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我是一个正直的人_从拔出石中剑开始
略木小说 > 从拔出石中剑开始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我是一个正直的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三十八章 我是一个正直的人

  图卢兹,荆棘圣女广场。

  帝国国家电视台的漂亮女主持惠妮,除了采访任务以外,还肩负着现场报道占卜全过程的任务,所以她亦出现在天灾占卜的现场。

  此时这位女主持人已更换了一身正装,将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毕竟她没有当着无数观众的面露太多肉的嗜好。

  于她而言,既然不是采访某位阁下,当然无需再穿抓人眼球的低胸礼服。

  “艾力阁下怎么还没出来?”惠妮环视一圈面积宽阔的广场,小声嘀咕起来:“不是听说这位阁下是占卜的主持者吗?”

  她回想起适才录音棚内发生的事,俏脸浮起少许晕红,同时感觉胸前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仿佛正有一只充满魔力的大手在……

  这不是错觉。

  而是大脑对真实记忆的重演。

  惠妮的遐思飞散,不自觉露出含羞带笑的妩媚模样,再配上精致至极的五官,略微卷曲的金色长发,完美符合常人眼中的女神形象。

  “咕嘟!”

  伴随着吞咽口水的声音,一个夹杂着满满殷勤的声音传了过来:“嘿,亲爱的惠妮,今天过来报道天灾占卜的媒体真是多得超乎想象……欧洲各国的重量级官方媒体,一个不拉的全来了……那边甚至还有东方大唐的记者,至少来了10人……”

  女主持人瞥了一眼打扮得一丝不苟的中年摄影师,冷淡且敷衍的应了一声:“是的,海顿。”

  我呸,谁特么跟你亲爱的?又咸又腻的老混蛋,年纪已超过50岁,连孩子都有了3个,居然还想打老娘的主意?

  惠妮心中明白得很,这个看着人模狗样的家伙,像电视台中的许多男性同事一样,一直对自己存着某种妄想。

  海顿指向广场中央,絮絮叨叨的念叨起来:“我听说那些正在忙碌的先生都是占星师,他们正在布置一种叫做‘占卜阵’的超凡装置,我真是迫不及待的希望看到神奇的超凡力量……”

  惠妮强忍不耐,倾听着耳旁的聒噪声。

  “为什么现场设立的媒体报道区域,距离占卜阵超过100米?既然对媒体开放,我觉得应该允许记者在近处看一看……

  “哎,其实我还觉得,最好也让平民进场旁观,现场连一个观众都没有,总觉得气氛差了一点……”

  女主持人心中开始疯狂吐槽。

  占卜阵周围的100多名黑袍守卫,全都是圣王教的超凡者,你觉得自己的身份,比超凡者还牛气吗?

  你在国家电视台工作时间久了,习惯被其他平民仰视,还真把自己当一盘菜了?

  这时,东侧搭建的临时通道中,涌出了一群服饰各异的超凡者。

  海顿张望几眼,好奇的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惠妮淡淡的回答道:“应该是来自‘欧洲占星师协会’和‘地中海天文星象会’的占星师大师。”

  她所说的两个名字,是欧洲有名的两大占星师组织,在平民世界亦有不小的名气,只是这两个组织的控制权一向被其它欧洲国家把持,日不落几乎没有话语权。

  海顿吃惊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尽管惠妮竭力压制,可语气依然流露出一丝自傲:“我刚才采访过石中剑执掌者阁下,额外了解到一部分信息。”

