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不死者血脉_从拔出石中剑开始
略木小说 > 从拔出石中剑开始 > 第八十章 不死者血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十章 不死者血脉

  艾力立刻明白,这是来自全知者血脉的启示。

  难道这块玉佩有新的“拼图”,可以补全全知者血脉吗?

  他果断改变主意,转而露出倾听之色,等待着五皇子的进一步介绍。

  李谵宆见艾力未拒绝,神色略微振奋少许,开口介绍道:“艾贤弟,这是大唐‘天师宫’的圣师亲手制作的护身符……”

  艾力心中惊讶。

  天师宫是大唐标志性的几大超凡势力之一,盛产符篆师和巫祭,与大唐皇族的关系相当紧密。

  这么多年来,天师宫多有才貌出众的女弟子嫁入皇室,李谵宆体内潜藏的“巫祭血脉”,就是这么来的。

  由天师宫传奇强者制作的护身符,关键时刻绝对可以拿来救命。

  五皇子连保命之物都舍得送出去,这是何等可歌可泣的送礼精神?

  李谵宆继续讲述道:“……天师宫祝祭殿的殿主‘虞长和’圣师,在其中封印了一道‘聚精回生之术’……”

  艾力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据他所知,祝祭是巫祭的一个分支。

  这里的“祝”取自《黄帝内经》的“祝由”之意。

  顾名思义,祝祭擅长的是各种治疗手段。

  至于聚精回生之术,效果相当于游戏中的血瓶,一位传奇祝祭施展的聚精回生之术,用“起死人、肉白骨”来形容绝不为过。

  由此可见,李谵宆当真是送礼送得命都不要了,堪称送礼界的“拼命三郎”。

  但是,问题来了。

  一块用于治疗的玉佩,为何会引动全知者血脉的力量?

  李谵宆碎碎念一阵后,终于说出了一句关键之言:“……卜祭殿又在玉佩上铭刻了几道占卜铭文,所以它还具有卜测吉凶的作用,只可惜受祝祭之力的压制,并不是太好用……”

  艾力恍然大悟,随后心中涌起了巨大的惊喜。

  卜祭是巫祭的另一种,擅长占卜之术,类似西方的占星师。

  两者区别在于,西方占星师玩占卜还行,战力相当弱鸡。

  东方卜祭除占卜外,还擅长“请神”之术,假如请到了强力灵神上身,战斗力杠杠的。

  毫无疑问,出自卜祭之手的占卜铭文,才是引发感应的根源。

  李谵宆又叭叭几句后,将玉佩递了过来:“艾贤弟,些许小礼,聊表庆贺……”

  艾力怀着无比的喜悦,一语不发的接过了玉佩礼物。

  玉佩触感如凝脂,温润之极,显然由最顶级的美玉雕刻而成。

  最奇特的是,它摸上去非但没有一丝凉意,反而透着一股犹如美人玉肌般的沁人暖意,实在让人难忘。

  这哪里是“小礼”?

  将聚精回生之术封印在玉佩内,且维持其力量经久不散,难度比单纯施术本身大了何止数十倍?

  这等于是随身携带一位祝祭圣师。

  这是不折不扣的重礼!

  烈靖北隐蔽的瞧了一眼艾力,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心中默默下了一个评语——不知礼数,类同蛮夷!

  受人重礼,居然一句感谢之言也无。

  这岂是知礼之人?

  此时的艾力,浑然忘记了一切,只是静静凝视着玉佩。

  数息之后,烟云涌动,凝聚成几行虚幻文字:

  “发现两种源之钥,是否激活?

  “第一种源之钥代表的血脉为[祝祭血脉],潜力上等。

  “第二种源之钥代表的血脉为[卜祭血脉],潜力中上。

  “目前宿主可掌握5种源之钥,已掌握4/5。”

  艾力心中充盈着惊喜。

  果然是两种源之钥!

  果然是两种血脉!

  与预料的完全一样。

  在五皇子有点奇怪的目光中,艾力一动不动。

  一旁的安德雷娅,掩于面纱后的眼神,透出了期待之色。

  以她的经验,艾力每次做出此等古怪行为后,必定有所收获。

  嗯,顺便还会让人大吃一惊。

  又过了几息,虚幻文字散而复聚,变成了如下字样:

  “检测到宿主已激活全知者血脉(残),已具备同种源之钥,可与卜祭血脉融合,是否融合?

  “检测到宿主已激活再生血脉,已具备同种源之钥,可与祝祭血脉融合,是否融合?

  “请注意,血脉融合将导致不可预知的后果,请谨慎选择。”

  惊异与喜悦,交织于艾力心中。

  卜祭血脉可以补全全知者血脉,是意料之中的事。

  再生血脉与祝祭血脉出自同源,这是意外的惊喜。

  他立刻以意念下令:“全部融合!”

  虚幻文字再次生变,显示出了越来越长的属性面板:

  “[圣剑血脉],潜力圣品,已激活!

  “[不死者血脉],潜力中上,已激活!

  “[海神祭司血脉],潜力上等,已激活!

  “[全知者血脉(残缺度47.4%)],受其它源能污染,具备轻微负面状态,潜力中上,已激活!

  “目前宿主可掌握5种源之钥,已掌握4/5。

  “衍生血脉[牧林人血脉],潜力中上,已激活!

  “目前宿主可掌握15种衍生血脉,已掌握1/15。”

  艾力首先看向全知者血脉,不可遏制的露出了笑容。

  与此前融合鹰眼血脉后相比,完整度竟提高了足足16.8%之多,残缺度首次降到了50%以下。

  这充分表明,卜祭的预知之力,更符合全知者血脉的要求。

  此外,潜力也由以前的“潜力无法判定”,变成了“潜力中上”。

  这多半是完整度提高带来的好处之一。

  艾力又看向“不死者血脉”,笑得愈发开心。

  这显然是再生血脉与祝祭血脉融合的产物。

  单单从“不死者”的名号,傻子能看得出来,拥有该血脉的超凡者,一定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

  不。

  应该比小强更强!

  否则怎么有资格冠以“不死”二字?

  李谵宆瞥见他的笑容,微笑着问道:“艾贤弟,敢问这份小礼是否合您之意?”

  艾力重重点头:“非常满意。”

  接着他又努了努嘴:“喏,接着!”

  说罢,他径直将手中玉佩抛了回去。

  李谵宆下意识的接住玉佩,一脸懵逼。

  烈靖北一双浑浊的老眼,先是露出讶异,继而转变为愤怒。

  同时老者心中也有一丝恍然:难怪对方先前接过礼物时,一句感谢之言也没有……

  安德雷娅的俏脸,万花齐放。

  只可惜此等绝美风情,被面纱遮掩了大半。

  她知道,艾力肯定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五皇子呆了片刻,结结巴巴的问道:“艾……艾贤弟,这是何意?”

  艾力正欲回答时,一副朦胧的幻像徐徐展开:

  李谵宆生死不知的躺于地上,嘴角溢出鲜血,右臂缺失一截,血肉模糊可见森森白骨。

  烈靖北左手持重盾顶在五皇子身前,一边怒吼连连,一边挥舞着右手握住的战斧。

  在两人周围,烈火熊熊燃起,地面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弹坑,以及似是机器残骸状的零件。

  浓烟与火焰缭绕之间,一道道似人似狼的身影游走其间,令人心惊的嚎叫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影像仅仅持续不到半秒,消散一空。

  艾力的笑容跟着不见了踪影,只剩下阴晴不定。

  上一次看到自己持弓战斗的影像,这一次又看见五皇子遭袭击的画面,他本能的感觉到,这绝不是巧合。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