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绣 (2010)

  • 导演: 黄健中
  • 编剧: 孙泱
  • 主演: 陆毅 韩智慧
  • 类型: 爱情 家庭 传记
  •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 语言: 汉语普通话
  • 上映日期: 2010-11
  • 集数: 30
  • 天堂绣剧情简介
      人物前史
      天堂秀是一代苏绣大师陈寿呕心沥血绣制的传世之作。邝奶奶是陈寿大徒弟的唯一传人,也是后来天堂秀的收藏者和修复者,在文革时期,她为了保护天堂秀而死。而邝家自此也与天堂秀结下了不解之缘。母亲的死让独生儿子楚凡对天堂秀从小就有一种异样的仇恨。
      改革开放伊始,邝楚凡已经娶了一位美丽的绣娘阿珍,并随着时代大潮投入商海。楚凡无意中得到了失踪已久的天堂秀,其父苏绣大师邝荫轩让儿子把得来的天堂秀上交国家。而此时邝楚凡正缺资金周转,便想利用天堂秀真迹吸引文物商,然后偷梁换柱用赝品替代真品,以筹集资金。在邝唯染(邝荫轩养女)的丈夫韩国画家全秉贤的介绍下认识了倒卖文物的韩国商人,但全秉贤却不知其中内幕。不料中计,天堂秀真迹流失国外,邝楚凡后悔不已,只好潜逃出国。
      即将临盆的邝唯染误解了无辜的全秉贤,坚决提出与之分手。在一次激烈争吵后邝唯染早产,昏迷不醒。当她醒来之后,全秉贤已经带着刚刚出生的女儿失踪。回到韩国的全秉贤为证明自己的清白,四处寻找倒卖天堂秀的商人。多年的苦寻仍然不见踪影,全秉贤心灰意冷,意志消沉,他化名全道升,终日以用酒精麻痹自己,做画为生,抚养女儿成人,女儿成了她唯一的精神依托。而邝楚凡的妻子阿珍知晓丈夫的倒卖天堂秀出国的事情,便耗尽心血重绣天堂秀以安慰邝荫轩,最后劳累致死,只留下他与邝楚凡刚刚出生的儿子邝良。邝老让失去女儿的邝唯染收养了邝良,而邝唯染也将邝良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把他抚养长大,他们都对邝良隐瞒了真情。
      全秉贤和邝唯染的女儿全彩熙,从小生活在一个缺乏温暖的单亲家庭,这也使彩熙从小养成了坚韧隐忍的性格。她对母亲唯一的印象就是父亲在醉后说过的,她的母亲是苏州绣女。她毕业于韩国艺术院校美术专业,瞒着父亲来了中国寻找母亲……
      故事梗概
      2000年初,台北拍卖会场,在国外发迹的商人邝楚凡派手下竞拍天堂秀。他志在必得,却被横空杀出的年轻人邝良以高价拍到手中。楚凡得知邝良身份后十分震惊,派手下抢夺未果。邝良归国用天堂秀高调为外公(邝荫轩)祝寿,却被母亲邝唯染告知是赝品。
      此时的邝良虽然年纪尚轻,已经在发小夏名乐的帮助下,创办了一家以经营苏绣业务为主的公司。在一次内部苏绣时装表演上,邝良被一位绣娘的美貌和优雅的气质深深吸引,一个叫做全彩熙的女孩来自韩国。邝老大寿宣布要把天堂秀献给国家。在众多学员给邝老的礼物中,邝良被彩熙的绣品所吸引,经过几次接触,邝良发现彩熙的才华出众,两人志同道合,对艺术认知上有着惊人的默契。而邝良的母亲邝唯染因当年被全秉贤伤害得太深,对韩国人产生了近乎无理的偏见。邝唯染非常不喜欢彩熙,对她异常苛刻,甚至屡次刁难,在一次误会后她不听彩熙的解释,坚持把彩熙开除。彩熙只好向邝良求助,邝良爱惜彩熙,不但把无处居住的彩熙安顿在夏家,还向邝唯染求情,使彩熙回到了苏绣研究所。回到苏绣研究所的彩熙第一天就误入禁地,再度遭到师傅的训斥和驱逐,邝良三番两次的帮助彩熙,彩熙心存感激。
      邝良无意间遇见在大排档负责清洁的彩熙,原来彩熙为了维持生活,不得不到夜市打工。邝良不禁怜惜彩熙,嘱托店铺老板好生招呼彩熙。邝良看到了彩熙的韩国朋友——青年商人白仁浩。白仁浩是成功的韩国演艺商人,更是彩熙多年的追求者。他看到心爱的人在中国生活如此艰辛,十分难过,要彩熙随自己返回韩国。全彩熙拒绝了痴心的白仁浩,婉言谢绝说自己想要留下来,继续学习苏绣技艺。邝良热情邀请白仁浩去看夏名乐的姐姐夏名欢的昆曲表演。舞台上名欢的光彩照人,白仁浩为昆曲艺术的魅力所倾倒。
