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晋升准传奇,一剑斩神器_从拔出石中剑开始
略木小说 > 从拔出石中剑开始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晋升准传奇,一剑斩神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四十三章 晋升准传奇,一剑斩神器

  【请注意,这是(fangdao)章节】

  【正常章节将于凌晨5点更改过来,如果更新后还有异常,请打开目录→按住异常章节→重新加载,可以解决问题】

  顺便提一句,基尔瓦王国是非洲少有的拥有大量波斯人种的国家。

  在另一方时空,基尔瓦王国亦存在过数百年,但后来沦为西方国家的殖民地,从此衰落下来,现代则成为了坦桑尼亚。

  而在本世界,基尔瓦王国始终屹立不倒,并且有着波斯帝国的支持,发展得相当不错。

  ※※

  九公主伸出纤指,指了指下方:“喏!”

  五皇子低头瞥了一眼,愣了一下:“深渊代行者藏在地板下面?”

  话才出口,他立即意识到自己犯傻了。

  若怪物躲在浮空战舰内,只怕老早被救了出来。

  其他人也纷纷窃笑起来。

  九公主毫不留情的嘲讽道:“五皇兄,父皇经常说,你的脑子里缺一根弦,但在我看来,你的大脑中恐怕只有一根弦,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否则怎么会说出如此无脑的话?”

  这话说得相当刻薄,五皇子尴尬得简直想跟着纳文中将去抓怪物,免得继续面对一贯喜欢毒舌的妹妹。

  不过这位大唐皇子似乎拥有一张厚度超过常人的脸皮,尴尬之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顷刻变得面色如常。

  五皇子神色自若的摇了摇玉扇,侃侃而谈道:“浮空战舰群下方是瓦伦西亚市的难民营,还有军方的驻地,看来深渊代行者要么混在普通人中间,要么变躲在军队的营地中。

  “考虑到难民的数量更多,更有利于隐蔽身份,大概率应该是前者……”

  说到这里,他“唰”的一下合拢玉扇,以探寻的目光望着自家妹子。

  九公主点头确认道:“你猜得没错。”

  随后她继续毒舌道:“上上个世纪末,大唐学者们发现了‘量子叠加’现象,小妹觉得皇兄的大脑,便处于‘一根弦’与‘脑子完整’的叠加状态,一会塌缩成‘一根弦’,一会又恢复完整,皇兄的脑子一定具有极高的科研价值……”

  艾力只觉得新鲜极了。

  九公主的毒舌技巧,真特么高大上!

  嘲讽人没脑子,居然可以与量子叠加扯在一起

  饶是五皇子脸皮极厚,此时也扛不住九公主的火力,被说得瞬间“破防”。

  他苦着一张脸,对着自家妹妹拱了拱手,讨饶道:“小鲤鱼,还请饶过为兄!”

  九公主“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艾力眨了眨眼睛,才意识到“小鲤鱼”是九公主的绰号。

  它的来历也不难猜。

  九公主本名“李玉晶”,听起来不就是“鲤鱼精”吗?叫一声“小鲤鱼”也不为过。

  另一方面,艾力也明白,这对兄妹当着自己的面,言笑无忌,不惜自曝家丑,并不是没脑子的举动。

  恰恰相反,这其实是在隐晦的展示亲近之意。

  若是拿自己当外人,两人何必自贬身份呢?

  五皇子清了清嗓子,一边摇着玉扇一边说道:“为兄猜测,深渊代行者还维持着人类的外形,并且有办法隐藏体内的黑暗力量,对吗?”

  九公主再度点头道:“没错,义兄刚才占卜到的画面,清楚揭示了这一点。”

  舱室内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骚动。

  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消息。

  ※※

  伸手指向远处的黑暗区域,开口说道:“各位,我想去那边溜达一下,有没有人想要一起去?”

  安德雷娅正欲反对时,忽然听到了九公主清脆的声音:“义兄,我陪您去!”

  她眉头微皱,飞快的改口道:“我也去。”

  艾力心中暗笑。

  他早已料到,只要这俩公主撞在一起,自己提出的任何要求,哪怕稍微过分一点,两人也会遂了自己心意。

  当然,倒不是说只有长公主在的话,她一定会竭力阻拦。

  事实上,他有充分的理由说服她,只不过需要费一番口舌,没现在这么容易。

  军队和超凡者们已经将瓦伦西亚,哪里还有大危险

  ※※

  前世之时,文人重文采,文采真的可以拿来当饭吃,众多诗词大家们引领了一代代风骚。

  可这一方世界,文人……自血脉力量兴起之后,再也没文人啥事了。

  血脉为尊,诗词虽兴,但终究只是旁道。

  ※※

  这时,安德雷娅又抛出一个条件:“眷顾者阁下,只要您娶了我,日不落帝国愿意授予您‘英格兰大公’的爵位。

  “这是日不落帝国的最顶级爵位,地位比一般国家的国王还高,就算是大唐的皇帝,也会对您礼敬有加……”

