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长笛曲 Забытая мелодия для флейты (1988)

被遗忘的长笛曲剧情简介
  这是强调公开性和自由的年代,报纸上天天都在谈“改革”,号召“为大胆的改革做好准备”。“业余时间管理局”局长雅罗斯拉夫对现状很不满意:人们用严肃的文学著作和政治书籍去换取畅销小说。局长很想制订一个文件制止这种 ,却又无能为力。副局长菲里莫诺夫和他的助手伊克沙诺夫在审查医疗卫生系统排练的果戈理名剧《钦差大臣》时看到:这出戏的演出中增加了许多现代生活中内容。医务室的护士幅丽达也在剧中扮演了一个角争。伊克沙诺夫对这不伦不类的演出很不满意,菲里莫诺夫则表示在今天这个时代,一切都可以允许,还鼓励演出集体“大胆地去干”。但他私下却对伊克沙诺夫说:“我希望永远不要看到这样的作品。”
  一天,菲里莫诺夫在办公室听完唐波夫合唱团的演唱,正在发表意见时,突然心脏病发作,躺倒在沙发上。医务室的护士凡达对他采取了急救措施。菲里莫诺夫认出她曾参加《钦差大臣》的排演,他夸奖她演得很令人发笑。随后,丽达到菲里莫诺夫家里去为他打针。她看到这位副局长的住宅既宽敝,又富丽堂皇。菲里莫诺夫留丽达吃午饭,丽达告诉菲里莫诺夫:《钦差大臣》已被禁止排演了。菲里莫诺夫立即打电话询问伊克沙诺夫,这位助手说是局长下令禁演的。
  菲里莫诺对丽达发生了兴趣,他到矾达的住所去找她。丽在与人合住一个单元,她只有一间屋子。与她内 柳霞是管理局的门警,她一开门就认出了菲里莫诺夫,菲里莫诺夫却不认识她。丽达事先告诉过柳霞,如有人来找她,就说她屋里有客人在。柳霞照丽达的话说了。菲里莫诺夫留下了一束花,遗憾地走了。
  菲里莫诺夫的妻子叶莲娜是建筑学副博士,菲里莫诺夫犯病这几天,她正在列宁格勒参加学术研讨会。叶莲娜的父亲是个有权势的显赫人物。菲里莫诺夫之所以和叶莲娜结婚,就是为了想依*岳父获得名利地位。局长遇事也得求菲里莫诺夫去向上级周旋。例如,局里的大楼建筑项目被停了下来,局长让他打电话向他岳父求救。岳父在电话里告诉他,正准备让他取代雅罗斯拉夫的局长职位,把新大楼的建筑项目停下来,与这一人事安排有关。
  菲里莫诺夫已病愈上班,但为了想与丽达单独相见,他不到医务室去,还让丽达登门来为他打针。丽达说他滥用职权,并说他在装病。打完针,菲里莫诺夫驾车送丽达去排练剧目,并一直在车上等候她排练结束,向她献上一束鲜花,又驱车一起来到丽达的寓所。丽达与他刚上了床,柳霞就来敲门,借餐具,并坚持要进屋,她瞧见初子下面蒙着一个人,就什么都明白了。
  第二天一下班,丽达又上了菲里莫诺夫的汽车。途中,菲里莫诺夫为她买了一否鲜花,让她到他家里去庆祝他们“两天的家情”。菲里莫诺夫取出搁置已久的长笛,为丽达吹响了悠扬略带感伤的曲调。丽达这才知道,原来菲里莫诺夫是音乐学院毕业的,学的是长笛。丽达随着乐曲翩然起舞,舞兴正浓时,突然,菲里莫诺夫的妻子叶莲娜出差回来了。菲里百般解释,说丽达是来给他打针的,还是医生让他多运动。叶莲娜嘲讽地说;“护士也运动?”为讨好妻子,菲里莫诺夫告诉她,家里的餐具洗得很干净,是他花5个卢布请丽达帮他洗的。叶莲娜随即羞辱丽达,说自己要准备写博士论文,想雇丽达来帮佣,丽达也不示弱,利地对叶莲娜反唇相讥。
