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封爵,十一公主_从拔出石中剑开始
略木小说 > 从拔出石中剑开始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封爵,十一公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二十二章 封爵,十一公主

  宣政殿。

  5分钟后,在引路官员的带领下,艾力踏入了一间极为宽敞的大殿。

  入目的第一眼,他便看到一位身穿五爪金龙龙袍的高大身影,高踞于一张金碧辉煌的高大龙椅之上。

  正是大唐皇帝——李懿澹。

  而在御座的9级台阶之下,6张华丽的锦榻分列左右,其上各端坐着一名官员,均穿着一身象征三品的紫色官袍。

  大唐人人皆知,本朝一共有6位宰相,分别是尚书省、门下省、中书省的主官,以及3位同平章事,品级正好也是三品。

  以宰相之尊,自然可以在皇帝面前混一个座位,周围的十余名官员,其中虽不乏绯袍,亦只能老老实实站着。

  艾力不由暗暗嘀咕起来。

  不是说封爵仪式一般只有1-2名宰相出面吗?怎么大佬们一股脑全冒了出来?

  这时,皇帝和蔼之极的声音,隔着10多米远传了过来:“可算将艾贤侄盼来了。”

  艾力快步上前,深深躬身作揖:“拜见陛下!”

  贤侄?

  这拉关系的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本世界的大唐并无跪礼,在伟力归于自身的情况下,若皇帝让高阶传奇强者跪下,只会将对方逼成死敌,即便是地位低下者也不必下跪,毕竟“三十年河东河西”不是稀奇事。

  皇帝笑得愈发和熙:“贤侄不必多礼。”

  几位执宰大佬一个塞一个的笑容可掬,联手将场面烘托得温馨和气到了极点。

  旁边的官员看着这一幕,各个羡慕之极,恨不得享受此种待遇的人就是自己。

  当然,艾力早已习以为常。

  最近一个多月以来,他见过的顶级大佬没有一个不和蔼可亲。

  皇帝表现得极为自来熟,朗声笑道:“贤侄适才在神州殿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可是让朕吓了一跳!”

  宰相们抓住时机附和起来:

  “九鼎有灵,山河凌空,此乃艾力先生之幸,亦是大唐之幸!”

  “九鼎沉寂多年,如今艾力先生初来乍到,神器便展露异像,此必是大唐大兴之兆,艾力先生必是大唐的福星!”

  艾力嘴角抽了抽,赶紧抱拳说道:“陛下过奖!诸位宰辅过奖!”

  连大唐福星都出来了,真特么夸张!

  不过必须承认,这帮宰相说话好听,各个都是人才。

  皇帝看向左首第一张锦榻上的老者:“缪爱卿,既然艾贤侄已经来了,那就开始封爵仪式吧。”

  老者闻言站其身来,肃容说道:“老臣遵旨。”

  此人正是门下省的侍中,名曰缪维甫。

  顺带说一句,大唐第二任皇帝为了广聚天下英才,特意为平民开辟出了一条上升通道,即便是文官中最高的宰相,平民亦固定占据其中的2席,有时甚至可达到3席,缪维甫正是典型的平民宰相。

  此举缓和了平民与超凡者的对立情绪,使得朝廷制定出许多利于平民的政策,反观西方的高级官员全被超凡者垄断,平民几乎不太可能爬到高位。

  缪维甫径直走到艾力前面,从宽大长袖中取出一卷圣旨。

  艾力有点茫然,不知该作何应对。

  缪维甫敏锐的注意到这一点,语气温和之极的笑道:“艾力先生,这只是一个简单仪式,很快就结束了。”

  艾力点了点头:“多谢缪侍中指点。”

  通常来说,在封爵仪式之前,朝廷往往会派遣官员主动上门教导相关礼仪,只不过他的情况太过特殊,大佬们一致觉得没必要拿这种破事麻烦他,一切仪式从简就好。

  毕竟规矩只是约束普通人的东西,在天才面前,规矩应该适应天才。

  缪侍中展开圣旨,大声朗读起来:“门下:朕获承天序,钦若前训……”

  然后是巴拉巴拉一大堆的四字骈体文,大致列举出艾力为大唐做出的一系列牛逼功绩,包括一手覆灭月阴教,歼灭掉深渊降下的黑暗军团,还有多达1000人的大规模血脉改造,以及这两天唤醒的1000只净化树精,等等。

  随后缪侍中终于念到了关键之处:“……可封天柱县开国伯……”

  所谓的“天柱县开国伯”,就是封地在天柱县的开国县伯,也就是伯爵爵位,不过大唐早已没有实封,天柱县只是挂名。

  艾力心中瞬间冒出无数疑问。

  小道消息不是第9等的男爵吗?怎么突然变成了第7等的伯爵?这差别也太大了吧?难道与九鼎的异像有关?

