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身生活

独身生活剧情简介
  堕ちていく女
  秘密のデートクラブ
  罰を与えられた夜
  バレてしまった正体
  全部が嘘だったの?
  週刊誌での魔女狩り
  しのびよる魔の手
  母の逆上と燃える家
  私の秘密をバラして
  最後に語る真実
  杏子在大都市银行工作的杰出OL,看着很风光,却有着很大的压力,来自扯她后腿的同事,母亲对她过度的期待和干涉,这些压力让她常期得于紧张状态,没有能够使心灵得到休息的地方。某日,她与约会小组的店长吉川(大杉涟)相识,被聘请到风俗的世界....
  中江角真纪子出生於单亲家庭,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虽然某方面表现出来的是江角优秀的成就,但在内心世界,两人都生病许久,因此剧中江角利用转换身分的方式抒发自己潜藏已久的压力,自有她的道理。这不禁让人进一步思考在与日俱增的社会竞争压力下,不知未来的我们,是不是会为挣脱社会枷锁的束缚,转换成另一个自我,在浑沌不明的世界中,继续实现属於小小的自我梦想?
  剧情大纲:
  第一回
  大泽幸子(江角真纪子)与男朋友分手,原因是因为自己想开创事业,因而拒绝男友的求婚。阳子被岛村正树撞倒,岛村留下名片要她有事与他联络。东亚银行开会要决定是否让金仓公司融资,大泽认为应该多融资给金仓。持相反意见的同事因而不爽!幸子在家与母亲两人同住,母亲会监视与管制幸子的一举一动,非常恐怖。阳子打电话给岛村想约他出来,其实岛村是一个仲介卖淫的男子,却谎称自己是广告公司的业务,以此为名义到处欺骗女子。大泽去公司的医院看病(气喘),医生要她去看精神科(认为他压力过大所引起)大泽拒绝。岛村又在路上搭讪女子,却碰到大泽,此时气喘又发作的大泽因而昏倒,岛村将大泽带到应召站卖给站长,站长要大泽考虑看是否要接客人的事情。岛村与阳子见面,阳子被岛村的花言巧语给骗的团团转,大泽的重要资料不见了,同事川村也因此能顺利的与金仓接洽,继续此一案子的进行,大泽十分不爽,以为是川村搞的鬼。却招来川村的羞辱。阳子与岛村相约去看金字塔展,阳子提早到约定地点等他。另一方面大泽愿意接客,去找站长接下第一个案子。岛村此时正与其他女子欢乐当中,开车经过约定的地点看到阳子,就下车跑去找阳子。
  第二回
  大泽的第一个客人就是山岸真一,一个狗仔队记者,无意间却发现大泽是东亚银行总公司行员。想藉此机会敲大泽一笔竹杠。岛村与一个搭讪的女生发生争执,那女的不肯拍全裸写真,岛村就用强迫的方法让他答应,此时另一摄影棚在录制一知名女星的广告,岛村想到阳子也想参观拍摄现场,就打电话给正在上班的阳子叫他来参观,却被岛村的女人看到。真一跑到应召站去打听大泽的下落,被站长打的半死。公司的同事又陷害大泽,大泽最后只得向人赔罪收场。大泽问阳子为何如此温柔,想必阳子一定十分幸福,阳子确认为自己十分羡慕大泽在工作上的表现,大泽又昏倒了....站长帮大泽又找到另一个客人,此刻人像大泽吐口水,抒发上班时的压力,大泽也很温柔的对待,从此大泽在应召站中变成最受欢迎的妓女。阳子与岛村约会,阳子终于对岛村给上了(中间阳子差点被岛村的女人骗去拍A片,还好岛村及时赶上)。真一假借访问名义到东亚银行访问大泽,并想敲大泽竹杠(3亿8000万元日币),大泽表示付不出来。
  第三回
