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炁_叩问仙道
略木小说 > 叩问仙道 > 第十四章 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四章 炁

  杨震龙行虎步,不怒自威,虎目一扫,院中顿时鸦雀无声。

  “你们,”杨震伸手一指那些正式弟子,声如洪钟,直震得屋瓦作响,“速去牵马,去城外校场,今日考校你们的武艺。”

  那群少年一哄而散,秦桑还茫然不知,有一个身材瘦长的少年拉着秦桑胳膊道:“这位小兄弟,你和我乘一匹马吧。我叫黄晨,兄弟怎么称呼?”

  这个叫黄晨的是场中年纪最大的,见其他人也是两两结伴,秦桑便跟着黄晨走,“我叫秦桑,黄大哥,我们这是去哪?”

  “演武的校场在城外,得骑镖局的马过去。”

  武威镖局在三巫城南城,校场建在南城城外,秦桑不会骑马,黄晨带着他。

  两骑并行,向城外奔驰而去,刚到南城门,却见城门处有一队盔明甲亮的官军肃立,官军守住城门,百姓都不允许过,一大群人被堵在城门口。

  众人只好牵马而行,找人问过之后才知道,镇水王今日要去报国寺上香,为圣皇祈福,仪仗已经出王府。

  报国寺在三巫城西的落马山上,距离三巫城有十五里路,不过南城门才是正门,此等祭祀大事需从南门出。

  他们挤在人群里,耐心等了一会儿,就听见锣鼓开道,不久镇水王的仪仗从内城开过来,前后都有精兵守护,中间的十几辆精美车銮用厚厚的帘幕遮挡,不知道銮驾里坐着的人长什么样子。

  秦桑好奇,踮着脚张望。

  豪华的队列走出城门,大道两侧挤满了灾民的窝棚。

  秦桑这时注意到,郡王銮驾的守卫穿的布甲背后都写着一个‘镇’字,无论是颜色、样式,甚至字体竟和白江澜他们身上的字一模一样,只不过白江澜他们那天穿的是短靠,背后写的是‘东’。

  看到这一幕,秦桑心下微动,侧身向黄晨打听。

  黄晨不疑有他,小声道:“秦兄弟不知道,他们不是普通官军,是王爷的亲卫。大隋祖制,郡王可自行组建五百近卫,算是郡王的私兵。这些郡王亲卫或从军中挑选,或招揽江湖侠客,无一不是武艺高强的精锐,他们平日守卫王府,唯有郡王、王子或郡主起驾出行,才会守卫左右。不仅镇水郡王,其他郡王都有类似的亲卫。你以前见过的那些,应当是东阳郡王的亲卫。”

  秦桑若有所思。

  他那天听水猴子说大隋有八位郡王,其中确实有一位东阳王,是当今皇帝的同胞兄弟。水猴子看似大大咧咧,实则嘴巴很严,没漏一丝机密。

  白江澜竟是东阳王亲卫的统领,比秦桑想象的地位还高,那位神秘的大小姐,估计不是王爷相好,就是王爷闺女。

  等郡王依仗过去,众人得以放行,出城后纵马跑了不多久,从大路转小道拐进山里,便来到一处山庄,听黄晨说这里也是镖局的产业。

  山庄里有一大片平整的校场。

  一众少年在校场列队,杨震把他们分开,类似秦桑这种只学一门功夫的,还有三个人,他们便站在一起。

  杨震先考校完弟子,让他们自己炼,然后走过来传授他们四人武艺。

  另外三个人手上都有活,秦桑实力是最弱的,感觉杨震对他也不太上心。

  不过银子不是白花的,杨震的确不负这么好的名声,教起《伏虎长拳》也兢兢业业,并且告诉秦桑日后可以天天过来,直至学成为止。

  一天时间,秦桑从杨震那里学到了完整的《伏虎长拳》后七式。

  可让他意外的是,《伏虎长拳》前面三式,杨震教的和白江澜教的竟有很大的不同,招式倒是一样,但杨震比白江澜差了太多细节。

  这种细节,恰恰对招式的威力有着极大的影响。

  特别是秦桑已经练习前三式这么多天,这种感受更加深刻。

  杨震名声极好,这种最普通的拳法,不至于藏私,那么差距应该就在他们二人自身了。

  据说杨震的武功在三巫城能排到前十,不知道会不会内力,难道白江澜是顶尖高手?

  无论如何,银子花了,拳法要学下去,他准备依据前三式里白江澜对他的指点,尝试揣摩后面七式。

  青羊观到武威镖局的山庄不算远,秦桑每天都去学武,很快就学会了《伏虎长拳》。

  不过他依然经常去山庄,听杨震弟子们交流武道心得,也从他们口中听到许多武林逸事,还学会了骑马射箭。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往常灾年,到这个时节灾民都已回乡播种去了,今年却听说北方叛乱愈演愈烈,烽烟四起,仍有灾民源源不断的南迁。

  人祸更甚于天灾。

  《幽冥经》始终没有进展,饶是秦桑一遍一遍说服自己要耐心,也坐不住了。他只能归咎于自己不够努力,便开始整夜整夜的打坐修炼,几近疯魔。

  白天还要练拳、念经、给老道士帮忙,这样一来,他几乎整天连轴转,好在打坐修炼亦能恢复精力,他也不觉得辛苦。

  月光照进石屋,秦桑呆呆的看着窗外,明月如轮,枯寂的夜空有流星滑过,落到远山之外,无边广阔的世界。

  六个月的努力,近四个月的枯坐,他体内终于出现了经文上说的气!

  人最怕的不是坚持,而是坚持却看不到希望。

  但收获真正来临的那一刻,就知道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当切实感受到那一丝微凉的气,秦桑仿若在梦中。

  那股‘气’只有头发丝那么细,就像调皮的孩子,在丹田中乱窜,秦桑试图将它‘抓住’仔细感受,发现根本做不到。

  《幽冥经》上说,突破功法第二层后才可以‘内视’,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催动那股气进入经脉,小心翼翼按照功法路线运行。

  几个周天之后,没出什么意外,秦桑便放下心来,正想放松心神,全力修炼,不料经脉之中突然传来一阵恐怖的剧痛。

  秦桑全身颤抖,整个人猛然蜷缩成一团,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吼,身上的衣服立刻就被冷汗湿透。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