  海顿不由呆了一下。

  虽然他早已知道这一消息,可直到此时才意识到,眼前这一株男人们都想搞到手的鲜花,身份似乎不太一样了。

  这位中年导播,贪婪的偷瞄一眼美女主持的胸口,不甘不愿的收回了眼神。

  玛德,这贱女人真是太会钻营了,居然攀上了帝国的顶级权贵,看来以后最好还是不要再惹对方了。

  ※※

  此时在广场中央的占卜阵内,老占星师阿尔法拉克·沃汉,右手拿着图纸,正在认真检查每一件占卜道具的摆放位置。

  一批受邀而来的占星师大师出现在通道口的时候,老占星师转头看了一眼,视线顷刻捕捉到至少3名曾羞辱过自己的家伙。

  阿尔法拉克的眼神闪动一下,继续低头检查占卜阵,并且比之前更专注。

  没多久,十几名占星师大师进入了观摩区,他们同样不被允许进入其中,只不过额外享受一点优待,可以在5米外近距离观看。

  或者说,挑刺。

  仅仅5分钟后,第一句挑刺的话冒了出来。

  “这个占卜星象图的布置,简直莫名其妙,不符合任何一种经典的星象图。”一名戴着单片眼镜的华服占星师低声说了一句:“呵,占卜天灾,真是……”

  话虽未说完,任何人都可以听出贬低之意。

  当然,这家伙并非不想说完,只是畏于日不落的强势,不敢说出来而已。

  人群中当即响起了一阵轻笑。

  “历史上那么多才华横溢的占星师大师都曾尝试过,可是他们全都……”又是一句半遮半掩的话。

  “嘿嘿,居然是阿尔法拉克这个异想天开的家伙,我认为这一次日不落绝对找错了人……啧啧,这么多资源,就这么白白浪费掉了。”

  “我也这么觉得,此次占卜有阿尔法拉克参与,成功概率估计……”

  这帮占星师不敢对日不落说三道四,但对老占星师可不会客气,轻蔑之意不但挟带在话语中,更是赤果果写在脸上。

  由于距离较近,尽管声音被刻意压低,但仍有只言片语飘到了阿尔法拉克耳中。

  老占星师面色一片平静,仿佛什么也没听到,跟在身后的两名助手却忍不住嘀咕起来。

  “真是太过分了,连占卜阵的结构都没有仔细看,直接开始冷嘲热讽……”

  “亏我以前还想成为欧洲占星师协会的成员,以后打死我也不加入了……”

  阿尔法拉克忽然回过头,轻声说道:“安德森,萨里,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艾力阁下曾表示,他有意联合皇室,成立一家新的占星师组织,并在组织内传授这位阁下开创的新型占卜法。”

  两名助手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我想加入!”

  “我也要加入!”

  这段时间以来,两人亲身体会过天灾占卜阵有多么神奇,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全世界没有一种占卜法可以与之相比。

  他们无比坚信,创造出该占卜阵的艾力阁下,在占星学方面的成就之高,绝对算得上是历史第一人,此刻得知居然有机会学习这位阁下创立的占卜法,哪能不心动万分?

  阿尔法拉克扬了扬手中图纸:“现在先专心工作吧!”

  两名助手连连点头。

  阿尔法拉克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一群仍在指指点点的占星师,不屑的撇了撇嘴。

  哼!

  一群井底之蛙!

  正是因为见识过更高层次的占卜法,初步了解过更高深更玄奥的占卜知识,如今的老占星师内心其实是以一种俯瞰的态度,看待嘲讽自己的人。

  “嗡!”

  阿尔法拉克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老占星师取出手机看了一眼,又默默的收好它,然后大步走向窃窃私语的占星师们。

  一群人见其靠近过来,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

  阿尔法拉克环视一圈,将一张张挂着嘲弄之色的脸尽收眼底,开口点出两个名字:“米克·鲁伊斯,你是欧洲占星师协会的会长,里查德·卡拉斯科,你是地中海天文星象会,我与你们打一个赌怎么样?”

  被点中的两名占星师大师还未说话,另一人突然夸张的笑了起来:“哈哈哈,我没有听错吧?阿尔法拉克,你在占星界的形象,简直与小丑差不多,你觉得自己有资格与米克阁下和里查德阁下打赌吗?”

  其他人顿时纷纷出声附和。

  “呵,不自量力的家伙!”