  大泽带真一去游乐园完,发现大泽从小到大都没有去过(好悲惨的童年),真一就叫大泽去拿以前东亚银行出过的一个娃娃来给他,因为娃娃在市面上已经十分难找到。大泽找到后拿给真一,真一却说大泽竟然当真,后来就以每个月给真一五十万当条件,大泽辛苦的接客,客人都对他有很好的评价。大泽与公司一块参加金仓的聚会,金仓的老板表示其实并不想多融资,后来被大泽的一句话给打动,也答应要大量融资,另一方面同事川村家中似乎发生事情,大泽好心的询问却反遭白眼。母亲觉得大泽每天都很晚回来打电话查他,发现事有磎跷,跑到公司跟踪大泽(他母亲真的很变态),下班的大泽受阳子的邀约去见他的男友岛村,大泽因为被岛村卖到应召站而认识,质问岛村到底要怎样,也告诉岛村阳子十分爱他,另一方面,岛村似乎渐渐的爱上阳子,岛村的女人十分不爽,岛村表示女人不可以告诉阳子自己的事情,否则双方都没有好下场,阳子一方面约了父亲与岛村见面,吓了岛村一跳。大泽接到不好的客人,客人对他凌虐时,真一恰巧打电话来,凌虐完后,真一又打来,并赶到现场,后来买了一套新的衣服给大泽,大泽似乎对他渐渐产生好感!阳子的父亲是校长,来东京参加校长会议,父亲表示希望阳子赶快结婚,问了岛村许多问题,岛村又骗了他父亲。阳子约岛村去看烟火,岛村答应了。大泽回家被母亲怀疑,总算又骗了过去。公司里川村又与大泽发生争吵,认为融资的问题就是因为随便延误而产生目前公司的问题,川村发大火,打了大泽一顿,川村昏倒。真一的女儿圆子打电话来,大泽来后挂了电话,真一拿到五十万后问大泽今天是不是又要去赚,他说对,此时大泽的母亲出现,并跟踪真子,应召站站长似乎欠人一屁股债,被人讨债中,大泽与岛村见面,岛村说想与阳子分手(可能不想在骗他了),岛村说是阳子让他觉得这样继续下去的生活是不对的,并表示阳子喜欢的并不是他,而是说谎的另一个他,站长问大泽昨天发生什么事情?才发现事情的真相,并表示要大泽振作起来,又给大泽另外一支电话要去接客。大泽发现客人就是真一,真一表示想找人作爱,大泽说‘请啊’,此时大泽气喘又发作,真一问他是不是压力过大,既然如此为何不辞掉公司的工作,干嘛要替东亚银行这种烂公司工作,大泽问是不是真一对东亚银行有不好的印象?真一似乎不想回答,出了饭店的大泽,被母亲看到了....公司中大泽要阳子帮忙调查真一的事情,另外一方面董事约见大泽,董事表示希望让金仓能让某营运不佳的运输公司加入,大泽却表示金仓的会计部长不会答应,还数落董事一下。岛村从他女人那边搬走。出门时警察来抓他,说有人控告他诱拐女人卖淫,岛村逃跑,另一方面阳子高兴的穿着和服,期待与岛村的约会(去看烟火),岛村还是被抓到警局。隔天阳子还是联络不到岛村,心里十分担心,此时阳子的父亲打电话来,告知已经查过岛村的广告公司,发现并没有岛村此人。
  公司里川村已经回来,上司告诉大泽说金仓公司的事情已经圆满解决,要大泽一块参加庆祝大会,一旁的川村嫉妒不已。大泽的母亲跑去找真一,问真一与大泽的关系,真一闪烁其词,母亲要真一离开大泽。从谈话中真一得知是母亲让大泽接下东亚银行的这种烂工作。真一表示不会因为母亲一番话而离开大泽,会一直缠着他。阳子的朋友将大泽委托他查询真一的东西交给大泽才发现真一在1981年破产的事情。大泽被公司的同事透露自己要被调离单位的事情,十分不爽(是之前的那位董事把他调走)。岛村的女人打电话给阳子,告诉他岛村被抓到警察局的事情。阳子跑到警察局找岛村。才发现岛村骗他的秘密。大泽主动找真一,给了他一笔钱,告诉真一说自己不做晚上的工作了,并将行动电话还给真一,大泽表示自己被调了令一个单位。真一要大泽协助他一起搞倒东亚银行。大泽才说出真一父亲公司被东亚银行搞到破产的事情。真一表示大泽只知道一部份,不知道全部的真相,但大泽已经渐渐走远,大泽告诉应召站站长不想再做的事情,站长要大泽接完最后一个客人才走,结果竟然是东亚银行的董事,董事发现是他,要大泽立刻写辞呈,董事表示要利用此一事件搞垮另一个田崎董事(此董事较喜欢雇用女性员工),此时董事忽然昏倒。站长前来敲门,并拍下照片(大泽一点都不知情),站长带着大泽就跑,并要大泽马上回家。