      邝良发现耗尽财力购买天堂秀竟然是仿品,束手无策。邝老(邝荫轩)等待向国家献绣的国庆日终于来临,老人家也终于得知了真相。邝老疼爱孙儿邝良,为了不张扬此事,忍住悲痛在公众面前演了一出戏,随后就急火攻心卧床不起。邝良的生意和声誉都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当邝良为自己对外公(实为爷爷)隐瞒真相而愧疚时,邝老却告诉他,他为邝良在邝楚凡面前表现出来的志气感到欣慰,将祖宅抵押助邝良公司渡过了难关。
      邝良大胆地提出用自己的品牌与袁氏公司合作,紧紧依靠苏州政府吸引外资政策,很快为合作打开了局面。他的勇气和胆识、才情和智慧,赢得了邝家的世交台湾袁氏集团董事长袁一诚的孙女——袁斯朗的尊重和爱慕。她对邝良的公开追求,让邝家十分兴奋。
      邝老因天堂秀赝品的事情久病不起导致短暂性失明,全彩熙受托照顾邝老。失明的邝老心情不佳,向彩熙大发脾气,但善解人意的彩熙慢慢与老人建立了默契,并成为老人离不开的贴心人,邝老向彩熙传授刺绣技法,邝良看到这一幕感到很欣慰。
      袁斯朗对全彩熙坦言自己对邝良的喜爱,邝良约彩熙去香雪海写生,彩熙尴尬婉拒了邝良。彩熙独自来到香雪海,她忘情地写生,却不知道身边有一只画笔也在画她。一个小孩把一幅画得近乎完美的彩熙肖像递给她,告诉她画像的人在花海深处。藏身花海当中的邝良细细的品味彩熙的身影,不由心动。邝良没有见到彩熙。当他惆怅地走过去时,拿到了彩熙遗下的一只小折叠椅。
      邝唯染发现邝良和全彩熙互有好感,立刻以断绝母子关系严厉制止。邝老内心深处希望孙子会娶世家老友的孙女为妻,而邝唯染希望邝良能和斯朗能多接触。在巨大的压力下,邝良只好隐藏着对彩熙的爱,默默的守护着彩熙。而彩熙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根本配不上邝良这样的世家子弟。自感卑微的彩熙只能把对邝良的情感压在心底。
      天堂秀赝品成为威胁邝良的一把利剑,邝良继续调查天堂秀的下落。他在台湾得知竞拍者是离国出走的舅舅(实为父亲),向他提出疑问,却不知楚凡也有苦难言——台北拍卖会是他设下的谜局,他布局也是为了引出真迹的下落,在有生之年向老父忏悔赎罪。
      邝良无意中得知,母亲邝唯染之所以不喜欢全彩熙,是因为年轻时情感上曾经被一位姓全的韩国画家伤害,从此对韩国人产生极深的偏见。而邝良自己也很可能就是那位画家的儿子。
      彩熙去看望邝老,不料邝唯染冷淡地说以后不想在这里看见她,让他远离邝良。彩熙伤心离去,白仁浩再度提出带全彩熙离开苏州,做他在中国的翻译和助手,伤心的全彩熙也终于答应下来。
      彩熙决定离去,临行前到绣工场来告别,她默默来到禁屋,回想和邝良见面时的情景,突然发现里面有一把折叠小椅,上面刻着她的名字。邝良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后,交给她一幅画,画中彩熙正在香雪海中凝神写生,后面有“邝良”的落款。彩熙这才知道在香雪海中给自己画像的人正是邝良。邝良伤感地说他和爷爷会想念彩熙的。彩熙感动不已。她捧着那幅画一路奔跑,冲进了邝唯梁的绣房。她跪下恳求邝唯染收她做徒。邝唯染终于答应,但要求彩熙必须通过严格的考核。
      彩熙坚持留下来,顶着压力继续学习苏绣。初级班即将结业,彩熙用她对苏绣艺术的热爱和艺术天赋征服了邝唯染。远在新加坡谈生意的邝良,为了赶上彩熙的考试,急匆匆的赶上飞机回国,袁斯朗看在眼里心痛不已。考试开始了,邝良远远的站在彩熙的背后,唯染面对彩熙的作品沉默良久,在众人担心的目光中评了优秀。彩熙终于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绣娘。全彩熙说她第一眼看到苏绣时,就深深为它的魅力所折服,她感受到了和苏绣冥冥之中不可分割的缘分。
