥头,微微叹气。

  “补上程序吧!”

  手上的匕首依照着昨晚,一抹脖子,形成一道血痕。

  王猛转身离去,走到第二处房屋,那个头目依旧是安静的躺在地上。

  “难道是又死了?”王猛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难道自己下手太重了?

  不会都死了吧?

  立即上前一探鼻息——只有半点若有若无的鼻息。

  “幸好,没死,应当只是还没有苏醒。”

  王猛心中稍稍放松。

  啪!

  啪!

  王猛左右开弓,两个耳光甩到这个头目的脸上。

  只见得,顷刻之间,这头目的脸颊便是肿起来,两个手掌印很是明显。

  “呜呜呜……”

  这头目在王猛的两个耳光之后,顿时惊醒过来,感受到以及自己的状态,手上也没有气力,顿时挣扎起来。

  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看着蒙面的王猛,眼神之中尽是紧张。

  王猛稍稍点头:“安神散过了大半夜,效果也消退了许多,两个耳光便是叫醒了。”

  王猛猛然扯开这个头目嘴里的抹布。

  这头目顿时有些急切的开口道:“你是谁?”

  “想要干什么?放开我,不然我就要喊人了!”

  王猛看着这头目的表现,点点头。

  虽然表现很是着急,但是没有大喊大叫,心理素质过关,说话很有逻辑,这是一个聪明人。

  “嗯?还差点意思,这样的情况下怎么能威胁我呢?”

  “这不是相当于在被绑架之后激怒匪徒吗?”

  王猛心中想到。

  此时的头目也是慢慢冷静下来。

  观察着王猛的反应,一觉醒来,便是发现自己被一个蒙面人捆绑着。

  现在的状态对自己很不友好,而且这个黑衣人竟然直接扯开抹布,似乎是根本不拍自己喊。

  这头目心中顿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难道是山下的人攻上来了,外面的人都死了、都被制服了?”

  “或者根本就是寨里人造反?”

  “不对,是山下的人,山上的人造反也用不着蒙面。”

  “没有杀我,必定是有求,难道是那一批货的消息外泄了?”

  ……

  一瞬间,这头目的心中出现万种想法。

  王猛倒是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头目心理素质这么过关,醒来之后。

  只是通过简简单单的几个细节便是注意到这么多。

  王猛开口道:“不用喊,外面的人都死了,我和我的兄弟们昨夜亲自动得手。”

  “现在只有几个头目和你们大寨主活了下来,你应该是知道我想要什么吧?”

  这头目闻言顿时心中一叹,也没有怀疑。

  甚至知道怀疑也没有用,难道还能真的喊?

  若是假的,一喊就没命,逼得这蒙面人杀人。

  若是真的,喊了也是没有意义,而且还给这个蒙面人一个不配合的印象。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配合就好了。

  良久之后这头目心中有了决断,顿时诚恳的开口道。

  “阁下是为了前些日子那批货来的?那批货是大寨主亲自动的手,我了解细节不多。”

  “但是阁下想要知道什么,问就是了,我一定知无不言,句句属实。”

  “而且阁下蒙着面,我们彼此也有缓解的余地,希望阁下能看在我足够配合,能放我一条生路。”

  闻言,王猛眼睛越来越亮,看着这个头目满脸的诚意,心中有些暗叹:“当真是人才啊!”

  看称呼、态度的改变,言语之中流传出来的意思。

  这头目懂得进退、能屈能伸,知道利用自己的优势,能利用蒙面瓦解王猛必杀之心。

  还能在不知不觉之中推卸责任,当真是一个大大的人才啊。

  王猛都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山寨头目之中居然会出现“卧龙凤雏”。

  王猛摇摇头:“不!不是那批货的原因,我和我的弟兄们只是单纯求财的,不过既然说起那批货,想来你也愿意让我明白一二。”

  “还有,你叫什么名字?”