  第四回
  大泽的气喘又发作,回到家后,母亲热烈的欢迎让大泽感动恐惧。母亲表示是因为大泽接了大案子而想替大泽庆祝。母亲表示能理解大泽想疯狂一下的想法,但仍要回到原点才行(大泽知道母亲知道自己的一些事情了)。阳子不想上班,朋友劝他看开点。公司里川村又激怒大泽,上司宣布夏本董事已经死亡(心脏病过逝),并表示死前好像有一女人陪在身边。真一到公司找大泽,将大泽给的钱还他,真一告诉大泽母亲来找过他的事情。真一说自己没将大泽晚上上班的事情告诉他母亲,并说自己能了解大泽会变的如此都是因为他母亲的关系!真一再度表示要大泽与他一起搞垮东亚银行的事情。大泽告诉真一夏本董事在饭店死掉,自己丢下客人的事情。大泽表示不希望成为害了别人的人。应召站站长想借照片恐吓东亚银行,以还清债务。结果被真一知道事情的真相。站长原本想恐吓一千五百万,但真一要与他合作,希望恐吓银行一亿元。岛村出警察局,自己的女人在外面等他,希望能再和岛村和好。站长也来参加夏本董事的丧礼,真一又来找他,希望别让大泽扯上此风暴。大泽又差点昏倒,被夏本董事的长男夏本洋介给扶到一边休息,长男说自己的父亲不是,难怪会在死前被女人抛弃(表示长男也知道这件事情)。回家前大泽遇到站长,拿出偷拍的照片表示真一要站长别害大泽,并当大泽的面将照片撕掉,站长拿走真一的钱(这钱就是之前大泽给真一的最后一笔大数目的钱),表示就是大泽抹消过去应付的费用。
  第五回
  真一带大泽到家里参观,真一表示父亲是因为东亚银行的迂回融资而倒闭破产,父亲自杀,母亲也在两年后身亡,才会如此憎恨东亚银行。大泽并没有说要与真一合作,但向真一说这次的事情真的谢谢他的帮忙。大泽回到家中,与母亲发生争执,表示要母亲别在跟踪大泽,要母亲做些自己的事情,结果母亲就哭了,大泽赶紧跟母亲赔不是。阳子的朋友要阳子去参加为阳子而特地举办的联谊,阳子却因为岛村的事情而不想去。夏本董事的长男来找大泽,希望大泽能协助一件案子(50亿融资)。上司要大泽接下他,并表示大泽不需要调单位了。大泽母亲跑去要杀真一,表示自己不会将大泽交给真一,如果大泽死了,自己活着也没兴趣。岛村在搭讪女子时被出去联谊的阳子遇见,岛村告诉阳子全部都是骗他的。真一去找大泽,告诉大泽母亲来杀他的事情,大泽希望真一不要在想报仇的事情,要真一好好规画自己的未来,真一留下修好的布偶给大泽。大泽要阳子帮忙印东西,并询问阳子是否有事?结果同事拿着写‘东亚银行总行的人在约会俱乐部上班’的报纸来给其他同事看。
  第六回
  上司一一确认总行的女性是否为上班俱乐部的女性,其他女性职员认为大泽不需接受上司检查这件事太过分了。大泽找真一问这件事是不是他干的,大泽说不是。大泽告诉真一,如果要搞垮银行,要他光明正大的搞垮银行。夏本洋介希望盖藉风车发电的电厂,谈的正顺利时,川村想向夏本洋介自我推荐,被上司骂的半死,还叫川村多开发自己的计划再说。上次联谊的环球证券的男生来找阳子,希望能再次聚会,阳子告诉朋友说好吧,这样也不错!大泽在公司里遇见在与上司争吵的真一,很快的真一就被警卫给拉走了。大泽告诉母亲现在正在接一个超大的案子,如果成功可能可以当上代理课长。阳子与那位男士出游,阳子喝了很多酒,男士问阳子是不是失恋了,后来联谊的男子就跑掉了。岛村在外面打电话给阳子,却不出声。东亚银行公司内部发出一个邮件,说是另外一个女生所为,后来发现是恶作剧的事情。大泽又跑去找应召站站长,问这件事是不是他所为?站长说是另外一个应召女郎所为(因为站长欠债,那女郎喜欢站长,想替他还债),站长要大泽别在意,不会因为这样就揪出他来的。出了大门,就碰上被人揍的岛村。