  此外,自己老家在江宁府,按理来说不是应该封为江宁府下属的某一个县吗?为何变成了从未听说过的天柱县?

  缪侍中接着又说起相关待遇:“开国县伯每年可从内府领取年金至少2500万龙元,具体数额取决于每年的经营情况,爵位可传承3代,其后爵位每代降等一级……”

  依照朝堂的规则,伯爵绵延3代,加上爵位降等的2代,一共可以保证其后5代人的富贵,算得上是铁打的饭碗。

  后面还有许多令常人眼馋的福利待遇,不过对艾力而言根本不值一提,他完全没有听进去。

  缪侍中念完之后,微笑道:“天柱县伯,请接旨!”

  说罢,老宰相竟主动上前几步,将之递了过来。

  如此做派又令旁观官员一阵侧目。

  艾力接过圣旨,问出了心中疑惑:“敢问侍中,天柱县乃何地?”

  缪侍中老脸露出一个神秘笑意:“天柱县是朝廷刚刚商议设立的县,也是特意为县伯设立的所在。”

  艾力听得愈发好奇。

  缪侍中继续讲述道:“此县位于大唐西南高原之地,堪称凌绝天下、傲视群山之境,吾等皆以为它极为契合县伯的身份。”

  其中的“傲视群山”一词,让艾力脑中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下意识问道:“莫非是珠峰?”

  缪侍中大笑道:“正是!珠峰乃全球最高峰,宛如耸立于绝域之巅的天柱,故此被陛下命名为天柱县。”

  艾力大感无语。

  这帮大佬真会玩!

  此前在法兰西帝国之时,他一时兴起之下,提到过回国之后想攀登一次珠峰,长公主还凑趣的提议可以将其开发成景区。

  没想到居然连大唐朝堂都听说了此事,居然整出了一个天柱县。

  不过,更让人无语的事情还在后头。

  缪侍中又说道:“陛下已决定将珠峰连同周边50平方公里的土地,赠予给天柱县伯,作为您获得天子血脉的贺礼之一。

  “早在半个月之前,朝廷批准设立了以珠峰为核心的‘天柱景区’,相关工程已进行了一段时间。

  “第一台源石电力堆已经安装在珠峰之顶,珠峰电梯亦正在全力施工,待其完工之后,珠顶还将修建一座客栈。

  “当然,该景区亦被划拨到天柱县伯的名下……”

  艾力神色微妙之极。

  珠峰电梯之事,本公子与未婚妻当做玩笑提了一下,你们居然不声不响的开干了,这实在让人不知道该说啥。

  端坐于御座上的皇帝,亦是笑得一脸开心。

  缪侍中的话还未说完:“北斗七星塔以及周边的全部附属产业,是陛下赠予县伯的第二件贺礼……”

  周围的一群高级官员,再一次流露出艳羡之色。

  谁都知道,北斗七星塔是闻名世界的地标建筑群,更是一笔价值巨大的财富。

  艾力暗叹不已。

  这显然也是投自己所好。

  自己此前说过想去参观北斗七星塔,尤其是其中最高的天枢塔,也不知道风声如何被传了出去,皇帝居然转手便将之送了出来。

  壕炸天!

  皇帝笑道:“艾贤侄,这只是一份小小的礼物而已,将来你再来长安这时正好有一个落脚点,贤侄该不会拒绝朕的心意吧?”

  艾力想了想,再度作揖行礼:“长者赐,不敢辞!”