  菲里莫诺夫经常与丽达外出幽会。一个秋雨绵绵的日子,他们驾车到树林里去,雨下大了,他们只好在车子里作家。两个带红袖章、手持交通指挥捧的小伙子,向他们罚款20卢布。菲里莫诺夫经常身上油满泥浆地回家,每一次,他都得编造理由向叶莲娜解释。
  管理局局长雅罗斯拦夫想在一个星期天带领局里一班人到集市去进行突然袭击,因为一些画家那里出售自己的画。丽达和叶莲娜分别向菲里莫诺夫表示:她们也要到集市去,都说到了那里与菲里莫诺夫保持一定距离,不妨碍他的工作,最后在汽车附近与他相见。菲里莫诺夫劝阻不住,只好由她们去了。
  整个集市像是一个独特的露天美术作品博览会,在雅罗斯拉夫看来,多半作品是抽象派的油画,他对这些画很不满意,可又没有办法对付这些画家。叶莲娜在集市上发现了丽达,她约丽达走到一边去谈话。看样子,她们谈得很平静,随后,叶莲娜从菲里莫诺夫那里收走了汽车钥匙,丽达也让菲里莫诺夫再也不要给她打电话,也别到她家里去。菲里莫诺夫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发现门外放着两只皮箱,妻子把他逐出家门了。他去找丽达,丽达也不理他。他找了几次,总算让他进了屋。于是,菲里莫诺夫就成了丽达屋里的“房客”。
  管理局里对菲里莫诺夫和丽达的关系议论纷纷,连局长也奚落他。原定他的奥地利之行被别人取代了。
  一个星期日,女同事苏洛娃带着外甥基里勒到丽达家向菲里莫诺夫求救。原来,基里勒冒充纠察队员在树林里敲诈汽车里的“野鸳鸯”的事情败露,被学校开除了。他和他的同伴就是勒索了菲里莫诺夫20卢布罚款的那两个年轻人。苏洛娃知道菲里莫诺夫认识基里勒就读的那个学校的校长,恳求他去为基里勒说情。
  一个傍晚,菲里莫诺夫下班时和苏洛娃一起走出和理局,凑巧在街上遇到了叶莲娜。叶莲娜主动把汽车、房门和信箱的钥匙都交还给了菲里莫诺夫,并问菲里莫诺夫不要把他们分开的事告诉她父亲,菲里莫诺夫说他没有向岳父说过,叶莲娜表示她也暂且不说。
  菲里莫诺夫的助手克沙诺夫告诉他,上面已经决定让雅罗斯拉夫退休了,他建议菲里莫诺夫快回到家里去,否则,他的局长职位就完了。
  菲里莫诺夫回到了妻子身边,并被任命管理局局长。他一上班,岳父就打来电话,说可以恢复被停建的管理局新大楼的建设工程。
  丽达向医务室负责人递交了离职申请书,菲里莫诺夫正在局长办公室的会上发言的时候,在窗前看到丽达在街上走过去,他眼前出现了幻觉:他为丽达离开了工作岗位。他很快就从幻觉中清醒过来,继续女言说了几句,突然,他手按心脏,倒了下去。医务人员忙乱地对他进行抢救。朦胧中,他见到了死去的父母,母亲说他忘记了他们,两年没到过他人的坟地,并错过了他的生日、忌日。
  丽达在街上见到急救车朝管理局驶去,就知道菲里莫诺夫出了问题。她立即,冲进局长办公室,让抢救未见成效的医生护士都出去。她哭泣着狂吻菲里莫诺夫的面颊和嘴唇,大声地呼喊他的名字,终于把他从死神那里唤回来了。她让医生护士进来救他。医生发现菲里莫诺夫的心跳声和脉搏又有了,也开始能呼吸了,丽达望了菲里莫诺夫一眼,没等他苏醒,就悄然离去。

标签:  梁赞诺夫 苏联 苏联电影 喜剧 艾利达尔·梁赞诺夫 俄罗斯 1988 经典
剧照图片(海报、截图)
下载地址
被遗忘的长笛曲评论、影评、观后感
是但  2015-12-14
冗长,其实就是在讲婚外情;没笑点的喜剧,片头曲太好听了
神采飞扬  2015-05-20
全新视角对官僚主义的批判
切  2011-03-09
2G版本 ,看得累死人啊。。。。
雷霆阿尼  2014-11-09
伤心~