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家军 (2007)

  • 导演: 田隽
  • 编剧: 曹海会
  • 主演: 陈豪 梁小龙 刘家辉 史红波 谢苗 贾丽莉 张宝雯
  • 类型: 剧情 历史 古装
  •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 语言: 汉语普通话
  • 又名: Qi's Army
  • 戚家军剧情简介
      明朝嘉靖年间,抗倭名将张经为奸臣所害,倭寇在汉人王直和日本人小泉的率领下,乘机大肆入侵东南沿海,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明朝官兵一再溃败。戚继光受命到浙江义乌招募壮士,成立戚家军,以对抗倭寇。
      冯子明将军为义乌籍人氏,与戚继光同行,他也是戚继光此行募兵的向导。为安全,两人扮成普通生意人,向义乌而来。两人途经一个刚刚被倭寇洗劫过的村庄,村民均遭屠杀,唯一的活口是村口树上被钉着的一个男子。这是倭寇惯用的伎俩,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男子告诉戚继光,是王直亲自率领倭寇来屠村的。男子不愿等死,哀求戚继光杀了他,给他个痛快。戚继光虽然不忍,但最终还是杀了那男子。
      戚继光和冯子明为被害村民进行了火葬。看见熊熊火焰将尸体吞没,烟雾弥漫半空,戚继光再也控制不住心头的愤怒,不顾冯子明的劝阻,只身匹马追击王直而去。
      追至一处,戚继光勒住马,查看路上的马蹄印,他判断出王直就在前方不远处。于是,他抄近路,打马向山上奔去。戚继光凭借精湛的骑术,穿行于山中的树木和灌木丛,如履平地。戚继光立马山顶,居高临下,俯瞰岭下。眼底的山峡里,有一条狭窄的小路,一群倭寇正悠闲地打马而行。其中一人,一身华丽的红袍,在一行人中十分醒目。
      戚继光张弓搭箭,高呼王直的名字。
      红袍人即是王直。他抬头,循声望去。戚继光箭去如流星,正中王直左眼。王直应声倒地。戚继光搭箭再射,一个倭寇以身护住王直,中箭倒地。其他的倭寇纷纷找障碍躲藏。戚继光射出一根箭,再搭上一根箭。箭无虚发。直到射完一壶箭。杀伤十数倭寇。倭寇不明敌情,护着王直,策马狂逃,逃逸不见。戚继光这才引马而回。
      倭寇护卫王直回到倭寇大本营。倭寇的大本营建立在隐秘的半山腰,岗哨重重,关隘道道。闻讯而出的倭寇早已聚集在广场,茫然地看着仓皇逃回的同伴。王直的战马受惊,人立而起,把王直重重摔了下来。
      戚继光和冯子明来到了义乌城,但见一派繁荣安宁的景象,人们的表情也都平静而祥和。倭寇的铁蹄尚未曾踏入过这片土地。戚继光从被战火摧残的战场而来,眼前所见的景象,对他简直就如同世外桃源般美好。冯子明阔别十三年后,重归故里,神情也十分激动。两个人经过一家吉祥客栈。看见客栈门口聚集了一群看热闹的闲人。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手执拂尘,稳稳地站在一根树在地面的细竹竿的顶端,正拂拭着牌匾上的灰尘。女子名叫玉环,是吉祥客栈的当家人。她感受到观众的热情,回首嫣然一笑。但她的面容和她的背影形成强烈的反差。她长的并不好看,但在客栈对面一间肉摊的老板王如龙的眼中,她却是美如西施。王如龙刀法精熟,一刀斩去,猪肉分量丝毫不差。
      玉环在人群中发现了戚继光,眼前一亮,她故意从竹竿上摔下来,看摔的方向,明显是冲着戚继光来的。她希望戚继光能接住她。王如龙却早已腾空而起,高高跃在半空,将玉环揽在怀中。看得出来,王如龙和玉环是一对欢喜冤家。王如龙追求玉环,玉环却一直不置可否。