  这头目闻言,顿时心中一紧,有些无奈,老子当真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既然对方不是为了那一批货来的,自己将责任推卸给老大,也没有意义。

  不过若是单纯为了求财的过江龙,不含报仇的因素,自己的生机又是大了许多,张玉心中暗道。

  “阁下,鄙人姓张名玉,正是这虎口寨的头目,在头目之中排行第四,添坐着虎口山第五把交椅,山上的东西大都很了解,一定能帮到阁下。”

  张玉的言语之中说出了自己的价值。

  王猛点点头:“倒是个不错的名字。”

  “而那批货便是数月之前,一路商队过境,露了财,大当家动了心思,亲自带人在临县劫道,将人杀完,得到的一批货。”

  “那一批货尽是红货、黄货,据说是送给朝中某位大人的生辰纲。”

  王猛闻言,顿时一皱眉:“什么是黄货、红货?什么禁物?别说江湖上的黑话。”

  张玉又看着蒙面人一眼,心中暗道原来是个雏鸟。

  不由得对于王猛之前的话更信了几分。

  而且雏鸟少不得有心慈手软的毛病,活命的机会又是增加了不少。

  张玉心中暗自高兴。

  语言越发的诚恳,解释道:“红货便是珠宝玉器,黄货便是黄金元宝。”

  王猛闻言,点点头,眼睛更是一亮——发财了。

  “你知道我们兄弟是为了求财而来,你现在给我指明你们山寨的财物到底藏在何处,包括这一批货,若是属实,我做主放你一条生路。”

  此时的张玉闻言,却是心中一突兀。

  即便是菜鸟,也没有这么容易就放人一条性命,而且这语气如此的随意,明显就是套话,信了就死了。

  问话这么快,这么随意,大多数都是下定了杀心。

  “阁下,我有用!”张玉心中理清楚思路,顿时郑重的开口道。

  张玉认为必须抛出自己的价值,乃是能活下来。

  王猛诧异的看了张玉一眼:“答非所问?你想要死?”

  说着,拔出腰间的短刃。

  张玉脸色一变,连忙开口道:“阁下,请等等,藏宝的位置,很是隐秘。”

  “除了大寨主,其余的头目都不清楚,就我清楚,我很有价值。”

  “而且虎口山易守难攻,地处商路必经之处,当真是一处好地方,阁下等人乃是过江龙,这般地方正好作为阁下的基业。”

  “外面的喽啰死了不要紧,手里有钱,很快就可以招到人,还有阁下的兄弟作为骨干,一定能大展身手。”

  “鄙人自认对于山寨的管理有些经验,对于周围的环境也很是了解,到时候辅助阁下,建立山寨,成就一方绿林豪杰岂不是快哉?”

  “况且……”

  王猛闻言,顿时皱起眉头,看着依旧在滔滔不绝的张玉。

  听到张玉对于蓝图的构造,心中甚至生出一丝的动摇。

  “其实有一方山寨作为根基倒也不错,甚至可以帮我多多的搜刮钱财。”

  念头刚刚生出,王猛顿时扼杀掉:“此方世界有仙道,世俗算不得什么,而且真的建立了山寨,势必会招惹到一些祸端、麻烦,比如官方朝廷的忌惮、江湖势力……”

  “反倒是当一独行侠,小心挑选目标,每一次只要不留下痕迹,便是不会招惹到事端。”

  “这才是适合我的道路。”

  王猛顿时一喝:“好了,闭嘴!”

  “我们兄弟不是本地人,这山寨对我们没用!”

  “告诉我你们藏宝的地址,我会询问山寨那些被抢上山的女人,若是你当真没有太多的恶名,我便做主放你一条生路。”

  张玉闻言,顿时眼睛一亮,他听到了一个关键的信息——山上的女人活了下来了。

  也就是说这群人当真是心慈手软的菜鸟——居然不杀妇孺。

  连斩草除根都不知道!

  张玉心中暗暗鄙视,不过却是有些欢喜,君子可以欺之以方,这样的人的承诺可以信。

  张玉自以为得到了生机,顿时诚恳的开口道:“我们山上分为两个宝库,一个是修建在聚义厅……”

  王猛听到张玉的叙述,不时问上两句。

  良久之后,张玉言罢,对着王猛流露出期待的眼神。

  王猛才是开口道:“希望你所言不假,好了,你先睡一觉吧,若是没有问题,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说着,王猛顿时猛地一个重击,将这张玉打昏。

  紧接着,手捏住张玉的脖子,发力,直接捏碎。

  王猛心中暗道:“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念在你弃暗投明,告诉了我宝库的位置,便给你一个没有痛苦的死法。”

  “放心,你虽然死了,但是你活在我的心中,为我日后的道路打下了结实的底子。”

  想着,顿时快步推开门,离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