  这是她第一次称呼艾力为“眷顾者阁下”。

  这一方世界血脉显圣,社会阶级森严,无论东西方都存在贵族阶层,长公主开出的条件,对本世界任何人都具有巨大的诱惑力。

  但艾力来自另一个世界,偏偏对爵位不太看重。

  ※※

  艾力看着羽翼,忽然生起玩笑的心思。

  他心中一动,体内圣剑血脉之力流转,两簇光点顷刻凝结在身后,随即更多光点显现,聚集成一对璀璨的光之羽翼。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站在他身后的阿尔贝,看得惊呆了。

  不远处的安德雷娅,微微睁大眼睛,美眸中有着轻微的讶异,更多的是笑意。

  另两名陪练员,武器大师沙达姆,剑舞者伊莉斯,亦是看得一眼不眨。

  “赞美光明!”

  艾力抬起一只手,以咏叹的语调念了一句。

  话音刚落,光之羽翼陡然碎成漫天光点,四散而飞,霎时好看。

  阿尔贝眼中闪过强烈的惊艳之色,视线在天使与艾力之间来回跳动,忍不住问道:“艾力阁下,这是您领悟的又一个技巧吗?”

  艾力微微一愣。

  什么鬼?

  这跟领悟有什么关系?

  阿尔贝又兴奋的说道:“您晋升中阶超凡没多久,按理来说,对圣剑血脉之力的掌控,应该只是刚入门的水准才对。

  “可是您适才展示的技巧,至少达到超凡大师等阶才能轻松做到,您是不是观看这座天使雕像后,又有了新的领悟?”

  艾力心中惊异不已。

  不为别的,为这货惊人的脑补能力。

  我还没打算挖坑,你居然着急的四处找坑,主动想跳到坑里去,这家伙莫非真的是智障儿童?

  艾力压下心头惊讶,嘴角露出佛主拈花般的高深笑意:“阿尔贝,你很有悟性!”

  呵,傻孩子,你是个脑残!

  倒是武器大师沙达姆和剑舞者伊莉斯,两人对视一眼,皆面现怀疑之色。

  艾力仔细打量小皇子,发现对方看起来面色如常,眼神却有点暗淡,不由问道:“阿尔贝,你昨天摸……领悟到了几点?”

  阿尔贝兀自盯着天使,心不在焉的回答道:“凌晨3点,怎么了?”

  艾力微微摇头。

  呵,傻孩子,你走火入魔了!

  “啪!啪!”

  安德雷娅忽然拍了几下手掌,脆声道:“艾力,开始训练吧。”

  艾力立即点了点头。

  三位陪练员的注意力也转移过来。

  安德雷娅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艾力,从今天开始,你要开始学习圣王战技的第一个技能,同时也是每一位圣剑血脉者首先学习的技能——王之拳,我先讲一讲……”

  说到这里,她忽然卡壳了,表情变得有点奇怪。

  她犹豫一下,改口说道:“算了,我先给你演示一下吧,”

  阿尔贝好奇的插了一句:“安德雷娅,不是应该先讲解一下王之拳的激发方法吗?”

  安德雷娅瞥了弟弟一眼,没有说话。

  阿尔贝继续喋喋不休:“王之拳的激发方法极为复杂,我足足用了三天才完全吃透了理论知识,练习了近一个月时间,才勉强掌握了一点皮毛。

  “单单依靠演示,绝对不可能掌握,必须经过大量的练习,一点点吃透血脉之力的运作技巧。”

  ※※

  她口中说着“荣幸”,但观其神色,这枚黑珍珠更多的却是好奇和探究,以及一种跃跃欲试。

  这让艾力颇觉奇怪。

  她在跃跃欲试什么?

  只见在极远极远之处,应该超过200公里,起伏不定的荒芜大地,以及纵横交错的黝黑裂缝,逐渐变得模糊起来,仿佛被盖上了一层毛玻璃。

  并且,模糊区域正缓慢的向这边靠近过来。

  所谓的“缓慢”,只是距离极远带来的视觉效果,模糊区域扩散的实际速度,只怕不会少于100米/秒,也就是360公里/小时。

  不过,艾力顾不得观察,抬手又发动了攻击。

  这一次他没有再使用天外飞仙,并非不想用,只是风暴剑仙血脉之力震荡得太厉害,根本用不了。

  艾力双手齐动,一道道风暴剑气从指尖射出,融入夜风之中,从各个角度射向影怪。

  乔治也没有闲下来,雷电之矛甩出了一波又一波。

  一息之后,除2只传奇影怪以外,其它全灭。

  2只传奇影怪,终于有了动作。

  它们的体型一下子缩小到极致,急速射向远方的黑暗。

  它们逃跑了!

  这时,两道璀璨的金光疾射而至,试图拦截影怪。

  “叮!叮!”