大泽要岛村找个好点的工作,岛村说自己高中肄业没法像他一样,大泽说阳子还深爱的岛村,要如何作就看岛村自己了。大泽在银行外看见真一,不晓得为什么真一走路不稳,昏倒后大泽将真一带回真一的家中照顾他,并告诉真一那件事是站长的另一个应召女郎所为。真一告诉大泽说目前已经找了好几个与父亲有同样遭遇,被东亚银行害惨的受害人出来,要一同揭发东亚银行的所作所为。阳子在路上看到岛村,岛村看到一个跌倒的老太婆,帮他扶起的样子被阳子看到,阳子问他来干什么,岛村说想向阳子道歉,并表示自己想放弃星探工作。阳子说和自己没有关系!岛村希望自己让阳子看到自己成回好的男子,自己也只剩下阳子了。阳子要岛村先离开那女子身边,再叫岛村来找她。公司里传出川村离婚的传真(自己的老婆传来的)。上司问怎么把家庭纠纷带到办公室来?晚上夏本洋介送大泽回家,被母亲撞见,母亲对洋介颇有好感。站长拍下应召女与客人亲热的画面以勒索金钱,最后以100万元成交。大泽要阳子调查山岸真一的父亲公司破产的过程,并要她帮大泽保密。并问阳子最近是不是有好事发展,阳子说搞不好会和岛村和好。岛村终于离开女友身边。岛村来找大泽,要跟大泽借钱,表示自己要先租一间房子,并想好好奋斗。大泽说好,不过要岛村好好疼爱阳子,不准他再辜负阳子。公司里川村又在调侃大泽,问大泽是不是已经和夏本部长上过床了。
  大泽说他很可怜。站长又和东亚银行广报部长联络,说公司又出事了...
  第七回
  大泽将调查真一父亲的报告交给大泽,出门时遇上了真一的前妻与女儿。夏本部长在大泽简报完毕后表示因为工作已经告一段落,却不希望和大泽断了关系。大泽表示不希望因为女色而受到重视,希望的誓自己的工作能力受到重视。大泽母亲看到大泽的包包里面有一份留学的资料,拼命的问他是不是要放弃母亲自己到国外留学?大泽说既然母亲这样说自己就不考虑留学了。母亲就自己把留学资料给撕掉。公司里面上司宣布约会俱乐部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要大家别再讨论。阳子去面店找在里面打工的岛村。看到被店长骂的很惨的岛村,阳子不禁担心起他的前途。夏本部长约大泽见面,为之前所做的事情抱歉。并表示自己对大泽的爱是真的,希望能在这件工作结束后与他交往,大泽表示自己目前是以工作为重,暂不考虑。此时真一跑来搅和,问了夏本一些问题,就自己离开了。川村与真一交换资料,真一要到想要的旧公司破产的资料,但是却骗了川村,给了他没有用的消息。一方面应召站长又进去了东亚银行,不知道又要作什么坏事。阳子到岛村刚搬的公寓去参观,表示看到岛村认真工作的样子,十分开心。两人又重燃爱火,做爱做的事了。大泽回家遇到在家里的夏本部长,夏本部长借送来资料的名义想到大泽家中坐坐,并询问母亲对于大泽结婚的意见。夏本表示这次工作结束后想跟大泽幸子结婚。虽然被大泽拒绝,但仍希望大泽能再考虑一下。母亲晚上告诉大泽,希望大泽答应夏本的求婚(因为夏本答应结婚后让他母亲过去同住)。岛村的女人跑去找阳子,问说岛村的去处,阳子不想告诉他。那女人说期待岛村过正常人的生活是不可能的就离开。大泽母亲跑去找真一,要真一别将之前的事情说出,并要真一别再烦大泽了。大泽找真一谈夏本部长求婚的事,大泽表示并不想如此早结婚,真一表示自己得事情要由自己决定。应召站长接到久美电话,表示自己不想再作了,想换工作。阳子到岛村的家里帮他煮饭,另一幕岛村的女人打电话给阳子的父亲,表示与女儿交往的岛村其实什么也不是...,大泽的母亲带大泽去与夏本部长的母亲相亲,大泽表示自己不能结婚。大泽告诉真一自己拒绝了夏本部长求婚的事。两人在玩球时,大泽透露自己的梦想:‘想走出版业的路’、‘想与朋友去游乐园玩’。大泽与真一回家时,遇到在真一家门口等待的母亲(他还真讨人厌)...