      戚继光和冯子明两人牵着马,朝县衙而去。玉环却因为戚继光没接住她而有些生气,故意为难戚继光。好在冯子明和王如龙是老相识,两人多年未见,终于认出了对方。两人当年同拜一师,是师兄弟关系。刁蛮的玉环这才没有继续无理取闹。
      戚继光和冯子明来到县衙门前,看见招募官兵的红榜已经贴出。两人见到义乌县令赵大河,问起募兵进展,却被告知连一个报名参军的人也没有。戚继光心中一凉,照这样看来,一个月内要招满三千官兵,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赵大河却告诉他,只要能找到一个人,请他出面,登高一呼,别说三千,五千官兵也招得到。这个人就是陈九爷,义乌最大的杨氏家族的族长。在义乌这块地方,陈九爷德高望重,一言九鼎,义乌银矿的矿工奉其侄儿陈大成唯首是瞻,陈九爷当年乃是皇上的御医,号称医术天下第一。十八年前,陈九爷的妻子不幸难产而死。陈九爷因为不能救活自己的妻子,发誓从此不再行医,隐居起来,不问世事。也不知道他是否还健在人间。不过,陈九爷有两个女儿。大女儿玉环,小女儿鸳鸯,现在就打理着吉祥客栈。要打听陈九爷的下落,只有从她们两姐妹身上着手。
      戚继光和冯子明重回吉祥客栈,扮作住店的客人。鸳鸯坐在柜台后面,正在绣花。她美丽的容貌,正好和她的姐姐形成鲜明的对比。戚继光和鸳鸯四目相投,互生好感。
      王直自挨了戚继光一箭,病情危急。而在倭寇内部,也存在权利斗争。小泉仗着是日本大将军的儿子,早就垂涎王直手中的军权。他听说王直受了重伤,危在旦夕,便前来探个究竟,准备乘机发乱,抢夺军权。数名武士跪守在王直卧室门前,不许任何人进入。武士中有一个美丽的女子,她名叫千智子,是一个忍者。小泉带着两个护卫,打算硬闯王直卧室,遭到武士阻拦。小泉拔刀,一刀砍翻其中一个武士。然而,千智子和其余武士一脸冷漠,毫不让步。小泉无奈,也只好到倭寇的议事厅去等候王直。
      在王直的卧室里,王直手中拿着从他眼睛上剪下来的箭,看着箭尾上刻的一个“戚”字,知道是戚继光伤了自己。大夫告诉王直,箭头还留在他的眼睛里面。不取箭头,还能活半个月。取出箭头,恐怕马上就得死。王直大怒,要杀大夫。大夫为保命,便向王直推荐自己的师父——义乌的陈九爷。只有他,才能治好王直的伤。王直派千智子前去义乌,务必找到陈九爷。卧室里只剩下王直和角落里的神秘人。神秘人来到王直床前,摘下斗笠。他的长相和王直一模一样,名叫大冢,是千智子的哥哥,也是王直的影子武士。(影子武士的概念,可参见黑泽明的影武者。)王直命令大冢代替他出现,代替他发号施令,要让所有的人都看到,王直没有受伤,王直活得好好的,以稳定倭寇军心。
      小泉看见大冢,他以为大冢便是王直,又见他并没有受伤,大吃一惊。小泉远在日本的父王五十大寿在即,为准备贺寿之礼,小泉建议大冢抢劫义乌银矿。大冢同意了小泉的计谋,但要求小泉和自己同行。
      冯子明邀请他的五个师兄弟加入抗倭队伍。他先找到王如龙。王如龙推辞说自己只是个杀猪的。冯子明说,杀猪和杀倭寇有区别吗?王如龙加入。冯子明再去找二师兄叶大正。叶大正已出家为僧,他和当年的鲁智深很象,酒肉穿肠过,佛祖心头留。冯子明和王如龙来找他时,他正在煮一锅鸡汤。他试图藏起鸡汤,反而害得自己被烫伤。叶大正推辞说自己是出家人,慈悲为怀,不能杀生。冯子明劝道,为救生而杀生,佛祖一定不会怪罪你的。叶大正加入。冯子明和王如龙又说服了大师兄毛子高、六师弟楼楠加入。最后找到三师兄吴惟忠。吴惟忠是开马车行的,治有不菲的产业,他也最终被冯子明说服。