  “大概以为自己攀上了日不落皇室,开始膨胀了吧……”

  “嘿嘿,小丑先生当年提出的‘逆向占卜’,至今仍是占星界最大的笑话。”

  阿尔法拉克丝毫不在意众人的群嘲,自顾自的张开右手5指:“两位,我愿意为这一场赌局付出5亿英镑的重注,具体的打赌内容就是,这里的天灾占卜阵,能否成功占卜到即将发生的灾难。”

  此言一出,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高达5亿英镑的赌金,绝对是一场惊人豪赌。

  老占星师老脸露出一个微笑:“你们这么多人,凑够5亿英镑应该不难,只要你们赢了,就可以瓜分我输掉的5亿英镑。”

  他伸手指向占卜阵,加大了音量:“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各位,这个占卜阵的核心机理,正是我年轻时提出的‘逆向占卜’。”

  阿尔法拉克的口气带着满满的鄙视:“你们不是号称占星界的精英吗?我只是一个占星界的小丑,难道你们连与我这个小丑打赌的勇气都没有吗?”

  一群占星师纷纷色变,为首的两名会长,更是脸色极其难看。

  阿尔法拉克又以一种羞辱人的方式,挨个点向对面的占星师:“哈坎·特鲁吉洛,艾德拉斯·希拉尔,亚森·斯蒂芬斯……送钱给你们的机会也不敢要吗?真是一群懦夫!”

  欧洲占星师协会的会长,米克·鲁伊斯,怒喝一声:“我们赌!”

  另一位会长里查德·卡拉斯科,也适时踏前一步:“那就赌吧!”

  ※※

  又过了3分钟,媒体报道区域内的女主持人惠妮,忽然发现又有一大群人从通道内走了出来。

  中年摄影师海顿,立即举起摄像机,并调高使用放大倍数,开始观察起来。

  片刻之后,这家伙满怀惊异的低呼起来:“我的天呐,他们全都是欧洲各国的皇室、王室成员。”

  随后他报出了一长串名号。

  “走在最前面的好像是罗马帝国的伽利略皇子,旁边的美丽夫人应该是他的妻子……我记得那位头戴水晶王冠的少女,似乎是波兰王国的黛娜公主。

  “法兰西的儒法皇子也来了……嘿嘿,明明是在图卢兹,可这位未来的法兰西皇帝,却好像在其他国家做客一样,我们日不落果然强势……”

  说到这里,中年摄影师的语气带着满满的得意。

  这家伙话锋一转,小声叼逼起来:“Shit,这位身穿绿色长裙的夫人,身材真是让人流口水,胸口鼓成如此程度……”

  虽然摄影师小心控制着音量,可惠妮看到这厮满脸的猥琐表情,当即明白他在干什么事。

  她无比厌恶的瞥了同僚一眼,恨不得一脚将他踢到150公里外的地中海。

  早听说这老混蛋的手脚不干净,总喜欢对电视台的女实习生动手动脚,现在在这种重要场合,居然也是满脑子肮脏思想。

  只不过这家伙是国家电视台最优秀的摄影师,拿过的奖项不少于10项,虽然以前被投诉过多次,后来都不了了之。

  哎,要是艾力阁下在这里就好了!

  老娘一定狠狠的告上一状,请阁下将这只人形棍状物体赶出电视台。

  下一刻,女主持人脑中突兀的冒出一个熟悉的声音:“惠妮小姐,你旁边的家伙,真的经常搔扰女同事吗?”

  她吓得险些叫了出来。

  脑中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一丝笑意:“不要慌张,我是艾力,这只是我施展的一种超凡技巧而已。”

  这句话让惠妮的惊惧平息了大半。

  不知为何,她忽然产生了一种明悟:艾力阁下的告诫也并非只是单纯的告诫,倘若自己不将其当一回事,阁下随时有手段察觉到这一点,然后收回他的帮助。

  声音继续响起:“惠妮小姐,将你所知道的关于海顿的恶劣行径,在心中快速默念一遍,我可以听到你的话。”

  女主持人惊异万分的吞了一口唾沫,对这位阁下的敬畏又多了一份。

  她旋即想得更深了一层,阁下一定极其讨厌有人借用他的名义仗势欺人,才会如此谨慎。

  惠妮轻微的点点头,依言照做:“上个月的时候,我听说海顿带着一位女实习生外出拍摄时,借着指点的机会,伸手抚摸她的身后……”