  两声仿佛玉珠溅落的声音传来,两道淡白色紧随其后,飙射而至。

  这两波强大的攻击,准确的命中了影怪。

  艾力一眼便认了出来,前者是安德雷娅的王道之剑,后者是昆仑剑仙的九天剑气,并且散发着传奇等阶的强大波动。

  果然是静虚宫的人!

  2只传奇影怪连番遭到暴打,再也扛不住了,直接烟消云散,化为飞灰。

  ※※

  “电视机前的各位观众朋友。”漂亮女主持惠妮,开始做最后的陈词:“万分感谢尊贵的石中剑执掌者,能够抽出宝贵的时间……”

  艾力心不在焉的听着无聊的套话,突然发现对面的俏丽身影,又调整了一下坐姿。

  她放在膝盖旁的文件,恰好挡住了摄像机镜头,双脚展开的幅度,比先前任何一次都大,隐约可亏见少许暗红底色。

  这手段……有点低级!

  艾力暗暗摇头。

  她脑子里突然想起阁下先前的告诫之语——谦逊低调是一种美德,心头不由一凛。

  女主持人的语气变得认真起来,但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也更明显:“这一场占卜,对于人类抗击黑暗天灾的意义无法估量,它也必将载入史册,媒体有义务将其展示给全世界。”

  被唤做“海顿”的摄影师,有点夸张的应了一声:“没错,你说得太对了。”

  九公主将木盒交给了魅魔女仆安妮,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义兄,小妹的父皇得知您成功晋升超凡大师后,特意从大唐皇家秘库中挑选了一件贺礼,命令小妹献给您……”

  另一边的安德雷娅,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了。

  该死,大唐人居然抢在了日不落前面?!

  爸爸还说,军队将镇子封锁起来了,任何人都不准离开家门,食物和日用品只能通过手机订购,军队会把东西直接送上门。

  原来军队的工作,就是将人关在家里,再送东西上门。

  哼,军队真讨厌。

  枫糖堡。

  今天安德雷娅特意为艾力安排了一项休闲活动——采枫糖。

  毕竟对一名顶级贵族来说,休假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只工作不休假那是注定被薅羊毛的社畜。

  而且经历了法兰西的一档子事情后,他确实需要好好的放松一下。

  “嗡……”

  安德雷娅启动钻头,随口问道:“对了,艾力,你早上从法缇娜那边返回的时候,路上是不是顺手处死了一名叫‘巴度·古尔’的平民?”

  艾力将木桶挪到树下,回道:“没错!巴度·古尔不但对我出言不逊,还试图调戏安妮,而且以前强健过好几名女性,并有过多次骚扰女性的行为。”

  以上都是他通过全知者血脉了解到的信息。

  他轻轻摇头:“艾瑞克郡的司法系统,存在着一定的问题,据我所知,巴度·古尔犯下的不少事,惊动了当地的警察部门,结果最后全都不了了之。”

  安德雷娅眼神转冷:“我会让人去调查的。”

  长公主的这句话,意味着不少人将要倒大霉。

  她又说道:“巴度·古尔的父亲,里卡尔多·古尔,对儿子的死法有所怀疑,雇佣了一名追猎者去验尸,追猎者告诉他,动手的人是一名魅魔。”

  五皇子忽然感慨一声:“真希望我有朝一日,可以将高阶传奇斩落马下!”

  九公主嗤笑道:“皇兄,醒醒吧!”

  五皇子被说得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九妹,你未免太小瞧为兄了。”

  九公主毫不客气的说道:“父皇亲口说过,你这辈子可以晋升中阶传奇就不错了,遇到高阶传奇后,只怕一个照面就丢了小命。”

  五皇子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巴。

  艾力听得有点意外。

  他曾看过五皇子的属性面板,其天子血脉的潜力为“上等”,而通常来说,潜力“上上”才有望高阶传奇,“上等”极限仅为中阶传奇。

  如此看来,大唐皇帝的眼光还算不错。

  九公主又瞥了一眼艾力,脆声道:“小妹觉得,以义兄的绝强天赋,将来必定可以轻松的杀死高阶传奇强者。”

  这句话赢得了安德雷娅与五皇子的一致赞同。

  艾力自谦的笑了笑:“义妹高看我了。”

  五皇子瞥了一眼自家妹妹,笑道:“小鲤鱼,以前是挺聪明,可现在艾贤弟可以通过极暗誓约占卜到极暗之印,这反而变成了极其愚蠢的做法。”

  艾力瞬间想明白了绰号“小鲤鱼”的来历,九公主本名李玉晶,听起来与“鲤鱼精”同音,小鲤鱼必定是绰号的变种。

  安德雷娅听得弯起了嘴角。

  九公主恼怒的瞪了一眼五皇子。

  “砰!”

  艾力轻踩了一脚地面,口中说道:“深渊之孽就在我现在站立位置的正下方,偏差不会超过1米。”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