      冯子明找的这五个师兄弟各有绝技。大师兄毛子高是鸡毛换糖的小贩,玄铁扁担,举重若轻,天下利器。二师兄叶大正,霹雳罗汉棍,一棍扫出,力重千钧。三师兄吴惟忠的鬼影子轻功,飘忽不定,快如闪电。四师兄王如龙就不用说了。六师弟楼楠,是教书先生,玉骨折扇,点人穴道,百发百中。
      鸳鸯来到大佛寺,为她死去的父母许愿。戚继光同行。在大佛寺方丈的劝说下,戚继光也在佛前许下心愿:“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纵然戚继光战死沙场,也死而无憾。” 鸳鸯听了戚继光的许愿,知道他是个忧国忧民的有为将领。
      千智子女扮男装,带着两个忍者,来到吉祥客栈,打听陈九爷的下落。玉环告诉他陈九爷已经过世多年。千智子不相信,在店里住下,准备伺机调查。
      一队前往义乌银矿提银的官兵,遭遇大冢、小泉和十几个倭寇的伏击。官兵被赶尽杀绝,不留活口。调银令符落入了倭寇手中。大冢、小泉和倭寇换上官兵的衣服,装扮成官兵。大冢一行找到三师兄吴惟忠,要租他的马车一用。吴惟忠视破他们的身份,佯装应承,暗地里却召集师兄弟商量对策。
      大冢一行又来到吉祥客栈饮酒吃饭。戚继光和鸳鸯上完香回来。小泉看见鸳鸯,上前调戏。戚继光以为他们是真的官兵,便以大明参将的身份,将小泉一顿训斥。大冢不想被揭穿身份,便要小泉赔礼道歉。小泉只得照办。大冢不敢久留,匆匆率众离去。戚继光看见大冢十分面熟,却又想不起究竟在哪里见过。
      当天晚上,在客栈后院,鸳鸯提着一个竹篮,篮子里有酒有菜,向角落里的一个房间里走去。鸳鸯走入房间,房门立即被关上。千智子和两个忍者皆是夜行打扮, 在暗处窥伺。千智子大喜,认为陈九爷一定就藏在那屋子里头。等鸳鸯离开后,千智子潜入房间,却发现只是一座灵堂。供着鸳鸯父母的灵位。千智子见陈九爷已死,则王直也必死无疑。她于是潜入戚继光房间,要为王直报仇。
      戚继光刚从县衙门回来,正好碰见鸳鸯。鸳鸯告诉戚继光,她父亲陈九爷还活着,隐居在一个秘密的地方,谎称死去是为了防世人打扰。鸳鸯答应戚继光,明天早上就带他去见她父亲。千智子潜伏在房间的横梁之上,当她听到陈九爷还活着的消息,便暂时打消了杀戚继光的念头。这时,冯子明、楼楠、王如龙、叶大正、吴惟忠、毛子高进入房间,鸳鸯告辞而去。六个师兄弟觉察出房间里还有别人。六人围攻千智子。千智子抵敌不住,受伤而逃。楼楠、王如龙、叶大正、吴惟忠、毛子高各挑一方向,追将出去。楼楠追踪到树林,终于追到千智子。楼楠惑于千智子的美貌,下不了杀手,放千智子而去。
      次日。
      鸳鸯和戚继光驾着一叶小舟,踏上了陈九爷的旅程。他们谁也没有察觉,千智子就紧贴在船底,跟踪着他们。一条蛇游动在千智子身上,千智子一动不动,体现出忍者的残忍和顽强。鸳鸯和戚继光弃舟上岸,来到陈九爷的隐居之处。此处依山傍水,风景秀丽,一处孤坟,旁边结有一个简陋的茅房。陈九爷隐居在此,陪伴着他死去的爱妻。
      千智子和两个忍者追踪而至。千智子绑架了陈九爷,戚继光虽然奋力杀死了两个忍者,但还是让千智子挟持着陈九爷逃去。打斗中,鸳鸯被忍者用刀刺伤,而刀上淬有巨毒。戚继光将鸳鸯带回客栈,刀伤易治,巨毒却难解。
      再说大冢一行,他们作明朝官兵打扮,带着从吴惟忠那里租来的六辆马车,前往义乌银矿提银。六辆马车的马车夫分别是冯子明、楼楠、王如龙、叶大正、吴惟忠、毛子高。倭寇尚蒙在鼓里。银矿的矿官见来的官兵没有一个熟面孔,然而调银令符却是如假包换,也只好将银库打开。大冢成功提到银子,扬长而去。在三岔路口,马车忽然向不同的道路驶去。倭寇这才知道受骗。急忙追赶。冯子明、楼楠、王如龙、叶大正、毛子高、吴惟忠六人各展绝技,大败倭寇。大冢被杀,小泉侥幸逃脱。吴惟忠提议六人把银子分了。反正也没人知道。然而大家都反对他的提议。吴惟忠被大家说服。银子完好无损地送回银矿。