  最终回
  母亲表示不能原谅大泽丢下母亲去找真一,但大泽表示自己再也不想再受母亲的操纵,于是大泽就牵着真一的手,渐渐的离他母亲而去,结果和真一去做爱做的事情。拉面店里阳子的父亲带阳子去找岛村,父亲表示岛村不可能脱离以前那种工作的环境,也无法找到一个较好的工作。岛村无法回答父亲的任何问话,后来父亲就待阳子来开拉面店了。真一跟大泽回家,大泽看到母亲时说‘对不起’,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但是自己绝对不会抛弃母亲,仍会待在母亲的身边。母亲将女儿的奖状与自己和女儿泼油,想要一起死,结果还好真一及时赶到,将火扑灭。真一告诉大泽的母亲女儿为了母亲伤害自己身体的事,大泽终于跟母亲说去约会俱乐部的女人就是大泽幸子,他的女儿。目的就是为了利用这个方法来逃避痛苦,真一又说母亲并不是为大泽好,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母亲听了抱头痛哭!(看到这一段时真爽)工作时大泽又和夏本部长解释一次无法接受婚姻的事情,夏本也终于坦然接受。川村接受董事的质询,表示最近川村都没有表现,要他去接一个融资的案子(就是应召站站长的申请案见)。大泽到真一的地方去煮饭,真一的老婆来找他,表示自己还没和真一离婚真一就带女人回来,真一的老婆表示自己的父亲身体不好,希望由真一接下他父亲的工作,老婆将孩子小圆交代母亲教给真一的礼物交给了真一。应召站长带川村到应召站里,将久美当成礼物送给川村。岛村在外送时打电话给阳子,结果阳子没有接电话,回到店中发现阳子跑来电里找他。阳子说自己是偷跑出来,但父亲可能还是回来找他。阳子打电话给大泽,要他帮忙替父亲求情,在大泽的劝说下,阳子的父亲暂时在给岛村一次机会,便回到乡下去了。到公司的路上,大泽看到川村与站长(代表高典商会)在一起的事情,大泽问川村东京亚邦兴行是谁?在会议尚未何都没有提出此事?川村要他别多管闲事。岛村说自己找到工作,‘便利屋’,只需要电话就可以开始的工作。岛村的女人找不到女人替老板拍A片,差点就要自己下海。最后终于又拖了一些时间,让他去找女人来演片。岛村的朋友要岛村帮他女人(里惠)想办法找女人来拍A片,以还清100万元。但岛村表示自己已经收手,理惠就自己离开了。大泽到应召站去找站长,问应召站的实际名称是否为‘东京亚邦兴行’?站长说没错,站长向大泽表示自己要向东亚银行融资4亿元。川村与久美在做爱做的事时,久美不小心透露站长不会还钱的事情,让川村担心的要死。真一的老婆担心真一会和大泽在一起,拼命的拉拢真一,希望真一别和大泽在一起,但是此时真一表示自己并不会和大泽在一起。晚上大泽去找真一,告诉真一川村的事情,站长因为久美不小心透露消息而打了久美,并且打算用小钱来打发久美,久美表示自己要他给一、两亿,否则要将他所做的所有坏事都说出来,站长因此而杀了久美。
  阳子来面店找岛村,店长说岛村辞职了。路上阳子又看到岛村在街上拉女生,转头就走。大泽回到办公室,看到川村离开后,自己打开川村的电脑,却被回办公室的川村看到,川村表示是董事要他作的!隔天董事找他来,告诉大泽为何要融资给应召站站长,原因是因为大泽自己的缘故,因为大泽与夏本董事相好的照片站长还留了一张,藉此来威胁董事拿出四亿元来融资。大泽告诉真一这是真相,要真一继续追查下去,别管自己。但真一为了保护大泽,决定不替父亲报仇,要取消这则报导。阳子去找岛村询问原因,岛村表示自己是因为有事才会辞去工作,为了赚钱的原因并不想让阳子知道,两人又因此而吵了一架。大泽问上司是否知道融资的事情,上司希望大泽不要插手,就让这件事情赶紧过去。大泽回到家中,发现母亲不在,赶紧跑去报警。真一陪了他一晚上,隔天警察终于找到他母亲,母亲在医院中身体衰弱,在医院中母亲终于和大泽变好,两人都十分开心,真一说自己看到两人的情景,自己很感动,也不想再报仇了。