  他非常明白,自己激活天子血脉并一口气升至高阶大师,大唐皇室的心态与当初的日不落皇室完全一样,急于与自己牢牢的绑定在一起,不收礼反而会让对方感到担忧。

  皇帝欢畅的笑了起来。

  随后这位陛下的嘴唇动了动,似乎准备说点什么。

  艾力抢先一步说道:“陛下,微臣最近与深渊正面交过手,故而对其有特殊的感应,微臣有一种预感,恐怕黑暗降临不久之后将出现在大唐境内……”

  这句话立即引发一阵轻微的骚动。

  在场之人要么身处帝国中枢,要么靠近中枢,了解的消息远超常人,自然明白眼前之人说话的分量有多重。

  一句话,对方所做出的所有预言,全都被验证过了。

  艾力拱了拱手,继续说道:“故而微臣认为,大唐必须争分夺秒的建立亚洲天灾占卜阵,以应对未来的灾难。”

  皇帝颔首道:“贤侄言之有理!”

  这位陛下本想趁机谈一谈联姻之事,可眼前情势让他不得不放下该念头:“此事确实极其重要,朕将下令朝廷全力配合,待贤侄大功告成之时,朕必不吝厚赏!”

  *

  在皇宫门口,艾力再次见到了赴宴返回的长公主。

  安德雷娅询问完未婚夫这段时间的经历,又是窃喜又是惊诧的问道:“夫君,难道皇帝没有提起那方面的事?”

  她口中的“那方面”,正是指联姻。

  艾力没有正面回答,微笑着重复一遍先前对未婚妻承诺的话:“我说过,不会有事的。”

  安德雷娅俏脸露出一丝笑意,轻轻的“嗯”了一声。

  艾力并未一入境大唐,便马上答应与大唐皇室的联姻,让她的感觉好受了许多,对未来也多了一分信心。

  不过长公主明白,某些事情始终免不了。

  该来的,迟早会来!

  *

  此时此刻,皇帝、太子还有五皇子,亦在复盘先前闹出的糗事。

  “父皇。”五皇子依旧一脸的无辜:“儿臣确实不记得答应过皇兄的事。”

  太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孤以后应该带上一根录音笔。”

  皇帝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五皇子看了十几秒,才缓缓开口道:“朕从小五体内感应到了[敕印:空垠]的痕迹。”

  太子顿时如醍醐灌顶一般,连声说道:“难怪刚才前往宣政殿的路途中,孤感受到五弟乘坐车辆内曾传来天子之力的波动,原来他被[敕印:空垠]抹除掉了记忆。”

  皇帝点头道:“应是如此。”

  五皇子本人则完全傻掉了。

  太子面露不可思议之色:“可敕印不是只有天境强者才能掌握吗?孤特意观察过,艾贤弟明明只有高阶地境等阶。”

  父子三人面面相觑,皆不知如何做答。

  ※※

  在长安的数千座园林之中,有3座园林公认位列前3甲。

  其一是皇宫内的御花园,此点自是不必多说。

  其二是大名鼎鼎的芙蓉园,这是大唐建国初期便兴建的公共园林,一直存续至今,在全世界范围内皆有相当大的名气。

  由于想要参观芙蓉园的人太多,官府不得不采取限号措施,每日仅限5000人,可饶是如此,预约已排到1年以后,堪称排队人数最多的园林。

  其三正是澳园。

  数百年前,大唐彻底将南半球的澳洲纳入版图,彼时的大唐皇帝下令修建了澳园,其内遍植着来自南半球的各种奇花异草。

  艾力即将布置的亚洲天灾占卜阵,正是在这座皇家园林内。

  准确的说,是在该公园地下50米深处的一座坚固空间内,而这亦是大唐根据他的要求,紧急修建的场所。

  不过,艾力甫一进入其中,立即遇到了一位不速之客。

  对方的俏脸上瞬间绽放一个极为纯真的笑容,行了一个万福礼:“小妹李玉檀,见过艾大哥!”

  艾力勉强笑道:“见过公主殿下。”

  他阅读过相关资料,自然知道此女正是淑妃之女——十一公主,对方出现在此,极大概率来自淑妃的授意。

  特奶奶的!

  你们李氏皇族内部的破事,奈何要将本公子卷进去?皇帝居然不管一管,就这么看着两个漂亮女儿争风吃醋?

  十一公主盈盈一笑,给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小妹拥有‘观星使’血脉,听闻艾大哥在此布置占卜阵,才慕名过来长一长见识。”

  观星使是大唐独有血脉,能力类似西方的占星师,不过两者存在一定的区别。

  她一口一个“艾大哥”,让艾力心头嘀咕不已。

  李家人真是一个比一个会拉关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