      赵大河见到大冢人头,以为是王直本人,大喜,向朝廷上奏折报捷。严嵩接到赵大河的奏折,派其子严世蕃前往浙江,欲带大冢人头回京。
      陈九爷被千智子带回倭寇大本营。陈九爷拒绝为王直医治,宁愿同死。但当他得知鸳鸯中了我们日本忍者的独门毒药,只有他才能救时,他犹豫了。十八年前,他没能救活他的妻子,现在,他不能再任由女儿死去。但当他治好王直之后,王直却食言,不肯放他回去。
      王直和小泉谋划再抢义乌银矿。千智子绑架了严世蕃,作为活的调银令符。小泉率领着倭寇,押着严世蕃,来到银矿,矿官无奈,只得任由倭寇把银子提走。矿工们皆是满脸愤怒。倭寇则是洋洋得意。倭寇返回途中,遭遇到戚继光和冯子明六师兄弟。
      戚继光先救回严世蕃,护送回县衙。戚继光请严世蕃留在义乌督战,严世蕃一刻也不敢再在浙江逗留,立即逃回京城。冯子明六师兄弟留下和倭寇展开混战。倭寇被打败。六人故意放小泉逃走,一路跟踪,以找出倭寇大本营所在。在跟踪小泉的一路之上,六人看见倭寇对沿海地方的人民造成的巨大伤害,皆是极度愤怒。楼楠拿出纸和笔,以绘画的方式,将倭寇的暴行记录了下来,以让更多的人知道。
      鸳鸯的身体日渐虚弱,她自知来日无多,日夜赶绣送给戚继光的一面战旗,希望能给戚继光一个惊喜。玉环又爱又怜,也帮着鸳鸯一起绣。
      小泉孤身一人逃回倭寇大本营,王直大为光火。冯子明六师兄弟分成两路,趁夜袭击倭寇大本营,叶大正、毛子高、吴惟忠为一路,去救陈九爷;冯子明、楼楠、王如龙为一路,刺杀王直。
      陈九爷被关入监狱之中,大夫怀愧在心,偷偷释放陈九爷,却被倭寇发现,大夫被倭寇杀死,陈九爷则被叶大正、毛子高、吴惟忠三人及时救出。冯子明、楼楠、王如龙刺杀王直,陷入包围。楼楠发现千智子的真实身份,惊异之下,被千智子乘机暗算。临死前,楼楠从怀中掏出他一路画的画,交给冯子明。冯子明和王如龙杀开一条血路,突围而出,到山下和叶大正、毛子高、吴惟忠、陈九爷会合。
      王直派遣千智子刺杀戚继光。鸳鸯为救戚继光,牺牲了自己,替戚继光挡了一箭。一番恶战之后,千智子伏诛。鸳鸯被安葬在她母亲的坟旁。在鸳鸯的墓前,玉环送上鸳鸯绣完的大旗。
      在陈九爷的动员下,招募官兵的事情进行得十分顺利。楼楠的画张贴在县衙门前,画上描绘的全是楼楠沿途亲见的倭寇的暴行:倭寇杀人;倭寇放火;倭寇奸淫;倭寇虐待;倭寇挖掘坟墓;倭寇把婴儿绑在竹竿上,用开水浇,看着婴儿啼哭,倭寇拍手笑乐。画前聚集百姓,观者皆义愤填膺。
      在义乌城内各处,陈九爷、冯子明、叶大正等人发表演说,呼吁民众加入官兵,共抗倭寇。县府大院里人头攒动,满是前来报名的人。
      新招募的官兵校场列队。戚家军正式成立,准备一路追击倭寇,务必全歼。戚继光登台,举刀训示:“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众将士拔刀。齐声高呼:“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校场内刀光闪耀,戚家军的大旗在风中飘扬。

    标签:  武侠 香港电影 古装剧 动作 香港 陈豪 戚家军 中国电影
    下载地址
    戚家军评论、影评、观后感
    燕梁间  2014-05-26
    女忍者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