  心念传讯的速度极快,短短1分钟后,惠妮将情况交待完毕。

  艾力的声音适时响起:“现在按我的话来做,靠近海顿,再伸出你的右手食指对准他,注意不要让海顿察觉到。”

  惠妮换了双手抱胸的姿势,悄悄伸出食指指向一脸色谜谜的摄影师。

  “好了,尊敬的阁下。”她默念一句。

  “很好。”声音给予了回应。

  话音刚落,女主持人震惊的看到,一点金色微光从自己指尖冒出,以极快的速度击中了同僚的后背,并隐没在对方体内。

  阁下的手段真是太神奇了!

  真不愧是石中剑的执掌者!

  十几秒后,惠妮听到了同僚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叮铃铃……”

  随后她又看到,海顿快速掏出手机,放在耳边听了一小会,脸色忽然变得一片苍白,身形微微颤抖起来。

  待电话被接完后,他的脸色已如同死灰。

  女主持人隐隐有所猜测,她压制住心头的快意,假装一脸关切的问道:“海顿,你没什么事吧?”

  中年摄影师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执行官艾伯里克通知我,我被停职了,还让我立即放下手头的工作,返回伦敦总部接受内部调查……”

  惠妮几乎想大笑三声。

  老色批,你也有今天!

  这一刻,女主持人深深的意识到,石中剑的执掌者到底意味着什么,对方随口一句话,便能轻易之极的碾死一位常人眼中的成功人士。

  这就是权力!

  ※※

  光荣号浮空战舰。

  对艾力来说,让摄影师海顿从天堂坠入地狱,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此时距离天灾占卜开始已不足5分钟,他正在做着最后的出场准备。

  安德雷娅一边亲手给他整理衣衫,一边故作不经意的问道:“艾力,你怎么突然关心起国家电视台摄影师的搔扰事件?”

  艾力无语的看了一眼长公主,他明白对方其实意在女主持人,对摄影师一点也不在乎。

  他先快速将事情经历解释一遍,然后才淡淡的说出了自己的动机:“只是看不惯这种货色身居高位而已。”

  顿了顿,他又强调一句:“世间欺世盗名之辈数不胜数,虽然我个人管不过来,但只要我见到一个,一定出手惩戒一个!”

  安德雷娅为他理了理衣领,微笑道:“艾力,不管你怎么做,我永远支持你。”

  这时,金发魅魔女仆伊娃,忽然报告了一道消息:“阁下,阿尔法拉克先生刚才发来消息,两大占星师组织答应了赌局。”

  艾力轻笑一声:“不错!”

  安德雷娅眼波流转,开口问道:“艾力,关于成立一家占星师组织的事,你是不是早就有了想法?”

  “当然!”艾力点头道,微笑道:“否则我何必让你们邀请这么多占星师大师过来?”

  安德雷娅白了他一眼:“当初你可没这么说,我记得你只是说‘观众全是外行人不好,需要再邀请一批名气较大的占星师大师’(226章),没想到你真实的目的,居然是借机打击两大占星师组织的声望,为自己建立占星师组织造势。”

  她顿了一下,禁不住感叹道:“我越来越发现,你简直像极了圣湖评议团的那几位副议长。”

  艾力笑道:“一点也不像,副议长是高阶传奇,而我只是超凡大师。”

  安德雷娅拨弄一下他的头发,说道:“别装傻,你知道我说的不是等阶实力,我的意思是,你们的行事作风普遍比较深谋远虑。”

  她想了想,补充一句:“一个个都奸诈狡猾得像狐狸一样。”

  艾力一本正经的说道:“不,我是一个正直的人。”

  长公主没好气的瞪了艾力一眼。

  随后她退后几步,上下打量着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了。”

  艾力牵起安德雷娅的手:“走吧,我们先给儒法皇子一个狠狠的教训!”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