岛村等三人还是拿不出100万元,导演又想找岛村的女人演A片,岛村要他再给3天时间。公司内上司宣布融资给21梦想(夏本部长)的50亿融资总算完成,但大泽想到的是山野董事要自己在完成此一案子后自动辞职的事情。真一的老婆终于答应离婚,说自己的小孩渐渐的不会想到父亲(真一)了,老婆希望离婚后真一别再去见小圆。岛村来找阳子,说自己还是无法满足阳子的生活方式,带着女人来找阳子的岛村,终于还是和之前的女人在一起,并且希望阳子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男人。川村还找站长,一方面讲融资的事,一方面问久美到底到那里去了?站长告诉川村大泽之前是约会俱乐部的妓女的事情。真一继续去和受到东亚银行欺侮的人接洽,意外发现融资的对象和自己父亲接受融资的对象竟然一样,这时掉出来的照片,让真一看到笑了....公司里川村告诉大泽自己知道大泽是约会俱乐部里的妓女的事情,百般的羞辱大泽,真一继续访问其他在当时有关的人,希望能查个水落石出。大泽与真一见面,真一告诉大泽照片中的人就是应召站站长,真一要搞垮他并且要帮大泽保住秘密!两人跑去找应召站站长,站长表示就凭一张照片无法定罪,真一决定继续追查过去的罪刑,以将站长定罪,为父亲报仇。一方面也可以避免让大泽受到伤害。岛村终于还清债务,三人高兴的讨论着可以开设公司时,岛村却表示自己想一个人试看看而离开了他们!大泽找到了与应召站站长同谋的社长,却发现他已经死亡。真一去他家中调查时老婆怕的要死,希望他别在问了,真一的后面好像一直有人跟踪他似的。那人打电话给他,表示自己也受亏过,希望能当面告诉真一事情的真相,另一方面岛村的女人跑去找他,发现岛村在当苦力,岛村表示自己希望能够告自己的力量来重新回到阳子的身边。真一在相约的地方被人袭击,逃开后真一跑去应召站找店长,真一问如果自己放弃采访,能否将大泽的照片拿回。两人发生争执,真一拿刀捅了站长手臂一刀,这时警察来了,追着真一....被捕前真一打电话给大泽,要大泽自己不要掉以轻心。警察局里站长说要告真一,让真一被关。川村跑来找站长,告知已经将如资的手续给办好。此时站长已经要逃跑了....东亚银行全体营业会议中,大泽告诉所有员工,自己就是约会俱乐部中的应召女郎。将此事公布后大泽表示自己的心情轻松很多,并将此一不当融资的事情公布出来,也递出了辞职信。警察局里真一发现公布无名女尸(就是久美)的布告,发现就是站长当时再整理的皮箱,赶紧告诉警方。大泽离开了公司,所有公司同仁都用异样的眼光看他,阳子跑出去找大泽,告诉大泽自己已经接受父亲的结婚对象建议要求,最后大泽要阳子相信自己。吉川(应召站站长)在上船前还是被警察抓到,岛村依然勤奋的工作着,竟然看到阳子来找他,阳子告诉岛村自己相亲过了,不过却拒绝了,银行工作也没了(银行裁员的关系),希望两人能继续再一起努力。终于两人又高兴的在一起了。真一告诉大泽要写一篇文章,有关这整件事情的经过,大泽说自己的部份也可以写出来,因为过去的已经是过去了,真一问大泽可不可以和他再一起,大泽说:‘谢谢’,大泽说:‘我才刚从内心的笼子飞出来,还没有独立出来,想试看看自己能飞多远,天空还很宽的。’真一说:‘天空真的很宽,没关系吗?’大泽说:‘虽然会怕,但是没关系,我现在自由了。’

标签:  日剧 江角真纪子 佐藤浩市 暗地妖娆 日本 日劇 1999 备案
下载地址
独身生活评论、影评、观后感
鱼翅169  2011-01-03
原来真的是佐藤浩市
paradiso  2015-05-27
设定耸动收尾道德。银行金领女自堕落当白日美人与敲诈男之恋。时时等着江角推倒窝囊废佐藤浩市但男女主恋爱进展好慢等得心焦,滚床单力度太弱。另一线中村俊介也是吃软饭的,他是美,但碰上对手戏女演员同样除了可爱一无所有简直只能快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