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清静经_叩问仙道
略木小说 > 叩问仙道 > 第十三章 清静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三章 清静经

  秦桑多次进城打探,发现白江澜真没骗自己,《伏虎长拳》确实是大路货,城里武威镖局等几大镖局都有这门拳法。

  想要学拳倒也不用非得加入镖局,花银子也成,可是仅仅学《伏虎长拳》就要四五十两银子,秦桑的钱袋立刻就瘪一大半。

  不过,《幽冥经》前途未卜,他肯定要学这门拳法傍身。

  见老道士不答话,秦桑暗暗奇怪,问:“道长,您不会不想让明月学武吧?”

  “他跟你练了两月,贫道可曾阻拦过你们?”

  老道士停下来,转身反问了一句,在路边青石上坐下,喝了口水,看着茫茫苍天,叹息道:“今年的雪比往年早这么多,这个世道,天灾人祸接踵而至,世事难料,明月能有一门武艺傍身,也是好事。”

  秦桑在他身边坐下,笑道:“您怕什么?青羊观又不是您祖传的家业,就算大隋国发生大乱,大不了打理行囊,去别的国家避祸,明月有您传给他的一身本事,到哪里都能有口饭吃。”

  秦桑结交了几个行商,才知这个世界极为广阔,大隋之南,有十几个类似宁国的小国,再往南还有无边疆域。

  与大隋北方接壤的,则是一个大国恒国,听说国境内的疆域非常辽阔,和恒国相比,大隋只能算得上弹丸小国。

  而恒国以北,传说还有比恒国更强大的大国。

  普通人从南往北、从东往西,到死也走不到边际。

  秦桑也帮着采摘认识的草药,一老一少不停歇,一个下午就装满了一个背篓,到夜色将至,两人才找了一个山洞休息,烧火做饭。

  虽然暂时息了寻仙心思,但采药之时,每当遇到山洞泉眼,秦桑总是忍不住探头看一眼。

  老道士无奈,“你啊,还是不死心。贫道早就和你说过,这方圆百里的山峰,贫道都走遍了,山上的山洞也都住过,从未见过什么神仙。寻仙人留下的尸骸倒是见过不少,亲手装殓过几具。”

  秦桑只能讪笑,翻动火上烤着的窝头,看到老道盘腿坐在一旁,闭目静坐,许久不动一下,心中猛然一动,寂心道人难道已经达到心如止水的境界?

  活生生的榜样就在眼前,自己却一直没有看到,当真是瞎了眼。

  秦桑心中懊悔,急忙出言请教,“道长,您是怎么做到摒除杂念,平心静气的?”

  寂心道人闭着眼问:“你看了那么多道经,记住多少?”

  秦桑汗颜,他心向仙道,看不起凡俗道士的经文,单纯为了认字好向老道请教,才翻道经,东边一句西边一句,从来没好好通读过。

  “先吃东西。”

  老道士也不评价,拿起一个窝头,细嚼慢咽。

  秦桑看的着急。

  老道士瞥了他一眼,“静心,静气,练字、吃饭也是修行。”

  秦桑强压着心中的躁动吃完饭,发现内心真的平静了不少。

  寂心道人洗漱完毕,方才开口道:“你可还记得《清静经》?”

  秦桑连忙点头,“记得一部分。”

  “随我念……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

  山洞中响起一老一少诵经的声音,一遍《清静经》念过,秦桑睁开眼,正要说话,却见老道士立刻开始念诵第二遍,急忙跟上。

  将《清静经》念诵数遍,秦桑若有所悟,呆坐了一会儿,起身向老道做了个长揖,“道长,我以后能不能跟您一起做晚课?”

  寂心道人失笑,“你念不念经,与贫道何干?”

  当晚,碍于老道睡在一旁,秦桑虽然没有修炼《幽冥经》,心里却异常激动,自己可能找到正确的路子了。

  ……

  此后,秦桑便每日早起晚睡,跟随老道士和明月做早晚课,转眼间年关将至。

  这是秦桑在这个世界度过的第一个年节,他有太多感触,却无人可说。

  道观的年节平平常常,唯一值得称道的,寂心道人拿出师父云游子的画像祭拜,秦桑看到了一位更加仙风道骨的牛鼻子老道。

  虽然灾民如潮,三巫城中的还是和往常一样热闹,秦桑跟着老道师徒俩进城赶场。

  秦桑至今没能修炼出那股‘气’,不过,持续两个月的坚持并非没有进步,入定的功夫见长,有时不知不觉打坐一整夜,第二天不仅不会疲倦,反而神清气爽,这让他的信心越来越足。

  三巫城南北通衢,商道繁盛,镖行林立。

  武威镖局,算不得三巫城最大的镖局,但名声极好,秦桑也是打探了多时,知道武威镖局有一位大镖师杨震武艺高强,品行正直,教出来的徒弟都是好手。

  正值年关,在外走镖的镖师大都已经回城,杨震这一趟镖远赴京师,走了三个多月才回来,秦桑听到消息,立刻买好礼物,求上门去。

  五十两银子换一门《伏虎长拳》,在三巫城各大镖局里是高的了,武威镖局的账房先生收了钱,命伙计带着秦桑去找杨震。

  跟着伙计走进一个小院,秦桑看到里面已经有几十个少年等着,小声问伙计,“他们都是杨镖头的徒弟?”

  伙计点点头,道:“杨镖头武艺高、名声响,教徒弟从不藏私。如果天赋足够好,还会被杨镖头收为正式弟子。城里想找杨镖头拜师学武的多着呢,秦公子以后就和他们一起学艺。杨镖头正和总镖头说话,你们在院中稍等一等,我先帮您把名帖和礼物递上去。”

  伙计进入内堂,秦桑站在院子里观察杨震的徒弟,能看出来几十个少年分了几个圈子。

  有十几个少年穿着一模一样的紧身棉衣,扎着束腰绑腿,身体特别结实,看他们玩闹比划,明显功底不弱,估计是伙计刚才说的正式弟子。

  有衣着华贵、脚步虚浮的富家公子,来混日子的。

  也有独自站在角落,显得非常拘束,可能和自己一样,刚刚拜师的。

  秦桑想了想,也走到角落里,静静等待。

  不多时,中门大开,一个大汉从中走出来,院中少年纷纷收起嬉笑,大声拜见师父。

  见到杨震真人,秦桑从他身上感觉到浓浓的压迫感。

  此人年龄五十许,留着胡子,身上穿着武威镖局的劲装,身材高大,足足比秦桑高了一头,是秦桑这一世见过的最魁梧的人。

  白江澜的手下都是壮汉,身量也比杨震小一号。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