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_大唐扫把星
略木小说 > 大唐扫把星 > 第1093章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93章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第1096章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五郎要学的是制衡。”

  李治和武媚在说着东宫目前的局面。

  “张文瓘颇有才干,在朕这里不敢喧宾夺主,可面对五郎时难免会有些轻视,于是和戴至德等人联手,让五郎颇为无奈。”

  武媚说道:“此等事若是换了陛下这里,只是冷眼观之,寻个机会敲打一番,若是再不知趣,径直弄到地方去为官,如此他自然明白何为君臣之道。”

  王忠良打个寒颤,觉得戴至德等人的运气不错,若是皇后去处置东宫事务,怕是会出人命。

  “陛下。”

  去打探消息的内侍来了。

  “如何?”

  李治问道。

  武媚说道:“五郎若是宽慰戴至德太过,便是低头太过。太子对臣属低头,威权何在?”

  内侍说道:“先是萧德昭斥责了戴至德等人,随后争执。太子突然说了一番话……当以律法为重。”

  帝后齐齐皱眉。

  对于他们而言,律法只是工具。太子是未来的帝王,若是不能明白这一点,所谓的仁慈反而成了弱点。

  “太子说律法之外尚有雷霆,萧德昭说雷霆必然来自于上位者……太子点头。”

  帝后相对一视。

  “五郎竟然学会了制衡?”李治不敢相信,“叫了来!”

  太子来的很快,看着很是平静。

  李治笑道:“听闻你一番话让戴至德等人低头了?”

  李弘讶然,“阿耶,不是低头,而是知晓了如何尊重我这个太子。”

  这小子!

  李治牙痒痒,“你是如何把萧德昭拉了过去?”

  呃!

  李弘显然有些不大情愿说这个,甚至是有些羞耻感。

  “说!”

  皇后断喝一声,李弘哆嗦了一下,“昨日赐食,我令人给了萧德昭一截竹子。竹孤直,有节……孤直有气节……”

  帝后都在微笑。

  这个儿子啊!

  “萧德昭明白了,私下求见我,说了一番话,表示以后定然要做个直臣。”

  李治问道:“你觉着萧德昭能成为直臣吗?”

  皇后微微摇头。

  李弘说道:“直臣与否在于上位者的制衡和统御。上位者需要直臣,那么自然有人会把直臣奉为自己的座右铭,当年的魏征便是如此。”

  李治哈哈大笑。

  武媚笑道:“能做到萧德昭这等地位的臣子,所谓孤直和忠心只是他的招牌,他们就靠着这个招牌为官……魏征也是如此。你要记住……”

  李弘说道:“能做到重臣的官员就没有傻子,不可能愚忠,更不可能孤直。”

  武媚:“……”

  五郎学会抢话了啊!

  但我为何想笑呢?

  李治欣慰的道:“你竟然能明白这个道理,朕还有什么担心的呢?记住了,帝王越出色,臣子就越忠心。帝王平庸软弱,臣子就会生出别的心思。”

  李弘低头。

  这话和舅舅说的异曲同工,都是从人心这个角度出发,去剖析臣子的心态。

  “舅舅说……”

  李弘吞吞吐吐的。

  李治冷着脸,“他又说了什么?”

  他发誓若是贾平安再给太子灌输那些激进的想法,回头就亲手吊打。

  李弘说道:“舅舅说君臣之间就是在互相利用,臣子想一展抱负,想名利双收;帝王想的是国家昌盛。如此二者一拍即合。不过这是合作,合作不会有什么忠心,有的只是帝王对臣子的利用,和臣子对帝王的忌惮和信服。”

  他抬眸,“阿耶,这话……可对?”

  帝后沉默。

  李弘有些忐忑,“阿娘……”

  武媚抬头,“嗯?”

  李弘说道:“你下次别再打舅舅了,好大的人了,打着好可怜。”

  李治摆摆手。

  等太子走后,李治骂道:“他连这等话都敢对五郎说,胆大妄为。”

  “说了是关切,是真心实意。不说才是虚情假意。”武媚冷眼看着皇帝,“你看平安在外朝可曾给那些官员说过这等贴心贴肺的话?他是担心五郎吃亏,这才把自己的领悟教授给他。”

  李治当然知晓在这个道理,只是从未有臣子给太子剖析过这些关系,而且剖析的血淋淋的,把所谓的君臣颜面一一剥开,露出了内里的现实和狰狞。

  从未有什么君臣相得,有的只是互相试探后的互相妥协。

  能明白这个道理的,基本上不会平庸。

  “炀帝就是不知晓妥协,最终身死国灭。五郎……他能教导五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