      斯朗去看望邝良时,却看到彩熙和邝良在亲昵交谈,她心生醋意。袁斯朗向邝良表白爱意,邝良却拒绝了斯朗。袁斯朗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无法走进邝良的内心。她虽然表面上把邝良当做竞争对手,但内心之中却十分担心邝良。可看到邝良与彩熙恩爱的样子,斯朗陷入痛苦之中。她依然对邝良仍抱有幻想,通过邝家向邝良施加压力,想把邝良拉回到自己身边。
      邝唯染知道邝良与彩熙还在一起,叫徒弟抬出新天堂秀的绣板,声称如果不听她的话,就毁掉新天堂秀的绣板。彩熙哭泣离去,邝良终于愤怒了,他指责母亲为什么这么残酷的对待善良的彩熙,邝唯染声称彩熙就不应该出现。但对邝良她又是爱又是恨,恨他不体恤母亲的用心和养育他的不易,还颤颤惊惊担心邝良的情绪,出乎意料邝良明白母亲的良苦用心,邝唯染禁不住流下眼泪。
      袁斯朗认定天堂秀只是邝家自己炒出的价值,她强调在商言商,只有把苏绣产业化、流程化,使之成为大众化商品,才可以攫取最大利润;而邝良却坚持认定苏绣及周边产品,已经成就为高雅的殿堂艺术,应该把其艺术性和商业性更好地结合,在兼顾大众化的道路上,倾力打造高端产品,才会让苏绣有更高的起点和更精彩的舞台。情感上的挫折再加上理念的不同,让袁斯朗中止了和邝良的合作。
      一直暗恋袁斯朗的名乐不忍看到斯朗痛苦的样子,在斯朗的再次邀请下,答应到袁氏集团帮助斯朗。并肩作战的好友夏名乐被袁斯朗挖走,天堂秀是赝品的消息也不胫而走,这一切都让邝良深感痛心和迷惑。他一度对自己的坚持和理想,产生了怀疑。
      就在邝良苦闷期间,全彩熙的不离不弃,给邝良以最大的安慰。她向邝良提出,要再创作一幅新的天堂秀——展现现代苏州的全景,这个建议像一盏灯点亮了邝良的信心。他取得邝老和邝唯染的同意,全身心地和彩熙投入创作当中,誓言要打造新的传世精品,并让市场去检验它的价值。
      邝良对天堂秀的追查走入了僵局、事业遭遇低估,彩熙私下去求助斯朗,以离开邝良为代价,请斯朗帮忙邝良渡过难关。斯朗听后内心极度震撼。
      袁斯朗虽然在市场上一时占尽风光,却也意识到在创作上的劣势,批量生产线下来的产品,无异于吃老本,最终竭泽而渔。而邝良的公司生产创意,受到了日本公司的赏识,日本公司给邝良的公司大批订单、注入了资金,邝良的公司再一次成功运转起来。
      白仁浩带彩熙的父亲全秉贤来到苏州寻女。全秉贤每天喝得大醉,时而清醒,时而疯癫,他用尽一切办法想让女儿随他回韩国。彩熙身心疲惫,绝望之余几近崩溃。邝良看到彩熙将父亲捆睡在沙发上,自己则满手伤痕地趴在他的床边,十分心痛。
      看到彩熙和邝良的感情发展,白仁浩心中郁闷,夏名欢睿智的开导和劝说,让他平静下来。每次和夏名欢在一起,他都能感受到一种宁静和温暖。白仁浩被夏名欢表演的昆曲艺术所吸引,跟随名欢学习昆曲还亲自上台表演,两人在接触中渐渐产生了好感。
      全秉贤签证到期,只好回国。他让女儿处理好中国的事情,就尽快回韩国去。众人都没有看见,机场的一角站着默默送行的邝唯染。邝唯染看到全秉贤落魄的样子勾起了多年的回忆,不禁生出怜悯之情。全秉贤在登机处突然发病,倒在地上,邝唯染情急之下出现,带回全秉贤。众人看到邝唯染和全秉贤在一起十分诧异。
      因为父亲的原因,彩熙自觉无颜再见邝良,将自己锁在绣房内苦绣天堂秀。夏母携女儿名欢来探望邝良,却看到了熟睡中的全秉贤,顿时惊呆,马上就认出了这个化名全道升的人,正是全秉贤。全秉贤对夏母讲出当年文物奸商的事情,被邝良无意中听到,在他的逼问下得知奸商现在仍然活跃在东南亚的文物界。在袁斯朗的帮助下,邝良在台北拍卖会上设计使奸商落入圈套,签下一纸合约,使文物商在限定时间内交出天堂秀。斯朗心情复杂地向邝良讲述了彩熙放弃爱情以帮助邝良的行为,邝良十分感动,立刻启程回国。内心极度失落的斯朗借酒浇愁,得到了名乐的照顾和安慰。
      长期酗酒的全秉贤意志消沉,健康状况极差。在邝良的安排下,全秉贤在苏州入院治疗。邝良在夏母口中得知全秉贤正是当年离邝唯染而去的韩国画家,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是彩熙同父异母的兄长,这种打击让他痛不欲生。而彩熙也为邝良的突然冷落而忧伤,毫不知情的彩熙为了解脱感情痛苦,夜以继日地赶绣天堂秀,最终在夏家因为体虚昏迷。伤心绝望的全彩熙接受了白仁浩的求婚,但前提是要把与邝良合作的新天堂秀完成,再回国成婚。
      看到彩熙与邝良的真情,斯朗终于明白什么是真爱,她突然意识到一直守候着他牵挂着他的名乐才是她真正的爱的归宿,她接受了名乐的追求,并真心地为彩熙和邝良祝福。
      彩熙来到了邝园(邝家老宅)。邝老动情地讲述着这个家的兴衰变化。他鼓励彩熙绣出新时代的天堂秀,并说为了天堂秀,他愿意放弃一切。全彩熙的执着感动了邝唯染,她调集研习所优秀绣娘,自己也亲自上阵,以助邝良和彩熙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个堪称浩大的苏绣工程。
      真迹天堂秀历经风波,终于回归邝家。
      在邝老八十五岁寿宴上,邝老还亲自为邝良揭开另一个身世之谜,邝楚凡是邝良的生父,在他倒卖天堂秀而逃走之后,妻子劳累致死。失去女儿的邝唯染抚养邝良长大。而邝良和彩熙并无血缘关系。兴奋的邝良找到了彩熙,向他倾诉积聚已久的爱。而邝唯染担心邝良责备她这个后妈不顾儿子的感受阻止他与彩熙相爱,邝良来看母亲动情地表示感谢她的养育之恩,让邝唯染激动不已。
      白仁浩也终于明白,彩熙不属于自己。而每当他苦闷痛苦的时候,夏名欢总能带给他精神的慰藉,他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这个善解人意的姑娘。
      已经身患绝症的楚凡终于未能踏上归家的道路,在非物质遗产大会上,邝老强忍悲痛,把天堂秀以儿子儿媳的名义献给国家。楚凡将一半财富捐给了父亲的苏绣研究所,另一半则留给了儿子。同时楚凡的特使也道出了几十年前倒卖天堂秀的经过。
      邝唯染自此才得知全秉贤背负了二十多年的冤枉。已经康复的全秉贤说要送给唯染一件礼物。当唯染看到全秉贤所说的礼物正是亲生女儿——自己曾经排斥和刁难的弟子全彩熙时,百感交集。她回想起当年她苏醒后得知女儿失踪时悲痛欲绝和彩熙被自己责骂时的情景,十分愧疚。她请求女儿不要恨她。当彩熙激动地第一次叫出“妈妈”时,邝唯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将彩熙拥入怀中。在隆重而盛大的婚礼上,大气磅礴的新天堂秀的巨幅绣卷徐徐展开,邝良和全彩熙,斯朗与名乐、仁浩与名欢三对年轻人结为百年之好。

    标签:  陆毅 韩智慧 国产电视剧 电视剧 天堂秀 大陆电视剧 苏绣 苏州
    剧照图片(海报、截图)
    下载地址
    天堂绣评论、影评、观后感
    猫猫姐姐  2012-11-02
    只为苏州美景,苏绣文化和韩智慧多加了三颗星。
    海上白菜花  2013-06-20
    陆毅一如既往的没有演技,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你靠脸就能蒙观众30集的时代了,况且你的脸根本没竞争力了,剧情完全就是二十年前的棒子剧
    陈小华  2013-06-20
    三星全给袁斯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